焰火热吻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焰火热吻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焰火热吻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云昭褚澜川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0-02-15

详细介绍

无花果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焰火热吻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云昭褚和澜川的言情小说《焰火热吻》全本在哪看?焰火热吻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不用等哥哥了吗?”失望之情一瞬间从眼底流转,女孩仍然问的小心翼翼,生怕于蔷窥出什么多余的端倪。于蔷露出为难的表情:“澜川可能是警局有事耽搁了......昭昭快些许愿望吧。”

云昭褚澜川小说简介

于蔷欣慰地笑了笑,只要以这孩子目前的精神状态,她相信过不了多久云昭就会融入这个新家庭。
她解开精美的包装,是双层慕斯蛋糕,上面还有两根蜡烛。
“来吹蜡烛,许个愿。”

焰火热吻全文阅读

人的脸都没看见你就说不认识?”
胖子都快哭出来了:“警官大人,我平时就喜欢宅在家里,隔壁住的什么人我都不知道,何况是同一栋的了。”
卓停安抚了一会儿人的情绪后就把送回家了,下楼说无奈地说:“这胖子还真是个死肥宅,门外面堆的都是外卖盒快递盒子。”
从目击证人这儿获取不了什么有效信息,褚澜川只能去找小区物业调取监控。
监控视频显示,李晓芝站在二十楼顶层,这本是方便居民晾晒被子的地点,她身后空无一人,不过脸上的表情......
褚澜川单手撑在桌面上,“暂停一下,在下午五点四十五分这里放大。”
不错,她脸上是带着笑意的。
什么样的人才会在赴死前还还带着笑意?只有两类,一类是最穷凶极恶的犯人,他们已经不畏惧死亡;第二类是在思想上由自己或通过他人下定了赴死的决心。
褚澜川认为,李晓芝很明显属于第二种。
此时,兵分两路的另一路何巍然卓停已经赶到了李晓芝家中。
家里打扫干净,整齐如新,客厅里婴幼儿用品准备齐全,沙发上还搁置着她亲手织的小袜子,还是半成品。
在卧室里的储物柜里还发现了许多吴沛海的画作与摄影集,由此可见,尽管吴佩海在婚内生活不忠,李晓芝在此之前仍期盼过他能回心转意。
卓停骂了一句脏话,心想着等吴沛海逍遥回来,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么烟消云散了。
褚澜川按了电梯上来,在整齐有序的家里,他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客厅里的小袜子,果不其然,里面放着一张纸条。
看样子是李晓芝的遗书。
【我选择这种方式结束我的生命,是我前几十年人生从没想过的事情。大学相识,我陪他渡过人生中最艰难的岁月,可事实却是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他经常夜不归宿,说工作太忙,我能理解,因为自主创业很明显不是像在学校任教那般一帆风顺的。但结果呢,我接二连三地发现他的暧昧对象,一个两个三个,我已经失去了判断能力,只是想要维系现在的家庭。】
接下来她的书信中交待了作案事实与动机,最后一段是【孩子,妈妈对不起你,愿你投胎去一个幸福的家庭。】
至此,江城连环杀人案以李晓芝“畏罪***”结束。
但褚澜川心里清楚,张呈玲杨磬之死,是有人刻意模仿李晓芝的犯罪手法,且两人均身中数刀,足以可见凶手对两人的恨意之大。
且就在破案关头,李晓芝跳楼身亡,死无对证。
于是,凌晨回到江城公安后,他果断申请将第四起案子单独立案。
韩岭虽知道第四起案子存疑,但为了江城公安的名誉,只能把褚澜川单独叫进办公室。
他老人家平时没什么爱好,最喜欢的只能说是文玩书画类,连办公室都裱着“廉洁为公”四个书法字,还有一副万马奔腾图。
“这是我从黎城带回来的上好茶叶,你品品。”韩岭拿出上好的茶具,给两人都小酌了一杯。
他沉声劝说道:“澜川,我明白你想追查真相的迫切心情。但是世界上很多事情就和你父亲当年的案子一样,我们需要的仅仅只是个结果。”
需要的仅仅是个结果。
所以就可以在只有物证没有人证的情况下断定褚恒出卖警方。
所以七年之间,母亲抑郁身亡,他被迫寄人篱下,背负同学异样的眼光。
他竭力控制好情绪,可脖颈处早已起了青筋一片:“韩局,您用我父亲的案子来打比方,真的就合适吗?”
“如果你还想继续当警察,这件案子包括你父亲的案子以后都不要再提了。”
自她生日那天起,云昭已经好几天没有见过褚澜川了,她正常上学放学,也在电视里看到了连环杀人案破获的消息。
一潭死水,仿佛从未改变。
晚霞印着满天红,飞鸟腾空而过。
云昭坐在天台的防护栏杆上,六楼,不是很高,但从这里俯瞰,芸芸众生,都无比渺小。
夏日暖风熏人,她鬓角的头发贴在白净的脸颊。
远处,学校的柿子树将会在秋天成熟,结出累累硕果。
褚澜川接到于蔷的电话,说女孩今晚没准时到家,让他去学校看看是什么情况。
他在警校训练过,体能没的说,一路跑到楼上教室没找着人,就直奔天台而来了。
他往前靠近几步,看着女孩单薄的背影,心中异样的情绪愈发升腾。
这几天晚上他都没有好好睡过觉,所以瞳孔里布了些红血丝,是云昭此前从未见过的疲态。
“哥哥,你怎么来了?”少女晃动着笔直的双腿,声音格外沉静。
褚澜川刚经历过李晓芝的跳楼现场,此刻真的有些PTSD了,他哑着嗓子,脑海里有了进一步偏离预期的猜测。
那就是,云昭的心理是一直有问题的,只不过她从未在他和伯母面前展现出来过。
他略微凌厉的眉眼转为柔和,蔓延的热风似无形的躁动让人从低迷中醒悟。
“来,到哥哥这儿来。”

焰火热吻免费阅读

云昭记得,从她第一面见到谈厌,少年就是孤独地居住在空荡荡的别墅里,他从没有向她提到过自己的家人。
那时候,南港居民区盛传鬼故事,说那栋久不亮灯的房子一到晚上阁楼就会灯火通明,还有的小孩误打误撞去捉迷藏,结果真遇到了房子里住的“孤魂野鬼”。
其实,孤魂野鬼就是谈厌本人。
她第一次抱着猎奇的心态去附近放风筝时,也没想到会遇到正在楼下石凳上坐着的少年。
他陷在一片蔷薇花海之中,清晨的雾气散开,弥留病态的苍白,唯有那双正注视她的清泉般的眸子凝结成寒冰,露出外人闯入了他禁区的些许不快。
当即,少女几近忘记呼吸,愕然的神情凝固,她不能拔腿就跑,只能磕磕巴巴跟他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这里有人,我的风筝坏掉了。”
那时候的谈厌不喜与人交流,他自顾自把灵魂囚在孤岛,任凭外界涨潮落潮。
可很多事情在云昭主动跟他开口讲话时发生了变化。
少女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长至膝盖,棕色小皮鞋在看见他时很明显往后退了两步,笋尖儿般的手指牢牢攥着风筝骨架,上面印着春日里燕子展翅的图案。
意外地,谈厌不讨厌女孩的羞怯,他没有赶她走,反而把人带到了专属于自己的“秘密基地”。
原来,阁楼后的小书架推开,又是另一片空间,水晶吊灯繁复,整体装修都偏欧式,架子上层层罗列了许多书籍。
那天上午,云昭吃了很多小点心,蛋黄酥一跃成为她最喜欢吃的小零食。
谈厌尝试修风筝的同时给她挑选了一部电影,很经典的、适合这个年龄看的《爱丽丝梦游仙境》。
她只是觉得红皇后太可怜了,被伪善的妹妹嫁祸,不懂得爱为何物,只能用残暴的统治宣告自己的暴戾。
谈厌把风筝交付给女孩,嗓音平静如水:“你走吧。”
“谢谢你啊谈哥哥。”
他瞳孔一缩,并不着急放她走:“怎么知道的?”
云昭莫名其妙地指了下桌上摊开的书,扉页上写着“TO Mr.Tan”。
但是后面的那条烫金的哥特体英文她没看到。
写的是“From your psychologist Tim”。
来自你的心理医生蒂姆。
自此以后,命运的羁绊让两条平行线自此有了交错。
褚澜川从审讯室出来时,天色已然全黑,警局外昏黄的路灯一排排亮起。
卓停在休息室打盹儿,点头如同小鸡啄米,最近为这几起案子劳身伤神,着实累极。
何巍然从视频监控室出来,过去跟褚澜川打了个照面。
“具体情况大家都看到了,师哥觉得呢?”
何巍然同意褚澜川的猜测,只不过对那封匿名邮件仍然存疑:“会不会是有人刻意错开警方视线?”
“师哥是想说嫁祸?”褚澜川微抬眼皮,他考虑过这种可能性,但结合今天对吴沛海的审讯,很显然他可不是什么找来的“替罪羊”,即使不是凶手,也是几起案件的知***。
为使前路更明朗,褚澜川决定便分析便展开对凶手的侧写。
“第一,凶手是跟吴沛海相关的人,可能是他的亲人,才会让他替别人刻意隐瞒犯罪事实。”
“第二,前三起案件均为窒息性死亡后就近抛尸,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能让三个女孩都放松警惕赶到没有监控的区域见面,说明凶手与她们认识,且在平时属于展露不出任何攻击性的群体。”
“第三,凶手拿走了她们的手机,是为了消除通话记录,所以杀人动机很明显不是劫财。那能为了什么?想象一下,假如你知道你的丈夫在你孕期时在外不断沾花惹草,可你深深爱着他,你进而会怎么做,肯定是将仇恨转移到你认为插足到你们婚姻中的第三者。”
“扭曲的爱会致使人产生错觉,比如只要消灭第三者的存在,丈夫就会回心转意。”褚澜川的瞳孔泛着逼近真相的光泽,仿佛全身的气血翻涌,聚焦到了案情的真相。
“你的意思是......凶手很可能是吴沛海的妻子李晓芝?”何巍然为他的分析感到震撼:“她可是个孕妇啊,怎么能下的去手?”
但世间不能用人之常情去揣度人性,正因为李晓芝是孕妇,是弱势群体,人的思维惯性才使得警方在调整之中赋予她不必要的同情。
“在审讯吴沛海的过程中,我给李晓芝打了电话,我问她南音事发当晚她在做什么,她的原话是——”
“孕期我整个人都很难受,所以在晚上十点半的时候我下去公园遛弯了,顺便给弟弟打了个电话,聊了些家长里短的事情。”
他进而分析道:“十点半,一个孕妇还在公园实在是很匪夷所思的事情。另外,我问的是事发当晚,并没有表明具体时间点,她却在第一时间说的是十点半到十一点之后发生了什么,很明晰是在为自己洗清嫌疑。”
两人同时沉默了,很难想象,犯下连环杀人案的是一位即将成为母亲的女人。
尽管从犯罪心理上来说,李晓芝具有较大的嫌疑,但相关证据还有待补充。
何巍然把酣睡中的卓停推搡醒来:“明天一早,我带人去榕园小区搜查吴沛海与李晓芝的住址,记得跟着。”
卓停睡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他打了个绵长的哈欠,只知道暂时点头应声。
“对了澜川,那个女孩你们家领养了?”何巍然的眼神飘忽到玻璃窗另一边的稚嫩背影。
褚澜川解释:“我伯母一直想有个女儿陪着。”
他蹙眉,断言道:“第四起案件未必跟李晓芝有关系。”
但到底是谁在其中瞒天过海、意图栽赃呢?南港居民区老旧,很多电线都老化了,为数不多的几个摄像头早就退了休,想要排查杨磬和张呈玲的社会关系更是难上加难。
何巍然摇了下头,长吁一口气:“算了,走一步看一步,船到桥头自然直。”
见何巍然从会议厅出来,云昭才抬手敲了下玻璃门,动作谨小又慎微。
女孩待休息室待久了,实在很是百无聊赖,褚澜川一直在忙案子,她断然是不想打扰他的工作的。
男人的黑色衬衣挽了袖口,露出一截精瘦有力的小臂,他放下手中的马克笔,打算先把云昭送回伯母家。
幸好,她的膝盖喷了活血化瘀的药,冰冰凉凉的,疼痛感消弥了不少,也就不用褚澜川把她背来背去。
月色蔓延过车窗,褚澜川的眼神也被星星点点的亮色点燃,他不想让她多想,只能绕着弯子问:“昭昭,你身边有没有对你和你的养父养母非常关注的人?”
“对我和我养父养母吗?”云昭陷入沉思,她搜寻一圈还是无果,只能用无辜的眼神看向他:“应该没有吧......”
他垂下眼帘,不想再继续追问:“没事了。”
“哥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云昭不安地搓着手指,她望向前方闪烁的红绿灯,生怕自己哪一点做的不好,褚澜川就不开心了。
“没有。”男人对她郑重点头:“你很好。”
你很好。
云昭自然不能把雀跃之情显露在脸上,她轻咬下唇,眼波流转。
再怎么掩饰,也还是很开心呐。
于蔷思虑的周全,她闲着也是闲着,趁着今天逛商场就给云昭买了好几套裙子。
正是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衣服却都老旧素净,她都看不过去。
虽说上次云昭答应她,说好周末去买新衣服,但于蔷怕她不好意思选,毕竟她沉沉浮浮一些年,在心底感觉的到,这孩子她还没有完完全全适应这个家,刚经历这么大的打击,总要一步一步来慢慢融入的。
褚澜川把人送到楼下,顺带上楼跟伯母交待了两句。
于蔷看了伤痕也心疼的不得了,问来问去,知道人在警局里喷了跌打损伤的药才把悬着的心放下。
云昭一眼就望见了沙发上堆着的购物袋,伯母果断出击,表明意图:“昭昭来,试试伯母给你买的这件连衣裙。”
见云昭没动作,于蔷拿连衣裙的手尴尬地僵在半空:“怎么了,是不是伯母给你买的不喜欢?”
“没有......很喜欢。”
连衣裙通体是鹅黄色,印着淡淡的星星图案点缀,腰带从前往后打着一道蝴蝶结,可谓是少女感设计满满。
她去自己的卧室脱下校服,将鹅黄色的连衣裙往脑袋上套,只不过这款连衣裙的拉链在背后,她刚往上拉了几分就发现拉链尴尬地卡住了她天生略带微卷的长发,一扯一疼,根本不得纾解。
云昭侧过身,想通过试衣镜看清楚怎么能解决头发的纠缠。
在镜中,小姑娘脸色酡红,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鹅黄色极衬她的肤色,如雪如凝脂,刚刚发育的小丘勾勒出一丝明媚的线条,随着呼吸起伏。
伯母在门口喊道:“昭昭,伯母先去外面接个电话,你要试好了就把衣服放到沙发上啊。”
她的请求还没说出口,就听到了伯母通电话的声音,脚步声也越来越远。
云昭实在没了办法,硬着头发拉开一丝门缝,没底气地唤着正正襟危坐的褚澜川:“哥哥,你能进来一下吗?”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焰火热吻全本完结章节免费完整版阅读,记得收藏哦!

以上就是无花果小说给你带来的"焰火热吻全本章节在线阅读",更多免费精选小说大全,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尽在无花果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