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十岁半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影后十岁半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影后十岁半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季妤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0-09-16

详细介绍

无花果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影后十岁半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季妤小说《影后十岁半》是作家折爻所写;影后十岁半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农村出身的季妤一跃成为国民女鹅,超多粉丝!各方大佬为她保驾护航——多金总裁:小鲫鱼是我的女儿。国民导演:小鲫鱼是我的女儿。影视一姐:小鲫鱼是我的女儿。国民鹅子:小鲫鱼是我的老婆!

小说简介

娱乐圈大满贯影后季妤不幸车祸身亡,再睁开眼成了个小娃娃。
季妤:老天垂怜,考虑到我是个孤儿没有父母关爱,让我重生体验一次天伦之乐……
群头探头进来,招呼道:“要一个演技好的小孩,有没有!”
季妤被举了起来。
季妤:???
被迫在战争剧里哭一脸眼泪鼻涕的季妤:“……”
不行,我要重回一线!!!

影后十岁半免费阅读

吃之前季妤研究了一下,这个牌子好像要三块钱。
姑妈的良心和她的演技起伏呈平行线吗?
季妤撕***装纸,******地***。
陆庭安还没换戏服,目光寻了一会儿,朝季妤跑来,看见她身边的李桂英后,又停下脚步,有些犹豫。
季妤看向他,噢哟,是刚刚那个演得很***的弟弟。
对方似乎进退为难,看一眼李桂英,后退;看一眼她,前进。
季妤:“……”
她主动挥手打招呼。
陆庭安鼓起勇气走过去,弯腰和季妤视线平行,看了眼走到边上报喜的李桂英,“小妹妹,你演的真好,那是你妈妈吗?”
“不是。”季妤说,“是我姑妈。”
陆庭安疑惑道:“那你爸爸妈妈呢?你姑妈带你来演戏吗?”
季妤啃着脆皮,“你问题好多。”
陆庭安:“……”
现在的小孩子这么不可爱吗……
“我是群演,临时被叫来救急的。”季妤说。
陆庭安纳闷,年纪这么小,说话却很老成。
“你演的很好。”陆庭安主要是来夸她的,对比之下,有些泄气,“我刚刚是不是演得很差?”
“没有吧。”季妤下一句话让他一口老血堵在心口,“也就一般般差。”
陆庭安:“……”
他到底是为什么过来找虐?
“我还以为你是演员的孩子……”陆庭安嘀咕。
季妤吃完冰淇淋,到处找纸巾。陆庭安恰好随身带着,从宽袖里掏出来给她。
季妤说了声“谢谢”,擦着手,不经意道:“你要多体验生活。”
陆庭安:“?”
一个不满十岁的小朋友对他说“多体验生活”……?
“你没见义勇为过吧。”季妤说,“角色可以更有深度。”
比如他演的张格,虽然只是个不起眼的男N号,但他也有故事。
季妤喜欢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演技更偏体验派。
她了解角色的方式,是为角色写小传。人物的人生经历***了,自然就立起来。
换做上辈子,季妤不介意给他仔细讲讲怎么丰富角色。
陆庭安一脸呆滞,“啊?”
李桂英气冲冲走过来,推开陆庭安,一身戒备,“小兄弟你干嘛呢?这是我家娃娃!”
陆庭安:“……”
他长得像人贩子吗?
季妤解围,“姑妈,他是刚刚演坏人的大哥哥。”
李桂英声音拔高,“坏人?”
陆庭安忙说,“演的!大妈,我没别的意思,就是羡慕小姑娘演得好。”
说完陆庭安就后悔了。
李桂英打量,“羡慕?你一大人羡慕小孩儿干嘛?你不会是想借这个机会骗我家娃娃吧!”
陆庭安:“……”
幸好朱霖来了,一身火锅味儿,边走边剔牙,踩着点儿来接人,“还穿着戏服啊,没演完?”
“霖哥!”陆庭安如见救星,“你快给她们解释一下,我不是坏人。”
朱霖:“?”
李桂英一眼看见他胳膊上的纹身,母鸡护小鸡似的,把季妤挡在身后,“原来你们是□□!”
朱霖:????
朱霖:哈?!
最后还是朱霖递上名片,李桂英才勉强相信他们不是拐骗小孩的犯罪团伙。
朱霖目送她们离开,“你说你,跟群演搭什么话,有这闲工夫,不如勾搭男主角。”
陆庭安郁闷,他不就是和小姑娘说两句话吗。
“我以为她爹妈是演员。”陆庭安说,“我还没见过小孩当群演。”
朱霖纳罕,“你不知道?”
他给陆庭安科普了一下横店群演常识。
群演都归横店演员工会管,一般要求群演最低年龄十六,还有外貌要求,总不能太丑,毕竟丑也抢镜。
去年工会出了新规,小孩子也可以当群演,但得跟监护人,演员证捆绑。
不过,新规只实行一个月,就被废除了。
小孩子体力差,跟不上一天十小时的工时。那一个月里注册的小孩,基本演几天就走了,像季妤这样留到现在的是少数。
陆庭安琢磨,“她应该上小学了吧。”当群演,不用上学吗?
朱霖不爱管闲事,“那是人家的事。走,你不饿啊。”
经他提醒,陆庭安才觉得饿,摸了摸瘪瘪的肚子,“饿啊。”
朱霖:“换衣服,去吃饭。”
……
季妤演郡主赚了四百,托角色的福,能提前回家休息。
本来预计拍一天,没想到她一条过,剧组很满意,多给了一百。
下午,李桂英和张国平在横店跑戏,季妤被锁在家里,看了一下午的电影频道。
不看不知道,她原本以为这是平行世界,想不到电视上播的电影、电视剧,她都没见过。
不过有一点相同,各大电视台都在播狗血言情剧。
看来不同世界的人民群众的口味一样嘛。
季妤上辈子阅片无数,黑白老电影也不放过。一时间竟跟得了宝藏似的,抱着电视如痴如醉地看了一下午,直到张国平回来。
张国平走过她身边,“小鱼看电影呢。”
小孩子不都喜欢看动画片吗,小猪佩奇啥的。
“嗯。”季妤头也不回,全神贯注地看船新的影帝演戏。
张国平觉得稀罕,本来个七岁小孩演技好就很神奇,她还不喜欢看动画片,喜欢看电影,说不定真有当童星的天赋。
这时,张美丹气呼呼夺门而入,书包咣地扔沙发上,差点砸到季妤。
“爸,给我三千!”她张口要钱。
家里财政大权掌握在李桂英手里,张国平先一愣,回过神问:“你要这么多钱干嘛?”
张美丹委屈地皱脸,“英语训练营啊,苗苗她们都报了,就我没有。”
张国平不同意,“都已经报芭蕾班了。”
张美丹沙发上一坐,开始发脾气,“我不管!我就要去训练营,不然苗苗她们会瞧不起我的!”
见季妤看她,张美丹大嗓门吼她,“看什么看?”
季妤收回视线,换台。
张美丹觉得她面无表情的样子,像是在无声嘲讽她,劈手夺过遥控器,“回房间去。”
季妤:“……”
按理说,她赚的钱被张美丹用了,张美丹不叫她一声爸爸就算了,还抢遥控器?
季妤天真无邪地提醒她,“姐姐,小鱼今天又赚了四百块呢。”
张美丹瞪眼,下一刻向张国平伸手,“爸,先给我一百。”
季妤:“……”
这个家待不下去了!
张国平自己都过得紧巴巴,群演的钱都打到李桂英银行卡里,他的零花钱全向她要。
张国平假装没听到,“等你妈回来再说吧。”
没拿到钱,张美丹心情烦躁,接连换了十几个台,都没有喜欢看的偶像剧。
季妤正在思考如何逃离这个家,一个书包砸过来。
张美丹眼睛瞪得快脱框,“你怎么还不滚***?”
季妤皱眉,她有点生气了。
“我回来了。”
李桂英正换鞋,觉得家里气氛不对。张国平握着锅铲,探出头,“美丹,跟你妈说。”
李桂英看自家闺女,“说啥?”
张美丹敢对张国平大呼小叫,唯独怵李桂英,“妈,给我点钱呗。”
还以为多大的事儿,李桂英打开微信,“我转两百给你,省着点花。”
昨天才拿了五十,又要两百。
“不够。”张美丹磨蹭着,低下声,“我要三千。”
李桂英以为自己听错了,“多少?”
张美丹大点声,“三千。”
李桂英炸了,“三千,你不如去抢!”
张美丹觉得又不多,她妈太大惊小怪了。
“我要报英语训练营嘛!苗苗她们都报了!”她还有点委屈。
李桂英气得心口疼,“人家报你也要报,人家去死你怎么不去死?”
张美丹惊愕,“妈,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太伤人了。
李桂英:“昨天要五十,今天要三千,明天你不得要一万?以为你妈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啊!”
张美丹急得都要哭了,“我这不是想多学点东西,以后找份好工作吗?英语多重要你又不是不知道。”
李桂英:“那没报这个***班的,就找不到好工作了?我看你就是想和人家攀比!”
张美丹吼:“我不是!”
她的自尊心备受打击,说完就跑进房间,重重关上门。不一会儿,传来放声大哭。
一直不敢插话的张国平,开腔道:“要是真有必要,就给她嘛。三千块……我们多跑几天戏就好了。”
李桂英在气头上,怒斥道:“都是你惯的!”
季妤乐得看张美丹受挫,默默不说话。
张美丹气得不吃晚饭,期间张国平敲门,好声好气地劝也没用。除非他们把三千块摆她面前。
季妤睡在厕所旁边的小隔间,大小只容得下单人床。吃完饭,她也回房间关上房门。
饭后血糖上升,睡意涌来,本想着小睡一会儿。老房子的隔音实在差,李桂英夫妻在客厅的谈话听得清清楚楚。
“……真给?”
“给,能不给?”李桂英话里无奈,“上辈子欠了她的,这辈子来讨债了。”
“咱还有多少钱?”
李桂英查了查银行卡余额,“给她三千,就剩两千了。”
“那……”
李桂英突发奇想,打断道:“今天小鱼赚了四百,要是天天都有这样的戏,八……九天,咱不就又赚三千吗?”
张国平明白,但是,“哪能天天都有这种好事。”
“我去问张祖。”李桂英道,“不能等他找我们,得主动找他,主动接活。”

影后十岁半全文阅读

夫妻俩又说半天悄悄话,内容无外乎是如何把小鱼牌树上的钱晃下来。
季妤:“…………”
她倒是想思考人生,奈何太累。受七岁小屁孩身体影响,季妤有着成年人的思维和小屁孩的体力,她想睡觉。
船到桥头自然直!先睡一觉再说。
第二天,季妤又被张美丹的大嗓门吵醒。
其实她是个人形闹钟吧。
季妤盘腿坐起,伸懒腰打哈欠。
今天张美丹咋咋呼呼是因为李桂英给她三千块,她抱住李桂英撒娇腻歪,“谢谢妈!我就知道妈妈最好了~”
李桂英已打定主意,支出的三千块会从季妤身上要回来(季妤:?),心情比昨晚好了点,“妈是真没钱了,你再要我也没有,好了,去上课吧,你要迟到了。”
张美丹愉快地蹦蹦跳跳走了。
季妤走出房间,李桂英见她起来,关心地问:“小鱼,昨晚睡得好吗?”
小孩子的睡眠质量高,季妤点头,“好。”
李桂英笑了,“那就好,今天还得跑戏呢。”
季妤:“…………”
姑妈,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今天比昨天热,横店屋檐、凉棚下,到处是摊着的群演,一个个都要晒化了。
季妤穿着张美丹剩的小裙子,牵着李桂英的手。
李桂英迫不及待地走到凉棚下,放下遮阳伞,空出手给张祖打电话。
“喂?”
“张哥,我是李桂英啊。你还记得我不?”李桂英边说,边看季妤,“我想问问,今天有我家小孩的活吗?”
许多影视剧都有小孩的戏份,但,扮演者多半有背景,比如演员亲属,或是签有公司的童星。
昨天要不是导演急用人,轮不到季妤这样的群演上场。
张祖正在片场,背景音嘈杂,忙得紧,敷衍地道:“小孩哪来那么多活,今天没有,你等着吧,别打给我,等有了,我找你。”
“欸,张哥!”李桂英急也没用,那边已挂了电话。
李桂英唉声叹气。
今天没活干了。
昨天她拉季妤当了半天群众,一个龙套说她,孩子这么小,演演特约还行,群众一天十个小时,肯定扛不住,万一出事儿了,她担不起。
李桂英心想,农村娃娃放牛割草,天热不也干活,哪这么娇贵。但,万一有人告到演员工会,她会有麻烦。
行吧,只能找特约演了。
李桂英找到刘艳芳,拜托她照顾季妤一天。她接的宫女,只在清宫片场拍。
“小鱼,姑妈今天要跑戏,你跟着艳芳姐姐,知道不?”李桂英叮嘱道。
季妤:“知道。”
李桂英一走,季妤仿佛被解开封印,浑身舒爽。
戏还没开拍,刘艳芳拉她进群演临时休息的屋。
季妤安安静静的,不像其他小孩,左顾右盼。刘艳芳打量她:“小鱼今年多大啦?”
季妤:“七岁。”
刘艳芳诧异,“七岁,那不应该上小学了吗,现在放假了呀?”
据说每个和小孩子说话的大人,语气都会变幼稚,季妤摇头,“我还没上学。”
“那你怎么……”刘艳芳打住,心想这是人家家务事儿,她管个什么劲,“待会儿姐姐去拍戏,你乖乖呆在这屋,谁叫你都不要出去,知道吗?”
季妤乖巧,“知道。”
刘艳芳出去没多久,剧务扯嗓子喊人,屋里的群演都被叫出去,只剩季妤一人。
季妤百无聊赖地坐着。
季妤:“……”
好无聊,这样干坐比跟着姑妈吃苦还难受,主要因为她没手机,这年头谁手里没块砖头……
“欸,是你啊!”
有点耳熟。
季妤歪头,打量这个突然闯进来的人,皮相细致干净,如时下兴的奶油小生。
她不给反应,陆庭安手指自己,“你不认识我啦,我们昨天才搭过戏呢,郡主。”
“是你。”季妤恍然,幽幽道,“你古装和现代装差别很大啊。”
很是为难她这个半脸盲人士。
陆庭安:“……”
又用成年人的口吻说话了,怪哉。
陆庭安看看屋里头,“你一个人?”
“嗯。”季妤说,“你来拍戏?”
她仿佛在问:你怎么活得跟个群演似的。
陆庭安:“不是,我跟经纪人一块来的,有个同公司的前辈在,她叫文玉灵,演李贵妃。”
说着进屋,在季妤旁边坐下,摆出拉家常的架势。
季妤不怎么反感自来熟,眼前这人,一看演技,就知道是新人,她倒是很乐意,指导指导。
陆庭安:“……”
他总在季妤这儿产生错觉,又来了,这回是长辈。
他要找回点场子,陆庭安清清嗓子,“小妹妹,你今年几岁了呀?”
季妤叹气。
怎么是个人都问她几岁。
季妤:“七岁。”
陆庭安:他问了什么不该问的吗?
陆庭安想了想,“七岁啊,那你应该在上学吧。”
“嗯,我应该在上学,但是还没上学。”季妤一顿,干脆把他可能问的都答了,“因为做群演,目的是挣钱,是姑妈决定的,我爸妈出车祸死了,其他亲戚都不管我,挣钱比上学重要,因为可能会饿死,离开姑妈可能被陌生人收养,下场更惨。”
她淡淡的口吻描述出一个极其悲惨的家庭故事。
陆庭安:“……”
季妤掀眼皮,“还有什么问题么。”
“没。”陆庭安有些坐立不安,“……有,你需不需要法律援助?”
季妤斜睨他,“从你刚刚进来开始,这是你问的第三个问题。超过三个,我不回答了,所以你要问点有用的吗?”
陆庭安觉得她一点都不像小孩子,这霸气,直逼面门。
“什么叫有用的?”陆庭安呆呆道。
季妤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他。
陆庭安:“……”
跪了,真的给跪了。原来郡主碾压他不是错觉,是真的!
季妤:“你演技不好,多体验生活。实在没办法,就想办法进大导的剧组。”
好的导演和演员,相辅相成。
又是这句话,陆庭安换了个***坐,说:“大导演的戏,也不是我想进就能进啊。不过你这么说,我确实想问问哈,被背叛该怎么演?”
昨天回家后,朱霖给他发微信,说下部戏还是男N号,戏份比古装那部多,角色也更复杂。
最终剧本还没定,朱霖只给他发了人物介绍。
陆庭安开心地说:“是单元剧里的反派,放全剧是个男N,单独看戏份还挺多的。”
季妤瞥一眼,“这简单,找个小师妹,让她背叛你。”
陆庭安:“……”
季妤笑了笑,“我开玩笑的,你找一找背叛的情绪。”
陆庭安郁闷:“我感觉你什么都没说。”
季妤回想当初,她前半生经历的,比大多数人复杂,一开始走弯路是因为不会用。
“你的同学,朋友,没有背叛过你的么。”季妤道,“表面上一套,背地里一套。”
她在孤儿院,一开始有几个朋友,本以为能交心,有人却向院长告她的状;还有为了被领养,故意在领养夫妻面前说她坏话的……
一些不愉快的回忆涌上心头,季妤皱眉。
陆庭安想了半天,很泄气,“没有。”
他过得顺风顺水,家境甩别人一条街不说,刚入圈还没承受大压力,要他演出负面情绪,着实为难他。
季妤轻飘飘地扫他一眼。
季妤:“明天,这个时候,这里见。”
陆庭安:“?”
陆庭安不明所以,“啊?”
“我在和你约定。”季妤耐着脾性说,换成上辈子,指点完就完了,管他明不明白。现在主要是,闲的。
陆庭安:“你明天还来啊?对了,你今天怎么在这儿,这里好像,是给这个剧组的群演休息的地儿,你姑妈呢?”
他的问题太多,问得季妤脑壳疼。
说了半天的话,陆庭安有些口渴,见季妤也没水喝,主动道:“我去买水,你想吃点什么,哥哥给你买。”
他还拍拍胸脯,以示豪爽。
这豪爽维持不到两秒,屋外,朱霖找过来,吧嗒吧嗒狂嘬烟,“你在这儿干嘛,走了。”
陆庭安扒拉门框,“霖哥,我和小姑娘聊天呢,她特别惨。”
“特别惨”的季妤:“…………”
“昨天那个啊。”朱霖吹他一脸烟,“别人家事,你还想维持正义啊。”
陆庭安被呛得直咳嗽,“我就想,咳,帮帮她,咳咳!”
朱霖慈爱地看着他,“等你红了再说吧,红了,你想上天和太阳肩并肩,老子都不管。”
陆庭安:“……”
陆庭安摸钱包,把随身带的红票子都给了季妤。
季妤没要,木着脸看他。
陆庭安往她怀里一塞,“藏好了,别给你姑妈看见,明天哥哥给你带律师过来。”
季妤动动嘴唇,小手刚一抬,陆庭安往后跳三步,跑得比兔子还快,生怕她把钱塞回来。
季妤:“……”
朱霖勾过他肩膀。
陆庭安抖了抖:“霖哥,那是我妈给我的。”
“知道你家有钱,行了吧?”朱霖翻白眼,“我拦着你不是因为钱,这种家庭成分复杂的,基本得闹到法庭,你别还没火就凉了。”
他做好事,营销号未必觉得是好事。娱乐圈这地儿,对家陷害,断章取义的事,还少见么。
陆庭安低下头,“霖哥,我也不是谁都帮,主要是那小姑娘看起来,很有眼缘……”
朱霖惊恐了,“你不会是有什么违法犯罪的想法吧?!”
陆庭安:“…………”
陆庭安:“我没有!!!我这是善良!善良!”
两人吵吵闹闹地走了。
季妤盯着钱良久,数了数,刚好一千块。
她第一想法是,这年头随身带一千大洋的很少见啊,蓝绿修改器顿时失去了牌面。
给她也没地儿藏,季妤想了想,把钱收在墙根一块松动的砖里。

季妤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影后十岁半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以上就是无花果小说给你带来的"影后十岁半热门章节在线阅读",更多免费精选小说大全,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尽在无花果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