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掌心娇全文阅读
八零之掌心娇全文阅读

八零之掌心娇全文阅读

作者:林巧珍林伟分类:穿越重生更新时间:2020-03-27

详细介绍

无花果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八零之掌心娇全文阅读"

精品好书《八零之掌心娇 》是来自堰桥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巧珍林伟 ,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小编为你带来八零之掌心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简介

车祸昏迷的林巧珍做了一个梦,发现自己活在一本名为《豪门福气小娇妻》的小说里。
自己在书里是女主那个乡下出身,无理取闹,没有文化,没有见识的准婆婆。
女主的姑姑是自己丈夫心头那一颗朱砂痣。因为自己的死,朱砂痣得以跟丈夫再续前缘。
从此女主成了这个家的团宠,宠啊!宠啊!宠个没完没了!

八零之掌心娇全文阅读

巧珍听了一会儿也知道自己一直坐在这里不合适,站起来说:“老师,局长,我先回教室?”
“去吧!”牛老师对她说。
黄局长还抬头说了句:“小林同学,好好学习!”
“谢谢您的鼓励!”
巧珍离开的时候,看见几位老师过去拘谨地跟黄局长打招呼,黄局长很平易近人地跟他们交谈。
难怪前世这个县的教育质量会在江城的郊区里排名第一,而县一中以后也成为郊区高中里一本率超过75%的学校,看起来跟这位黄局长的眼光和努力是分不开的。
林巧珍回到教室里,准备下午的课,刚***就看见朱秀芳对她白了一眼,林巧珍不以为意她走到刘美娟身边坐下,拿出帕子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
数学和英语是所有学生的薄弱点,语文就好多了,所以下午语文一节课,一堂政治课,历史和地理并不着重补。
黄明高走过来叫住了林巧珍:“林同学,今天我们是不是可以留下来一起学英语?”
林巧珍点头说:“可以啊!”
“学校等下就要关门的,现在是暑假。我们一起去科大吧?那里有亭子,很风凉。”边上刘美娟提醒。
本县作为科学卫星城,有个科技大学后来合并成了全市规模最大的大学,当然不是最强大学。这个提议倒是好,三人同意去车棚推了自行车,一起往外走的时候,走到门口听见一个人拿着木块敲打着木箱叫:“赤豆棒冰,盐水棒冰吃哇?”
下午三点多,夏日的太阳正是可以把人晒化了,边上一个声音:“秀芳,棒冰吃吗?”
“好的呀!”朱秀芳勾住钟云一起走了过来:“我要吃雪糕!”
“两根雪糕!一角钱一根是吧?”
“对!”
周剑掏钱买了两根雪糕,递给朱秀芳一根,另外一根自己剥了上面的纸,扔进那个小贩箱子边上的蛇皮袋里。塞进自己的嘴里。
所以这个是他和朱秀芳吃,没有钟云的份儿?这个周剑和朱秀芳倒是绝配,两个人都是长相好看,没什么情商。
周剑一边吃一边跟朱秀芳说:“秀芳,去我家不?今天我看广播电视报上,四点钟八频道放《佐罗》,刚好回去看!”
“好的啊!”朱秀芳很兴奋地说:“那快点走吧!”
周剑骑上自行车,朱秀芳跳了上去,侧过头对着钟云说:“钟云,你过来看吗?过来看的话,就走过来,实在没办法带你了!”
周剑载着朱秀芳往前了,钟云应了一声:“来的!”
林巧珍觉得糊涂了,如果没办法带她的话,不是三个人一起走路过去比较好?毕竟这个县城小,怎么着也不会很远。
钟云反应过来,侧过头对上林巧珍的眼神:“看什么看?关你什么事?”
林巧珍简直无语,她不去生朱秀芳的气,又冲她来?难道她脸上是一副好管闲事的样子?林巧珍挑眉笑了一声:“快跟在人家脚踏车后面跑啊!跟我们说,我们家又没有电视机。”
刘美娟笑着说:“阿兰德龙要开始了,你还不去看?”
“乡下人,懂什么?”这话一出来,钟云蹬蹬蹬地往前跑了。
林巧珍无奈地跟刘美娟笑了笑,看她这么***肯定是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很丢人,但是这么丢人的事情还要做,总归是有目的的,林巧珍听黄明高说:“钟云这个小姑娘想法满多的。”这不印证了林巧珍的想法。朱秀芳看似高傲,把钟云当跟班,以后有的哭了!
又不是一个学校的,一个暑假过了,基本上很难碰面,林巧珍无所谓地笑了笑,她也没必要跟这个小姑娘去计较。
黄明高不好意思让林巧珍带着刘美娟,也不好意思自己带刘美娟,有些左右为难,林巧珍看着他像是便秘的脸说:“我带美娟!”
美娟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黄明高是这个不好意思:“我坐巧珍的车!”她也不能随便坐一个男同学的车啊!
十来分钟到了科大,科大学生已经开始放假,但是教职工还没有放假,校园里很清净,三个人占了一个凉亭。拿出今天老师给的文章,这些文章虽然优美,但是都太老了,有些跟不上时代了。林巧珍说:“我先读一遍,你们跟着来!”
两人点头,林巧珍开始读文章,她的语速比较慢,注意每个单词的发音。
她读完,黄明高跟着读,林巧珍发现黄明高的读音比刘美娟差多了,问:“你平时家里读不读的?英语就是靠大声朗读的,你听一下美娟的。”
美娟对于刚刚学的英语也是磕磕巴巴,两人跟着林巧珍读了两遍,这才停下,三个人拿起笔记一起分析今天讲的语法点。
英语黄明高不行,但是数学很强,林巧珍很意外:“你数学这么好,怎么会想要学文科啊?”他们这个年代地人意识里还是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
黄明高挠了挠头:“我是今年参加高考的,我怕考不上自己想要的大学,听说这次找了大学老师来教英语,所以我来听听,没想到遇见了你。”
巧珍点点头,这个时代大学率取率这么低,他数学这么好都考不上,她就更难了,刘美娟叫道:“黄明高分数在他们学校文科分班考第一的。他想考B大。”
B大,这样的神仙大学,她是想都没有想过。
大夏天六点太阳还没下山,林巧珍是跟自家妈说好是要晚点回去的。不过回到家还是有些晚了,张来娣见她回来免不了担心地唠叨:“以后一个小姑娘家家地不能这么晚回来了。知道吧?”
林巧珍应了她,跟她吃完晚饭,扶着她进屋,给她擦洗干净。进了自己的屋子,开了台灯,在台灯下补其他几门的知识点。边上的一个铁制闹钟的秒针每走一步发出一声“嗒!”
等抬头已经是十一点了,她这才躺在床上,盖上线毯睡了下去,虽然心疼林伟,让他不要每个礼拜都回来,不过明天是星期六了,是不是他晚上下班会回来?如果回来的话,那怎么回家呢?
周六一早,林巧珍拿了水桶去自留地里浇水,采了豇豆和茄子回来,中午和张来娣吃了豇豆菜饭,多做了一些在锅里,复习了一会儿,到了傍晚五点多,炒了个茄子,煎了三个荷包蛋,基本的营养还是要的。
巧珍骑车去南门车站等着了。林伟是四点半下班,两个小时的车程,六点半下车,记忆里他走回家都快八点了。想想自己前世真的太不在意他,全然享受着他的爱护。
林巧珍拿出历史课本借着这个时间,开始背书,夏天天黑地晚,反正车站也就这么点地方,他下车一定能看见她的。
如她想的那样,林伟一下班,工服也没换,去宿舍拿了东西就走。他做的是翻砂工的活儿,身上自然不会干净,一路公交车回来,难免被人嫌弃。两节长的公交长龙,当中拼接的地方波动大,人少一点,他拿了张报纸铺在地上,蜷缩在角落里,能不妨碍别人就不要妨碍别人了。
听到卖票员,拿着卖票夹,敲着玻璃窗板:“南门到了!南门到了!下去的,好换出来了。”
他从里面叫着:“爷叔,阿姨!让一下!谢谢!”
“乡下人,弄不好了,侬当心点啊!不要被伊蹭了身上,汏不掉的!”有个爷叔这么说。
一个阿姨立马大惊小怪地叫:“哦呦!油腻腻的,不能弄弄干净出来的啊!我全新的的确良衬衫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林伟忙点头道歉,到站下车,心里想着,下次再赶时间也要洗个澡回来,不能这样了,影响别人的。
跳下车转头发现自家妹子在自行车边上拿着本书,聚精会神地看书。小姑娘粉嫩嘟嘟脸,一件碎花衬衫,一条灰色长裤,一双布鞋。这个时代最简单的打扮,但是愣是给她穿出了别样的风情来。在夕阳的余晖下特别的好看。
公交车上,门口的那个阿姨叫那个爷叔说:“快看,这个小姑娘真是标致哦!”
“个小囡真好看!”
却见那个乡下小子走向那个漂亮的小姑娘,小姑娘看见那个小瘪三,过去一把勾住了他的胳膊,老爷叔眼乌珠差点下来,公交长龙车轮开始滚动。
林巧珍勾住了林伟的手臂,叫了一声:“哥!一起回去!”
林伟想要抽开说:“我澡都没洗!你放开!”
巧珍放开他,林伟把手里的一个布袋递给她,这是张来娣用旧裤子做的布包,上面还做了一圈荷叶边,他就这么一路拎回来了,也真是。林伟上了自行车,巧珍跳了上去,依旧勾住他的腰,林伟在前头叫:“我又臭又脏,你松开点!”
“没事啊!我烧好水出来的,回家就能洗澡了!”
林伟发现自己跟巧珍是鸡同鸭讲,两个人理解的不是一个事情,她依然我行我素靠在他身上,林伟只能卖力地蹬着自行车。

八零之掌心娇免费阅读

夕阳只剩下余晖,进了村里,一米宽的泥巴路颠簸地很,让坐在后座上的林巧珍越发搂紧了林伟,同村归来的叔叔婶婶,大爷大妈跟林伟打招呼,林伟笑笑点头,被巧珍抱着腰有些不好意思。
林巧珍还乐呵地叫着:“婶子,晚饭吃了吗?”
自行车到了自家门前,巧珍跳了下来。张来娣坐在屋檐下的竹椅上,看见两个孩子进来,拄着拐棍站起来:“回来了!”
等走***灯光下,张来娣一看自己儿子骂:“怎么这么脏的啦?你怎么也不洗洗再回来?身上一股铁腥味!”
“我***打水!”巧珍说。
“要不先吃晚饭?”
“哥,身上发臭了,先把头给洗了!”巧珍瞪了一眼林伟,巧珍掀开锅盖发现水是凉的,去灶膛里一看,放***的木柴都灭了。
林伟***一笑,自动去了灶台后面,开始点火添柴。
夏天水烧起来快,水烧开,巧珍让林伟去打了井水***,她给他提了热水出去,林伟把面盆放在方凳上,把冷热水兑在了一起,巧珍***另外给他打水进房间,却见门口林伟用肥皂胡乱抹了抹头,粗糙地可以。
巧珍从窗台上拿起洗头膏,一把按下他的头:“我给你洗!真是的!”
林伟见巧珍要用洗头膏,说:“不用那么考究,我那么一点点的头发。”
巧珍才不管他的咋咋呼呼,挤出了洗头膏,替他抹在头发上,林伟忙叫:“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听话!我给你洗!”
被巧珍这么一呵斥,林伟弯着腰不敢再说一句,任凭巧珍的指腹***着他的头皮,也不知道是洗头膏的香味还是其他味道,一股子馨香让他浑身有些不自在,脸上发烫起来。
巧珍给耳后搓了个遍,等他抬头,这才拿了干毛巾给他:“洗澡去!”
林伟胡乱地把头给包住拎了水进门,巧珍给他又提了桶热水过来,把香皂给他拿过来:“把衣服脱下来给我,我给你浸在脚盆里,等吃好晚饭洗!”
“太脏了,我自己洗就好!”
“就你话多,快点脱了扔出来!”巧珍出去。
林伟把衣服脱下,从门缝儿递了出去,巧珍接过,外衫放在水盆里,用洗衣粉浸泡了。***用另外的盆浸泡。
这才打开林伟拿回来的布袋,里面塑料袋里放的就是几个大***,还有花卷,定然是他用饭票买的。这人啊!
天气热,馒头花卷也放不长时间,巧珍一分为二,给隔壁阿兰嬢嬢家拿了一半过去,阿兰嬢嬢真的很照顾他们一家。
林伟一边咧着嘴笑,一边洗澡,一个礼拜在外,只要一想到能回来,心就热乎乎的。回了家,看见这个丫头对他管头管脚就更让他开心地飞起来。
等林伟穿了见汗背心出来,巧珍把饭碗递给他,抱怨说:“你哪里来的饭票能买馒头回来?自己记得把饭吃饱,胃伤了,是一辈子的事情。”
张来娣听巧珍疼惜儿子,帮着说:“是啊!我和巧珍两个人饭量不大的,你自己一定要吃饱。不要饿着了。”
有自家妈帮着说他,巧珍又数落了林伟几句,林伟傻呵呵地端着饭碗笑。
来娣看向巧珍,巧珍原本是同村一家人家因为结婚五六年没得生,领养的孩子,没想到一领回来三年多,那家就生了个儿子。就嫌弃起了这个姑娘,小夫妻俩不肯带孩子,把孩子交给了爷爷奶奶来带。爷爷奶奶也是年纪大了,等巧珍八岁的时候,她爷爷一脚摔在渠道沟里死了,这下一个老太太就没能力养巧珍了。
张来娣想着自己家里穷,以后给儿子娶媳妇也困难,不如就把孩子给领了过来,等长大了领证结婚。那家是恨不得早点把巧珍送走,一听张来娣愿意领,直接就送了过来。
家里虽然苦,可一个小子一个丫头倒也有趣,要不是自己的身体?儿子也不会读完初中就不读了。小姑娘读完高中,也算是有文化的了,她还想要考大学,要是考上了师范,到时候成了老师。长得又这般漂亮,张来娣这几天心里是打着鼓的。
看着巧珍似嗔又似疼的对着儿子,心中的担忧少了些,想来以前是两个孩子不懂男女之间的那点事,现在渐渐明白了,心里有对方,那就好了。
“哥,我已经进咱们县里的特培班了,看起来高考还是有希望的。”
林伟只要巧珍好,他心里就一万个好:“那你要好好读,咱们家也出个大学生。”
“我知道,妈那里的下放名额你去问问,到时候你进工厂。”
林伟点了点头:“等我有空去问。”他暂时不想去问,小丫头说能考上就真能考上,考大学有多难他是知道的。略微放一放,反正还有一年,等等也行。
吃过晚饭,巧珍给来娣擦身,林伟去灶间收拾碗筷。等巧珍出来林伟已经坐在客堂间在搓洗自己的外套。被巧珍赶起来说:“你已经洗好澡了,我来!”
“没事儿,我自己洗就好了,你也累了,洗澡去吧!”林伟不肯放。
林伟被巧珍推走,巧珍拿了搓衣板放在盆里,用肥皂擦着油污,使劲地***。林伟拿了个板凳跟她坐在一起,看着巧珍给自己洗衣服,巧珍白里透红的脸,他除了憨憨地傻笑也没有别的表情,巧珍抬头看他:“犯傻干嘛?打两桶井水上来,让我把衣衫给漂清了。晚上了不方便去河边洗。”
林伟打了水起来,巧珍给他把衣衫漂干净了。夏天晚上客堂间的窗开着,穿堂风晾上一个晚上,第二天再过个半个太阳就好了。
巧珍洗完衣服,洗好澡,看见林伟正坐在外头乘风凉,她点了盘蚊香,走了出去。
水埠头上来就是一棵大榆树,榆树下的巧珍家的鸡棚,鸡棚的顶子是一块预制水泥板,平时可以在上面洗涮衣服,这会子林伟坐在上头乘风凉和两个嬢嬢聊天。
巧珍过去把蚊香放地上说:“你们不怕蚊子咬!”
“巧珍出来了?这些日子像个大小姐似的,门也不出。”一个婶娘说她。
阿兰嬢嬢拿着蒲扇指着那个婶娘说:“小姑娘要考大学。”
“考了大学,那就是国家干部了!”那个婶娘看向巧珍:“嬢嬢有一句说一句,你要是听了不开心也不要往心里去。”
这位婶娘也是快人快语的,前世里巧珍前几年日子苦,当初侯嘉泽刚出生,来娣一双手不行了。这位婶娘的缝纫手艺很好,来娣拿了布料,让这个婶娘给孩子做衣衫衣裤,给她拿过来。
“嬢嬢,你说,我不会生气。”巧珍笑着看她。
“前面老木根的女儿,不是考上了大学吗?去年毕业了,分到了银行里工作,被银行里的领导看中了,介绍给了朋友的儿子。找个那个对象是电视台工作的,她那个公公是财政局的领导,婆婆是文化局的。老木根开心地不得了啊!小姑娘真是成了金凤凰。”婶娘看着她:“巧珍啊!你长得越来越漂亮,跟电影里的演员似的,要是再考上了大学,这种机会也是很多的。”
“嬢嬢,这个事情说了做什么?等考上了再说。”林伟忙出言阻止。
被婶娘瞪了一眼:“大伟啊!嬢嬢说这些话,是因为跟你妈要好。是喜欢你!小姑娘出路多,乡下的小伙子,家里穷,不好弄的。”
巧珍伸手抓过林伟的手,掰着他的手指,低着头说:“嬢嬢等以后看就行了。”
刚才巧珍没有出来的时候,两个嬢嬢就一直在给他汏脑子,让他一定要抓牢巧珍。不要让巧珍考大学了,找个时间,把生米煮成熟饭。等满了岁数再去登记结婚,让巧珍一考大学么,基本上他的媳妇就没了。
他一直***不说话,阿兰嬢嬢是知道他的脾气,恨不得拧着他的耳朵让他搞清楚,她们帮他一二三四五都排好了。
现在被巧珍捉住了手,她软嫩的手在他的手里划过来划过去,刚才阿兰嬢嬢她们的话,弄得他心头很是躁动,他要抽出手,又怕动静太大。
那个婶娘一看巧珍虽然羞红了脸,不过手却牵着林伟,心里一宽松:“那我和你阿兰嬢嬢就等着你的好消息!”
阿兰嬢嬢的大儿子大明拿了小凳子过来叫:“大***,仓库那里看电视去吗?”生产队里有个电视机,放在仓库里,到了晚上拿出来在晒谷场上大家一起看电视。
林伟看向巧珍,巧珍摇头说:“我吹一会儿风凉等下就***了,你要去就去吧!”
“我不去了!”林伟回大明。
看着两个小的在一起,互相很有意思,阿兰嬢嬢对着那位婶娘使了眼色说:“翠芬,走了!”
两人一走,夏日的夜里宁静之中带着呱噪,前面一片稻田里,蛙叫声吵闹,边上还有唧唧的虫鸣。
“有叫蝈蝈,我给你抓!”林伟说着就走了***,拿了手电筒出来,走到鸡棚边上的菜地里,抓出来一只翠绿的大蝈蝈。
巧珍***翻出了去年林伟给做的小竹笼,林伟把蝈蝈给她放了***。
巧珍一手拿着蝈蝈,一手拉着林伟:“走了!一天也累了,早点睡觉去!”
林伟看着巧珍,市区里的姑娘大夏天穿着连衣裙,撑着伞走在街头,要是巧珍那样打扮肯定好看。
“巧珍,等这次工钱发下来,给你买条连衣裙?”
“等那时候天气都凉了,明年买!”巧珍不觉得这个时候有必要花这个钱。
夜里偶尔翻身,客堂间里蝈蝈唧唧叫着……

小编倾心推荐

小编分享的八零之掌心娇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就结束了,故事人物刻画鲜活形象,主线突出。形形***的人物,错综复杂的情感纠葛,都在作者的笔下妙笔生花!

以上就是无花果小说给你带来的"八零之掌心娇全文阅读",更多免费精选小说大全,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尽在无花果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