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调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长安调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长安调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作者:谢奚崔邺分类:穿越重生更新时间:2021-04-08

详细介绍

无花果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长安调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谢奚崔邺小说《长安调》特别推荐,由著名作家“顾青姿”创作完成,长安调最新章节精彩内容呈现:后来崔邺给她求婚的时候,请了朔州的一个手艺人,给她表演了一场烟花。绚烂非凡,夺目耀眼。比现代的烟花更迷人,更让人觉得真实。崔邺问她:“漂亮吗?”她很认真的说:“漂亮,就是有点废衣服,我衣服被烧了十三个洞……”崔邺:……

小说简介

谢奚穿到长安城还是一脸懵,谢家只有一个六岁的小萝卜头和十五岁的‘她’,做留守儿童。
没多久就发现了一个老乡。
家里债台高筑,她只能从操旧业,拿出下乡扶贫的工作经验,发家致富。
崔邺:我好奇你之前到底是干嘛的?
谢奚:我,农业大学的研究生,考公上岸后被下放到基层扶贫,年初刚收到调任公文,就来这里了。还有什么疑问吗?需要我说导师名字吗?
崔邺:倒也不用。
谢奚:怎么?我长得不像能考上大学的人?还是我不像是能干这么有力量工作?
崔邺:……
后来崔邺给她求婚的时候,请了朔州的一个手艺人,给她表演了一场烟花。
绚烂非凡,夺目耀眼。
比现代的烟花更迷人,更让人觉得真实。
崔邺问她:“漂亮吗?”
她很认真的说:“漂亮,就是有点废衣服,我衣服被烧了十三个洞……”
崔邺:……

长安调全文阅读

谢氏生日前几天她进城买东西,去了趟崔家,谢氏一如既往的满面笑脸,一身靛蓝的团花齐腰襦裙,上蓝下红,极其漂亮。她是圆脸杏眼,笑起来让人觉得特别的可亲。
谢氏见了她就夸道:“雀奴这半年长高了不少。越来越漂亮了。”
她真是个爽利又热心的性格。
谢奚笑说:“是吗?我都没发现。我还是为了弟弟来的,长安的书院这段时间不太平,他年纪还小,我怕有人盯着他。”
谢氏考虑都没有考虑,爽快说:“我和大娘子说一声,让雉奴来家里的学堂学一段时间。不打紧的。”
谢奚知道她是个有求必应的性格,特别喜欢这位长辈。她最后还是决定将谢昭送来崔家,将手里的匣子递给她道:“姑姑把这个收好。”
谢氏打开匣子看了眼,惊诧后惊疑的问:“雀奴这是什么意思?”
谢奚笑说:“谢家暂且没有危难,姑姑把钱收好,等来日,若是我再有了难处,还会和姑姑借的。”
谢氏摸着匣子,道:“阿兄当年送我出嫁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谢奚对那位便宜爹真的有点好奇了。
谢氏感慨了一句,片刻后又爽朗的笑说:“我信你们。听五郎说,你在郊外种了新鲜物,郊外修缮的极宽敞。”
谢奚:“过几日姑姑生辰,我有些小吃食送给姑姑。入暑后,姑姑带着会弟弟妹妹来庄上避暑,到时候景色应该不错。”
谢氏听的笑得合不拢嘴:“雀奴果真越来越像阿兄,待我生辰过了,定去庄上看看。生辰那日你定要来,世交家的几位娘子也会来。本不欲操办什么生辰宴,阿姑前段时日病了一场,为了喜庆,就操办一场。”
谢奚问:“我倒是没听清楚,那我该给准备些礼才对。”
谢氏摸着她的手说:“这些不用你操心,我都准备好了。你到时候只管来就是了。”
正说着,听到一阵奔跑声,然后就见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跑进来,生的浓眉大眼,像个小正太,没有谢昭的混血有特色,但是很可爱。
他进来就喊:“阿娘。”
谢氏笑着招手,他见了谢奚,好奇的问:“这就是谢家阿姐,是吗?”
谢奚笑说:“阿姐今日来的急,没有带礼物。下次给你补上。”
崔晏拒绝:“我不要礼物,听五哥说,你的农庄上有很多好东西。”
谢奚暗骂崔邺多嘴,问:“你五哥是怎么说的?”
崔晏乖乖答:“五哥没说,只说很好很好。”
谢奚听的笑起来,说:“等入暑了,让你阿娘带着你和妹妹去郊外庄上玩,怎么样?”
崔晏听的喜笑颜开。
谢奚还了钱,给谢氏送了两只刚宰的羊,她现在也没什么拿的出手的贵重礼物。除了猪羊,没什么可送的。
没待多久就走了,她要去店里挑鱼,晚上要赶回郊外。
农忙已过,接下来就要重点照看西瓜了,西瓜是一年生的蔓生藤本,要开始盘头掐尖,休整蔓藤,只留主蔓和一条侧蔓。第一茬开花的注意坐瓜……
鲁伯没有见过种植西瓜,这段时间一直让人轮流守夜,怕有附近的乡民祸害这片西瓜地。毕竟这是今年的收成,今年因为谢奚的祸害,没有种多少麦和粟米。
谢奚回来后就开始试着烤面包,一簸箩的鸡蛋让她快给祸害完了,面包才终于拿手了,她的面包造价很高,纯农家蜂蜜,这时候的蜜是苜蓿花,淡淡的紫色,有股草木的臭臭的味道。
整整两簸箩的面包,够一家人吃几天。
鲁伯对面包不是很感兴趣,在他眼里,红烧肉配蒸饼,才是正道。面包这种吃食,只是零嘴,算不得正经吃食。
吴媪却很喜欢。
谢奚等谢伯送鱼时,把烤的面包带回去一半,让他专程去给谢氏送一些。
接下来,就是做蛋糕最麻烦的步骤了。
这几日吴媪天天跟着她学做面包,面点是个细致活。
她妈妈在面点和烘培上非常擅长,她几乎耳濡目染,从小就会,大概是从前经常吃,对这些并不喜欢,可是再也回不去了,这些西点、面点的手艺却历历在目。
吴媪边揉面边说:“这真是个精细手艺,南地的糕点都是这样的吗?”
谢奚正在烫鱼皮,有些惆怅的说:“不是,这是我阿娘教我的。”
吴媪没有见过那位大娘子,遗憾的说:“小娘子的厨艺如此出众,将来定是个有福的人。”
谢奚正在熬鱼胶,先做吉利丁片。这是西点中很重要的一个原料,没有这个东西什么都做不了。
这里有个好处,就是鱼胶不会买到假货,即便品相没有那么好,但能保证质量。
鱼胶有些腥臭,她用花雕酒泡了一天,浓郁的酒香味彻底去除了鱼腥臭,然后隔水蒸,等鱼胶安顿好后,吴媪还在揉面,她将从西市的胡人那里买来的葡萄干淘洗干净,细细的洒在吴媪揉好的面包胚上。
临睡钱,一炉面包出炉,香气四溢,睡前没人都喝了一碗羊奶,吃了一块面包。
第二天正式烤蛋糕的时候,谢奚召集了崔邺送来的两个护院,一个叫王逯,一个叫王慎,两人都是练家子,这几天一直跟着鲁伯在秧苗地巡夜。
她需要一个打发蛋清的苦力,早上起来,鲁伯照例去了趟西瓜地,等回来,就只见王逯捂着胳膊坐在廊檐下吃面包,不多会儿谢奚的蛋糕坯就出炉了,简易的鸡蛋糕,没什么特别的工艺。
几个人围在厨房,看着她的蛋糕,王媪切开后,鲁伯尝了口,松软香甜,牛奶的腥味已经不可闻了。一种全新的糕点,全新的口味。
赞赏道:“小娘子单这一门手艺,就够赚些家业了。”
谢奚看了眼王逯,开玩笑说:“这个太费胳膊了,一天也打不出来多少。不信你问王逯。”
吴媪听的大笑。王逯不好意思的笑说:“确实有些艰难,但这工艺也确实是神奇。”
谢奚并不藏拙,也不遮遮掩掩,不同时下手艺人要保密。
将蛋糕做法说的一清二楚,吴媪听的只觉得不可思议。

长安调免费阅读

吴媪舍不得将蛋糕全吃完,谢奚不在乎的说:“待会儿再烤一锅就是了,这又没什么稀奇的,就是到时候给姑姑做个生辰糕点。可惜上面也没什么水果。”
鲁伯道:“正是樱桃的季节,我明日托人买一些。”
樱桃比肉贵多了,谢奚不好强求,嘱咐:“少一些也可,只在糕点上点缀,不需要多少。”
说完又安慰道:“再过两个月,咱们的西瓜熟了,吃起来比樱桃痛快多了。”
鲁伯在西瓜地掐尖了几天,已经打理清楚了,和她分享道:“我看到已经落花了,结缔的日子不远了。”
谢奚看了眼窗外:“但愿天气好一点,西瓜怕水,要是这两个月雨水少一点,今夏,咱们就能翻身了。”
鲁伯却说:“我已经将田里的水道拨开,下雨田里也不会积住水。”
这就是千百年来,农人朴实的道理,笨拙的方法。
靠天吃饭,总是最辛苦最勤劳的人。
谢奚夸海口道:“今夏的稻,产量应该比之前可观。麦种我也会挑选,育种是大事,到时候我会辟开几亩地,单独的育种。如果稻种能提高十之三四的收成,就是天下百姓之大计。今年南来逃荒的人多了不少,都是些可怜人。”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那些衣不蔽体的人了,即便基层下乡,顶多是贫穷,但是可以果腹,远没有到家破人亡的地步,但是这里不一样,天灾之下,命如草芥。
谢奚很少这么悲天悯人,她自己的路走的不顺,所以很多时候都无暇顾及他人的命运。
鲁伯劝她:“小娘子心善,若是能选育出最好的粮种,自然有朝廷的人来找你。这是功名利禄的大事。”
谢奚摇头:“我只会以粮换粮,朝廷的事,和我没关系。”
鲁伯并不反驳她。
第二炉蛋糕是鲁伯亲自打发的蛋清,确实累人,他捏着手臂玩笑:“这小小吃食,果真会为难人。”
淡奶油制作很麻烦,她整整搞了一天,费时费力,等到下午了才从井里拿出来,淡奶油才有了样子,只是不能裱花,但是抹在外层不影响。
第二日一早她换了身浅黄的团花半臂圆领襦裙,吴媪给她梳了个简单的发髻,露出光洁的额头,看着很清爽。
她带着蛋糕匣子,烤的纸杯蛋糕很多,到时候谢伯会送来。她则直奔崔府。
到了坊门口,就见马车络绎不绝,本就是为了给老太太贺喜,姑姑的生辰只是个由头。
但看这个派头,怕像是给老太太过寿似的。
她下了马车,自己步行进去,看门的人都已经认识她了,引着她直接去了谢氏的院子,她徒手提着东西,有些吃力,进了院门听到里面热闹成一片,因着生辰,檐下挂了一盏新的红色的六角灯,绘的是蟠桃园的图,她心里失笑,这位做闲散人的姑父,人还挺细心的。
看得出来谢氏和崔五郎感情很好。
她一进门,门口的老媪就说了声:“谢小娘子来了,我们家娘子等你一早上了。”
谢奚将手里的匣子递给她,嘱咐:“小心些,里面的东西不能动。”
老媪听了小心翼翼的捧着匣子进屋去了。
谢氏一身红色的团花襦裙,见了她,笑说:“雀奴今日才像个寻常女娘子。”
谢奚身量高,人有些偏瘦,女性特征也不明显,尤其是走路很快,看起来特别飒爽。
谢氏喜欢她风风火火的性格,她笑说:“我来晚了。”
谢氏笑说:“不晚,这怎么能算晚呢。”
拉着她的手进了偏厅,里面坐了几位妇人,见了她都笑嘻嘻的,谢氏笑说:“这就是我侄女,我阿兄将她藏在南边儿,养的玲珑剔透,都不给我看。”
几位妇人和谢氏年岁相当,不像是命妇贵女,像是寻常的闺蜜。
几位闺蜜不好昧着良心夸她漂亮夺目,只好绞尽脑汁的夸她英气。
她则坐在谢氏身边一直当吉祥物,笑嘻嘻的。
等有人过来传:“老太太叫大家都去听戏。”
谢氏起身掸掸衣身,招呼道:“阿姑大概见完亲友了,咱们过去和她说一声。她近来精力稍好了些。”
谢奚跟着她穿过院子,这里的宅子各自成院落,她回头看了眼远处的琼花树,在想崔邺也不容易,几十口人住在一起,他还能不求上进,不争功名,天天跑外边瞎混。
正想着,就到了老太太的院落,老太太院落最宽敞,没进门就听见里面的说笑声。
等她跟着谢氏一进去,不知怎的里面顿时鸦雀无声。
谢氏像是没听见一样,问:“可有什么好笑的事?”
厅中一位妇人,看起来四十岁左右,一身绛红色的兽纹襦裙,贵气逼人。眼神特别锐利的看着谢氏片刻后,又转头打量她,谢奚当作没看到。
谢氏笑说:“阿姑今日精神不错。”
卢氏就坐在老太太下首,谢奚见上首的老太太慈眉善目的,笑呵呵的看着她们。
谢奚粗略数了一下,厅里足有三十几个女人,还不算外面的人。
她心里哀叹,大意了,这蛋糕今天怕是不能拿出来,幸亏纸杯蛋糕烤的多,全当个新鲜。
一屋子女人,她一个都不认识,谢氏介绍道:“这是我侄女,雀奴,特意来给我贺生辰的。”
不知是哪家的小娘子轻呼了声:“这就是谢家小娘子啊?”
一屋子女人竟然都这么看着她,没人出声。
谢奚也不意外,大大方方和老太太道:“父兄不在家,雀奴上门叨扰了。”
老太太和善的说:“小雀奴瞧着倒是更像你阿爹一些,为人侠义,性情疏朗。”
说的不知是谢脁,还是她。
这老太太有点意思。
谢奚笑眯眯的收下了赞美,大厅里的女人们这才开始恭维她。
卢氏照顾着一众妇人,谢奚坐在谢氏身边,听了片刻,才知道,那位肆无忌惮打量她的女人是陈家娘子。
她郁闷的想,闹了半天,她的剧情,画风一变,成了恶毒女配。
看来陈家小娘子想嫁陆三郎,全长安城的人都知道了啊。
她坏心眼儿的想,那退婚的事,也不着急啊。
在场的小娘子们还不少,老太太大病初愈不久,精力有限,座谈会开了一会儿,催说:“你带她们去繁圆里逛一逛,围着我一个老媪,有什么乐趣,今日是三娘的生辰,去烦扰她才是正理。”
谢氏爽朗大笑:“我惯是疏懒,哪里经得住这么多人围着我,折煞我了。”
她是家里最小的媳妇,崔家和睦,老太太仁善,说话总是放肆一些,没那么多规矩。
卢氏笑说:“繁园里的花都开了,今年的春来的又早。五郎寻到好些稀奇的花草。”
谢氏羡慕说:“要是有五郎这么一个贴心的儿子,我不过生辰都使得。”
一群女人哄笑,老太太叹气:“他这个……”
但是最后也没说出口。
卢氏见老太太像是有话说,催说:“可别让那帮小孩子们先进去闹,咱们先去。我让五郎给阿姑再送几株花草。”
老太太欣慰道:“我这满屋子都是五郎寻得稀罕物。”
谢奚听着有趣,崔邺原来这么孝顺。
一群女人倾巢出动,谢氏要招待几位世家妇人,她就特意落在最后打量这催府。
青春年少的小娘子们满脸朝气,有看她好奇的,又看她审视的,也有对她敌视的。她一概不理会。
等出了院子,繁园就在崔邺的院子旁边,占地非常广,有钱人家里未必豪华,但必定是一屋一景,古朴大气。
突然后面来了个一脸稚气的小姑娘,叫她:“你等等我。”
谢奚一脸问号,小姑娘看着也就是十一二岁,谢奚问:“你叫我?”
她点头,一脸向往的说:“谢姐姐,我想去你郊外的庄园。”
谢奚迟疑的说:“怎么想起去郊外?”
前面有个小娘子一身粉嫩的穿花襦裙,娇娇气气的问:“听说,你一直住在郊外的田庄里?”
她身后的几个小娘子也都看着她。
呦吼,这个剧情这就上演了?
那个小姑娘大概怕她吃亏,伸手拉着她的手道:“快进园吧,晚了就看不到好看的花了。”
谢奚笑说:“不打紧,我并不好此道。”
那路人甲又问:“听说你们谢家欠债,还是陆家还的。是真的吗?”
哇哦,问题更尖锐了。
谁说十几岁的小孩单纯,你看吧,心思坏着呢。
谢奚笑眯眯答:“对啊,怎么了?”
一帮路人哑口,大概没想到她这么不要脸。
她下午要回去看西瓜地,据说这两天有雨,一想起赚钱的事,就没心思逗小姑娘了。
不再理会路人们,问小萝莉:“你叫什么?”
小萝莉脆生生答:“崔晚,我五哥是崔邺。”
谢奚这才明白,崔邺的妹妹。
小萝莉对她感兴趣,冲着一帮路人催到:“姐姐们快进去吧,等会儿该着急了。”
一帮人不好得罪主人,看了谢奚几眼,不甘心的进园子去了。
崔晚到底年纪小,和她悄悄说:“我五哥让我来叫你。”
谢奚问:“你五哥在哪里?”
崔晚神神秘秘说:“我五哥,在他院子里,不过他院子里人很多。”
那你五哥失心疯了?现在叫我过去?
她带着崔晚在院子外散步,崔晚好奇她,问:“郊外真的有大蛇吗?”
谢奚问:“谁和你说的?”
“五哥说的,西道上匪类猖獗。时有大蛇出没。”
谢奚想,你五哥装逼可真是一绝,我可没办法给他圆场。
待两人进了崔邺的院子。院子里静悄悄的,好像没有人,崔晚喊:“五哥?”
谢奚问:“院子里没人吗?”
崔晚:“五哥喜欢清静,他又爱出门,总能淘到一些宝贝,但是阿娘总说他是我们家的散财童子,带回来的东西大都送人了,只有一院子的花草特别珍爱。”
谢奚看了眼,院子格局宽阔,院墙下那一片像是铁线莲。廊檐下的矮花墙上摆了一排花草,这人还挺有雅致的。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长安调顾青姿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以上就是无花果小说给你带来的"长安调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更多免费精选小说大全,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尽在无花果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