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她又软又甜全文阅读
卿卿她又软又甜全文阅读

卿卿她又软又甜全文阅读

作者:花幼阮令锦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0-03-26

详细介绍

无花果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卿卿她又软又甜全文阅读"

主角是花幼阮令锦的小说卿卿她又软又甜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令锦作为太子伴读到东宫报道的第一天,就被前来迎接的太子殿下塞了一个奶娃娃,那娃娃精雕玉琢,娇小可爱,咬着手指头朝他眨了眨眼睛,说话都有些奶里奶气。

花幼阮令锦小说简介

令锦作为太子伴读到东宫报道的第一天,就被前来迎接的太子殿下塞了一个奶娃娃,那娃娃精雕玉琢,娇小可爱,咬着手指头朝他眨了眨眼睛,说话都有些奶里奶气。
“哥哥抱抱~”
令锦默默看了看怀里,将准备送还给太子的奶娃娃又收了回来,不乐意还了。
小剧场:
某日,长大的某娃娃。
“我的夫君当是天下间最好看的!”
令锦:好像世人都说自己长的不错。
“我的夫君当是天下间最有才华的!”
令锦:好像太子都没自己有才华。
“那样集美貌才华于一身的男子才当的我的夫君!”
令锦:“嗯,我知道,这就娶你。”

卿卿她又软又甜全文阅读

第13章 知道错了吗?

令锦抱着小姑娘去了绛雪轩,一路上整个人冷着个脸,花幼阮在他怀里,一只小手死死的揪着他胸前的衣服,眼泪汪汪的,可硬生生的忍住了没有哭出声。
“公主这是怎么了?”
杨嬷嬷刚刚从太后那处回来,看着时辰想着小公主大约一会儿就会回来,所以吩咐小厨房准备午膳的同时又备了些小点心来,这准备好刚准备出去看看,就看到令锦抱着花幼阮过来了。
她走上前定晴一瞧,见令锦怀里的小姑娘满身灰土,就连脸上都有些脏脏的。再看抱着她的令锦,胸前被花幼阮抓着的衣襟都有些变了颜色。
“嬷嬷,请太医。”
杨嬷嬷看着小姑娘眼里含泪,又见令锦叫她请太医,便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正巧看到连枝跟着回来,赶紧拉着人让她去请太医。
“嬷嬷,刚刚我已经叫人去请太医了,想着马上就该到了。”
连枝担心小主子,说完就要进到殿内去,杨嬷嬷听着自人***之后便一点动静都没有了,赶紧伸手拉住了连枝。
“你先别***,我有话问你。”
她一边说一边将连枝拉到了一旁,离殿门微微远了些,找了一块清净无人的地方,这才停了下来。
“不是叫你好生看着公主吗?那是怎么回事?”
杨嬷嬷有意压低了声音,连枝见她问起,内疚的低下了头。
“是我没看好公主,公主和舒二公子一块儿在梅园玩儿,我......我就一个没留神,公主就掉下来了,是两位小主子爬了树......”
连枝知道是自己没看护好,一边说一边眼泪都下来了,杨嬷嬷见她那副模样,训斥的话到了嘴边又收了回去。
“你叫我如何说你才好?这事儿若是太后娘娘知道了,你可能就在宫里呆不下去了!”
下面这些小宫女好多来的晚,太后又是刚回宫,不知道现在看起来温和的太后其实当年也是个厉害的角色,毕竟若是没些手段,无儿无女的太后怎么能在勾心斗角的后宫中赢到最后?可杨嬷嬷是宫里的老人了,别人不知道她知道,太后心疼公主,舒二公子又是自己的侄孙,两个小孩子调皮受了伤,最后遭殃的只能是看护不利的连枝。
“啊?那......那怎么办啊?嬷嬷,您可得帮帮我!”
连枝听杨嬷嬷那般说顿时就慌了,拉着杨嬷嬷的手哭了起来,杨嬷嬷看着自进宫以来就跟在自己身边的连枝,也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轻轻的叹了口气。
“公主受了伤,不***照顾站在这里做什么?”
杨嬷嬷正想着这事该如何处理才能将连枝保下来,谁知就见太子带着祁月和舒和走了过来,赶紧上前两步行礼,连枝也擦了擦眼泪过去行礼,却依旧是双目通红。
太子自然也注意到了,看着连枝皱了皱眉,还是抬步进殿去了。
“看护不利,罚去小厨房吧。”
他说完就直接抬步进了殿,祁月紧跟其后看了一眼还站在那里的连枝,也赶紧跟了***。
太子的话让连枝和杨嬷嬷都松了口气,杨嬷嬷朝着连枝摆了摆手,跟着主子进了殿,连枝见此,赶紧擦了擦眼泪转身朝着小厨房的方向去了,小主子最喜欢她做的点心,她要多做些送过去给小主子赔罪。
外面的事情是解决了,可屋内两个人还冷着呢。
太子带着祁月进了殿,两个人立刻便离的远远的,花幼阮在床上坐着,好奇的看了看这两个奇怪的人。
“太子哥哥你怎么了?”
她见自家哥哥一进来便离祁月远远的,以为是两个人吵架了,好奇的看了过去,太子见妹妹问起正打算开口,就被祁月给堵了回去。
“阮阮妹妹脚还疼吗?”
祁月往前走了几步,站到了床前,看了一眼再给花幼阮擦手全然不管别人的令锦,笑了笑。
花幼阮的眼角还带着泪,见被自己喜欢的漂亮姐姐问起,揉了揉眼睛,微微挺了挺腰,乖巧的点了点头,看起来既可怜又可爱。
祁月见这么漂亮的妹妹眼泪汪汪的也心疼,上前揉了揉小姑娘的额发,朝着她笑了笑。
“太医来了。”
杨嬷嬷站在门内,引着太医进来。太医显然是太着急跑过来的,即使是深冬里额头却也出了一层薄汗。太子见他进来,摆了摆手免了他的礼,直接让人***了。
那太医也是年纪不小,这些年又是一直照顾着花幼阮,来的路上他就已经听太监说过了,所以此刻直接上前查看了起来。
“太子殿下,公主是崴了脚,并没有伤及筋骨,老臣开些药膏,一日三次好好抹着就是。”
那太医松了口气,知晓公主是太后的心肝儿,来的路上他都把最严重的状况想好了,此刻看了只是普通的扭伤,顿时放松了下来。
杨嬷嬷跟着太医一起去太医院拿药,殿内瞬间也就只剩下他们五个人。
“知道......”
“知道错了吗?”
太子看着旁边探头探脑的舒和,伸手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刚准备问他是不是知道错了,就被令锦抢了先。
不过令锦不是问的舒和,而是花幼阮。
花幼阮早就知道令锦是生气了,刚刚回来的一路上无论她说什么令锦都不理会她,此刻又愣着一张脸问她,她自然是殷勤的点了点头。
“不是,令......”
“错哪了?”
令锦显然并没有打算让太子开口,面对着小姑娘严肃的看着她,小姑娘偷偷的看了一眼被堵得张不开嘴的哥哥,撅着嘴点了点头,张开嘴话还没说出口,眼泪就先下来了。
令锦是打定主意要让小姑娘好好的认识一下自己的错误,所以即使是看到小姑娘哭了也故作镇定,忍住没有帮她擦眼泪。可旁边的其他两个哥哥却是不乐意了。
“令锦你也别......”
“姓令的,是我带着妹妹爬树的,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
太子看着这两个人,默默的闭了嘴。

卿卿她又软又甜免费阅读

第14章 妹妹你看,我没骗你吧?

舒和那一句话,彻底让屋子里的温度低到了极点,花幼阮见情况不对,也不敢哭了,硬生生忍住眼泪伸手拉住了令锦。
“文宣哥哥,是阮阮不对,阮阮不该......阮阮不该爬树。”
花幼阮自然知道令锦是因为什么生气,且不说爬树,她是硬生生的让自己从树上掉了下来,还给脚崴了,令锦生气也是应该的。
可是,文宣哥哥好凶啊......
这也是令锦少见的生气,太子在一旁站着都觉得这屋里寒气过重,偏偏舒和那个不要命的小子非要逞英雄往前凑,他扯了两下还是没能把这个小子给拉回来,也只能随着他去了。
“不怪阮阮妹妹,是我要带着她爬树的,要怪也该怪我!”
他仰着头挺着小胸脯,明明只有六岁的年纪,却看起来像是个小大人似的,走到床前站在花幼阮前面,伸出胳膊试图将自己的妹妹挡的严严实实的。
令锦本来是打算吓唬吓唬小姑娘的,想让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谁知道认个错两个人还争先恐后的,一个没绷住就笑了。
这下可好,他这一笑,把花幼阮吓的够呛。
在她印象里,文宣哥哥一向对她都是和风细雨的,很少有像今天这般严肃冷淡,尤其是刚刚还冷着脸,现在竟是猝不及防的笑了,莫不是气傻了?
花幼阮担心令锦,双手一起上去拉住了他的手,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文宣哥哥,你别......别生气,阮阮知道错了,阮阮以后再也不爬树了,你别...别笑,阮阮害怕......”
她是真的害怕,很久之前听嬷嬷说过,她们村子里有一个疯子,疯起来又哭又笑的,她害怕自己的文宣哥哥也变成那个样子,那可怎么办呀......
花幼阮不说还好,她这么一说令锦笑的反而又笑了。
花幼阮悄悄地松开了自己拉着令锦的手,还将手背到了身后轻轻捏了捏自己的小手指。
祁月在一旁站着看这群活宝,忍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上前,一把将小姑娘背在背后小动作的手拉了出来,还偷偷的捏了捏她肉乎乎的小手。
“令世子,你说你绷着就绷到底啊,笑什么笑!”
祁月大概三岁的时候,曾经跟着自家的兄长在两国交界的地方生活过一段日子,所以她真正认识令锦并不是在宫里,而是三年前在两国交界***。令锦的父亲是镇守的令国公,而那个时候令锦也还没有入宫。
这样曾经的交际,让祁月非常明白,其实令锦也只是在吓唬小姑娘而已,并没有动真格的。可没办法,小姑娘当真了呀,看那副样子明显是被令锦吓到了。
“阮阮别怕,你文宣哥哥是故意冷着脸吓唬你呢,咱们不跟他玩儿啊!”
祁月一边说一边就坐到了花幼阮面前的圆凳上,没忍住伸手捏了捏小姑娘肉乎乎的小脸蛋。
她这一捏不要紧,却是把太子给惹急了眼,几步上前就将祁月的手推开了,怒瞪着祁月眼睛都不带眨的。
“小孩子的脸嫩,不能随便乱捏知不知道?这么大人了连点常识都没有。”
他一边说一边揉了揉花幼阮的脸蛋,盯着祁月提防她再下手,他这样的幼稚行为,惹的祁月没忍住翻了他一个白眼。
花幼阮本来在旁边看着这奇奇怪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场景,看的正起劲,谁知就被突如其来的手给捂住了眼睛,还有些冰冰凉凉的。
“文宣哥哥?”
她出声试图确认对方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个人,等了片刻,便听到了一声轻轻的‘嗯’,彻底安下了心。
“小孩子,不要看这么***的场面。”
花幼阮听完,‘扑哧’一下就笑了,伸手轻轻的将挡在自己眼前的手拉了下来,刚要说些什么,余光就看到太子和祁月两个人拌嘴,谁也没能饶了谁。
“祁月姐姐为什么和太子哥哥吵架啊?”
花幼阮有些好奇,明明太子和祁月也没什么过节,尤其祁月是刚刚来,怎么两个人就这么水火不容的?
因为花幼阮的话,让正拌嘴拌的不可开交的两个人都停了下来,站在原地转头看了一眼一脸好奇的小姑娘,又同时转头看了对方一眼,那动作倒是出奇的统一。
“这件事情我知道呀,我讲给妹妹听!”
舒和刚刚一直觉得自己被被忽略,杵在那儿半天没能插上嘴。这下可好,好不容易到他知道内情的时候,着急忙慌的跳出来就要说,谁知还没来得及说下一句,就被旁边的祁月捂住了嘴。
“你这小孩儿,刚刚犯的错误反思完了吗?”
祁月捂住舒和的嘴,只听得舒和咿咿呀呀的也不知道是在说些什么,手还不停的拉扯着自己脸上的手,明明两个人都是六岁,更何况舒和还是个男孩子,却都没能将祁月的手从自己脸上拉下来。
“行了行了,你快放过他吧,你好歹也是个公主,怎么这么大劲儿呢?”
太子嘴上说着让祁月松手,可倒是一点要上前帮忙的意思都没有,就那样站在旁边任由祁月捂着舒和的嘴。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祁月公主刚刚走的太着急了,‘轻轻’的踩了本殿下一脚,知道她不是故意的,本殿下就没有和她一般见识。”
太子双手抱胸一副大义凛然做出了多大牺牲的样子,看的祁月直皱眉,花幼阮依旧一头雾水,皱着小眉头总觉得这件事有什么不对。
祁月转移了目标,自然就松开了舒和,舒和脱离祁月的魔爪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过去趴在了花幼阮的小耳朵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话。
“其实是太子哥哥一不小心绊到了一跟粗壮的树枝就要摔倒,祁月公主伸手扶他结果一步小心又踩了他一脚!”
他说完就站直了身,伸手指向了太子的黑色靴子。
“妹妹你看,他那袍子上的灰,那还有鞋印呢!我没骗你吧?”
花幼阮点了点头,祁月看着太子脚上的鞋印轻轻的咳了一下,就连令锦都意味深长的看了过去。
“舒二——!”

小说推荐

小说《卿卿她又软又甜》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卿卿她又软又甜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以上就是无花果小说给你带来的"卿卿她又软又甜全文阅读",更多免费精选小说大全,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尽在无花果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