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女配躺赢了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后宫女配躺赢了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后宫女配躺赢了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姚幼薇建章帝分类:穿越重生更新时间:2021-04-08

详细介绍

无花果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后宫女配躺赢了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后宫女配躺赢了最新章节已更新上线啦,主角是姚幼薇建章帝,是由作者“人生漫漫”创作完成,姚幼薇就因为熬夜穿书了,穿成了书里没活过三章的炮灰女配,要说这女配,长的那叫一个貌美如花倾国倾城,可是再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个倒霉炮灰!

小说简介

姚幼薇熬夜看完了一本女主宫斗文,文中女主机智聪慧,手撕各路妃,可以说是爽到飞起。
……
然后姚幼薇就因为熬夜穿书了,穿成了书里没活过三章的炮灰女配,要说这女配,长的那叫一个貌美如花倾国倾城,可是再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个倒霉炮灰!
……
姚幼薇打算连夜逃跑,但看着眼前华丽的玥华宫,和这么多漂亮的衣服,吃不完的好吃的,姚幼薇决定躺下,躺着吃吃喝喝还有人伺候不好么?为什么要宫斗?
……
可谁能告诉她,她这躺着躺着怎么就成皇后了?

后宫女配躺赢了免费阅读

三伏天,热气扑面,仿佛在日头底下多待一会儿,就能把人蒸干。玥华宫正殿外,宫人们三三两两的,在廊下站着解暑。
正殿雕刻着精美花纹,散发着淡淡清香的门扉紧闭着,将暑气隔绝在外,殿内不见丝毫热意,反而如初春般宜人。
离着床榻不远处,有个小太监手里拽着两根绳子,一松一紧间带动顶上硕大的芭蕉扇,动作间便有徐徐凉风送出,微风将床幔吹的微微飘荡。
雕刻着海棠花图案的花梨木床上,躺着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身上盖一层蚕丝织就的薄被,露出巴掌大的小脸和纤细的天鹅颈。
美眸虽然紧闭着,但不难想象那双眸睁开时,是怎样的风华。少女樱唇轻启呢喃着什么,俏脸上挂满了冷汗,像是做了噩梦。
【系统加载中!请求宿主同意3…2…1,宿主无回答,视为默认,开始绑定,叮!绑定结束。】
姚幼薇被系统加载的声吵醒,挣扎着起来,凭借着看各种小说的经验,在心里默默呼唤系统。
【时间不多了,简要说明一下,宿主可在走完原剧情之后,返回现代,注意宿主需要按照剧情走。】
“完全按照剧情么?”
【大体上。】
“懂了。”
【祝宿主顺利。】
系统说完这句话就没了动静,姚幼薇估计系统可能是休眠了,系统消失的同时,还把原著又简单介绍了一便。
这个身体的原主,是书里一个没活几章的倒霉炮灰,她和原主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名字倒是一模一样。
原著对她介绍很少,大多数都是一笔带过,描述最多的就是,原主怎么“嚣张跋扈”仗着皇帝宠爱,欺负“善良”的女主。
按照原著剧情,原主已经迈出了炮灰剧情里“至关重要”的一步。
几日前原主被井中的脏东西吓到,慌不择路下,撞了淑贵妃。女主也就是俪才人,在一旁有意无意的挑唆,小炮灰直接被拿住错处的淑贵妃,罚跪在了日头底下。
等小炮灰跪的快要昏死过去了,这才被大发慈悲的淑贵妃放过了。
至于淑贵妃为什么惩罚原主,这自然是因为,原主受宠啊,具体怎么个受宠法呢。
就这么说吧从一个小小宝林,到这五品美人之位,原主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而这还仅仅是冰山一角,最最重要的是,原主住的这地方,那可是宠妃专属宫殿,这让本来就嫉妒原主的淑贵妃怎么受得了,原主这么一撞,可不就正撞枪口上了。
按照原著来算,接下来就到了她处处找女主麻烦,然后被渐明心意的建章帝厌弃,打入冷宫的剧情了。
但原主那些“仇家”,可是没忘了她,折磨羞辱那是家常便饭,最后更是被活活饿死了,堂堂正五品宫妃,竟然被活活饿死,你敢信?
想到这她就忍不住敲自己一顿,她就不该熬夜看书,要是知道会这样,她铁定把书扔的远远的,看都不看一眼,现在倒好,想回家还要自己挣“车票”。
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抛开脑海里纷杂的念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转身下床,趿拉着鞋到了桌子边,给自己到了杯茶。
茶水温度刚好,想来是伺候的人一早换好的,喝完了茶。姚幼薇才觉得缓过神来,缓缓地坐在秀墩儿上,正想着再给自己倒一杯,便听见殿外似乎有人再说话。
姚幼薇凝神听着,除了桑茶的声音之外,另一道声音听起来也很熟悉,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是谁了。
透过朦胧的窗纸,朝外看去,隐约看见一个,身着一等宫女服饰的宫女,对玛瑙和桑茶吩咐着什么。
那宫女吩咐完之后,玛瑙便亲自送她离开了,桑茶则朝着殿内走了过来。
到了殿门口,桑茶轻声道:“主子,可起了?”
姚幼薇淡淡的开口道:“进来吧。”
桑茶接过一旁小宫女手上的铜盆,端了进去,桑茶身后的小宫女,端着一个一样大小的铜盆,只不过里面的水成乳白色。
后面两个同样身着浅碧色衣服的小宫女,一个端着净口的用具,一个双手平托着套淡蓝色秀玉兰花图案的衣裙,最后面的小宫女,双手托着一把和衣裙图案相同的团扇。
宫女们鱼贯而入,有条不紊的端着各种用具站好。
姚幼薇在一旁的一个描金的小盒子里,挖了一块脂膏,轻轻的在手心揉搓打出乳白的泡沫,将手伸到泡着玫瑰花瓣的水里洗干净。
另一个小宫女走上前,端着一盆带着淡淡乳白色的水,姚幼薇将手伸进水里,捧起小半捧水给自己净了脸,桑茶连忙给姚幼薇递上一块干净的棉布。
擦干净脸上的水渍,最后又用盐水净了口。
宫女们开始服侍她更衣,姚幼薇到是想自己穿,毕竟在现代习惯了什么事都自己做。
可这衣服实在繁琐,要是叫她自己穿,能不能穿上都两说。反正现在有人伺候,干嘛自己废那个脑子,真是应了那句,由俭入奢易。
收拾好后,桑茶便扶着她做到铜镜前,拿起梳子开始给姚幼薇梳头。
小宫女们有条不紊的,端着东西退下。
见人都出去了,姚幼薇问道:“刚刚是谁来过了?”
桑茶一边给姚幼薇梳头,一边解释道:“回主子的话,是皇后娘娘身边的碧月姑姑。”
“碧月,她来做什么?”
桑茶道:“是来给主子送补品的,皇后娘娘说知道主子委屈,但是贵妃一向任性妄为,不服管教,皇后娘娘也是有心无力。只能暂时禁了淑贵妃,以示惩戒。”
姚幼薇闻言,心道该说真不愧是,活到最后几章的超级大反派么。
瞅瞅这小话说的,那叫一个漂亮,把自己摘的那叫一个干干净净,话里话外都是无奈和委屈,要不是她能轻易的禁足淑贵妃,还真看不出来,她到底哪里有心无力了。
但是偏偏还真就有人信了,不说别人,原主不就信了,还傻乎乎的念着皇后的好,被皇后利用了个干净。
果然皇后没有一个简单的,也是要是皇后头脑简单,怎么可能压过家世远远在她之上的淑贵妃,稳坐凤位呢?
姚幼薇分析皇后的功夫,桑茶已经麻利给她梳好了发髻。
此刻镜中美人的满头乌发,已被梳成了坠马髻,发间簪了几支白玉雕成的玉兰花簪,和衣服上玉兰花图案遥相呼应,使得镜子的美人愈发的出尘。
最后桑茶给姚幼薇的额头,贴上玉兰花图案的花钿,淡粉色的玉兰花印在眉心处,平添几分烟火气息,妩媚又不失俏皮。
看着镜子的绝世容颜,姚幼薇满意的勾起了嘴角,镜子里的美人也跟着勾起了唇角,美眸微弯,刹那间的风华,使得周围的一切都失去光彩。
从这相貌上来讲,原主比起女主那是有过之无不及,可惜了这么一个美人居然是个炮灰,看来自古红颜多薄命确实是个铁律。
桑茶见姚幼薇心情终于好了些,便道:“主子,皇上马上就要从行宫回来了,这次的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虽然皇后的话未必可信,但主子也不能白受委屈,总要告诉皇上知道。”
这时送完碧月的玛瑙走进来道:“那可不行,淑贵妃家世显赫,就算是主子再得宠,皇上也未必会把淑贵妃如何。”
玛瑙这话听着很有道理,原主也是这么认为的,殊不知这正是原主悲剧的开端。
表面上玛瑙是向着姚幼薇的,处处为她这个主子着想,可实际上玛瑙确是皇后的人,她做这些自然是为了替皇后铲除障碍,让原主和女主斗,皇后好坐收渔翁之利。
不过很显然,皇后高估了原主在建章帝心里的地位,原主很快就失宠了。
皇后正是看到了这一点隐匿了起来,给了女主重重一击。险些就成功了,要不是女主光环太大,恐怕早就被建章帝打入冷宫或者赐死了。
桑茶追问道:“那你说该怎么办,总不能让主子白白受委屈。”
玛瑙道:“主子,奴婢总觉得这件事,和俪才人脱不了干系。”
姚幼薇漫不经心的道:“这话从何说起?”
玛瑙道:“那日主子被罚,俪才人说的那些似是而非的话,不是故意引着贵妃娘娘重罚主子么?主子一进宫就得了皇上宠爱,之前又是她最得宠,说不定这次,就是她故意设计的。”
姚幼薇心里深觉好笑,俪才人确实不安好心,但是这个玛瑙也并非忠心。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唯一倒霉的就是原主,被利用了个彻底。
玛瑙见姚幼薇气的俏脸通红,便知道姚幼薇这是听进去了。
姚幼薇将茶盏重重的放在桌子上,一脸愤然的道:“本主非要好好收拾收拾,那个贱人不可!”
“主子安心,想收拾她还不简单,她位份比主子低,主子想怎么管教她不成。眼下给皇后娘娘请安要紧,娘娘可别为了不相干的人,耽误了时辰。”
姚幼薇道:“你说的是,给皇后娘娘请安要紧。”

后宫女配躺赢了全文阅读

微风拂过姚幼薇姝丽的面庞,在晨光的照耀下,显的她肌肤更加莹润如玉,右手支着下巴,懒懒的靠在轿撵的扶手上。
玥华宫属东六宫之一,准确的说是东六宫之首,距离皇后的凤仪宫,也就是一盏茶的功夫。
到凤仪宫外,桑茶扶着姚幼薇下轿。
到了殿内,姚幼薇给几个高位的嫔妃见了礼,便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这个朝代虽然不存于历史上,但是礼节上和清朝差不多,至于服饰和发饰更像唐宋多一些。
等到宫妃差不多都到齐了,淑贵妃这才带着顺嫔姗姗来迟。
淑贵妃的脸上是一惯的浓妆,虽然五官立体,但是称不上好看,化上浓妆之后,倒是增色不少。
身上着了一袭绯红色的宫装,和脸上的妆相呼应,只是这大热天的,穿着这么一身火红的衣裳,着实让看着的人觉得热的慌。
相比之下,淑贵妃身边的顺嫔就没那么出彩了,一身浅碧色的宫装,头上点缀了几支同色的朱钗,虽然简单但胜在看着舒服。
“臣妾等给淑贵妃娘娘请安,淑贵妃娘娘万福,给顺嫔娘娘请安,顺嫔娘娘万福。”
淑贵妃慢慢悠悠的落座,抚了抚自己的衣服,这才道:“都起来吧。”
众人才落座,就听唱报太监道:“皇后娘娘到。”
姚幼薇屁股还没做热,又跟着行了一礼。
“臣妾等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万福。”
皇后温声道:“诸位妹妹不必客气,快请起吧。”
等众人落座后,皇后笑着道:“转眼间新进宫的妹妹们,也都在宫里待了有一月有余了,诸位妹妹可有什么不习惯的?”
“回皇后娘娘的话,臣妾在宫中吃的好睡的也好,再加上宫中这么多姐妹,一起说说笑笑的也不闷了,臣妾倒是觉得比在家时还舒坦呢。”
回话的是陆美人,小脸上挂起一抹纯真的笑,两个人梨涡若隐若现,显得她娇俏可爱。
陆美人身上穿了件浅粉的软烟罗裙,手上带了一对浅粉色的镯子,头上戴着浅粉色的水晶簪子,再加长的孩子气,见了的人不由的心生好感。
就是这性子,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原著里这个陆美人就是颗墙头草,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这本来没什么。
但关键是原主和她无冤无仇的,她尽然为了讨好女主,在大冬天的断了原主的饭菜和炭火。
冷宫里本来就破败寒冷,原主又不会烧炭,再加上没有吃的,原主竟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死了。
梦宝林也跟着道:“陆姐姐说的极是,有宫里的姐妹一起说话解闷,确实比在家里强。”
这个梦宝林可就有意思多了,她是女主表妹,长的和女主有几分像,是皇后故意选进宫,给女主添堵的。
皇后闻言道:“那就好,本宫总怕你们不习惯,对了,姚美人的病可好些了?”
正当姚幼薇回忆原著人物的时候,猝不及防的被皇后点到了。
姚幼薇连忙起身道:“回皇后娘娘的话,臣妾已经调养的差不多了。”
“那就好,这次就进了你们三个,可要仔细自己的身子,本宫还盼着你们早点给皇上开枝散叶呢。”
“臣妾等,谨遵皇后娘娘吩咐。”
顺嫔道:“皇上登基至今从未宠幸过任何嫔妃,就是俪才人和姚美人得宠,也不见皇上临幸,也都是略坐坐。皇后娘娘这番苦心怕是白费了,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是?”
众嫔妃闻言,脸上神色都不怎么好看。
姚幼薇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深觉讽刺,明明女主和她一样“受宠”,但是受罚的却是她,真是好笑。只能说原身太蠢,女主太有心机。
至于顺嫔,她和玛瑙的作用差不多,一个挑拨她,一个挑拨淑贵妃,都是用来对付女主的。
皇后也确实得逞了,有她和淑贵妃对付女主,省了皇后不少事,要不是最后建章帝动了废后的念头,想来就算是到建章帝死,皇后都不会露出任何马脚。
皇后道:“皇上国事繁重,难免顾不上后宫,等皇上忙完了,本宫便会劝解皇上,诸位妹妹也不要心急。”
“多谢皇后娘娘。”
姚幼薇估计皇后心里不比嫔妃好多少,毕竟皇后也没侍过寝,她估计是作者特意设计的。
“诸位妹妹不必客气,本宫新得了篓子荔枝,正好诸位妹妹都在,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诸位妹妹也尝尝鲜。”
“谢皇后娘娘。”
淑贵妃捏起一颗荔枝笑着道:“这荔枝本不是什么稀罕物,不过岭南离京城遥远,这一路上耗费人力财力不知凡几,这才显得弥足珍贵。”
陆美人笑着恭维道:“还是淑贵妃娘娘有见识,想必淑贵妃娘娘早就尝过鲜了呢。”
“那是自然,说起来俪才人也是尝过先的吧?本宫可是听说,这岭南只献上五篓子荔枝,光是俪才人那就独占了一篓子,就连本宫那都只得了半篓子。”
顺嫔搭话道:“可不是么,这若论盛宠,谁比的上俪才人呐,就是新进宫的姚美人得宠,也不见皇上赏下荔枝。”
姚幼薇没有吃荔枝,没穿越之前她是很喜欢吃荔枝的,但是原主不能吃,原主对荔枝过敏。
看着顺嫔,姚幼薇一脸天真的道:“原来顺嫔姐姐喜欢吃荔枝啊,那正好,臣妾最近上火,不如姐姐替臣妾吃了,也不枉费皇后娘娘一番美意。”
顺嫔闻言脸色瞬间铁青,不岔的接过荔枝。
皇后笑着开口道:“时候不早了,都散了吧。”
“恭送皇后娘娘。”
桑茶见姚幼薇脸色不好,怕姚幼薇气坏了身子便劝道:“主子,您千万别往心里去,一篓子荔枝而已,主子又不爱吃。”
玛瑙那会放过这机会,连忙拱火道:“主子,千万不能小看这一篓子荔枝,每年进贡的荔枝都是有数的,俪才人是比主子低一级的才人,她怎么配占了去。”
桑茶和玛瑙都是原主入宫后,内府指派的,因此并不知道原主对荔枝过敏的事。
姚幼薇脸色发白,舌头有些木木,脖子和手上都泛起了痒意,姚幼薇心里发苦,没想到原身对荔枝过敏这么严重。
玛瑙注意到姚幼薇神色不愈,心里得意,草包就是草包,再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被她哄的团团转。
说曹操曹操到,俪才人正好过来。
俪才人弱柳扶风的给姚幼薇行礼,“臣妾给姚美人请安,姚美人万福。”
别说,这俪才人虽然长像不及原主,但是这副柔弱不能自理的样子,却很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姚幼薇身上不舒服,一时忘了叫起,桑茶低声唤道:“主子。”
回过神,姚幼薇道:“免礼。”
俪才人道:“臣妾特意吩咐奴才去宫里取了荔枝来,想着给美人送去,可巧在这碰着美人了。”
不等姚幼薇说什么,玛瑙就开口呛道:“你是故意来炫耀的么,一篓子你吃剩的荔枝,你当我们美人是什么?”
俪才人弱弱的道:“臣妾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着美人出生在北方,应当是喜欢吃荔枝的,臣妾出身江南,小时候就成日吃,倒是有些腻了。美人要是不嫌弃,这篓子荔枝,臣妾就借花献佛送给美人。”
这话里话外,无非是她没见识。
姚幼薇现在正难受,懒得搭理俪才人,恰好这时,轿子也到了玥华宫外。
下轿子时,姚幼薇不咸不淡的道:“这荔枝,妹妹就留着自己吃吧。顺便提醒妹妹一句,皇上赏的东西,可没有随便送人的道理,就是妹妹肯送,本主也不能这么没规矩不是?”
俪才人哪能让姚幼薇就这么走了,虽然她得宠,可是最近皇上去玥华宫的次数,比她那可多多了,她不能失宠。
连忙伸手摸了摸荔枝,几步走上前,拽住姚幼薇的手腕。她也是无意间发现,姚幼薇对荔枝过敏的,正好今天派上了用场。
姚幼薇本来就难受,再加上俪才人恶意的接触,当时手腕就起了反应,针扎似的疼,下意识的挥开俪才人,俪才人顺势跌在地上。
俪才人身边的宫女护主道:“我家主子好心好意的给美人送荔枝,美人怎么不领情就算了,怎么能推我家主子呢。”
不等姚幼薇说话,桑茶反唇相讥就道:“怎么就是我家主子推的了,谁知道是不是俪才人自己故意摔倒,诬陷我家主子。再说了,我家主子可是正五品美人,什么时候有轮到你个小小奴才指责了,你的规矩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不成?”
桑茶这输出力,可真不是盖的。
“彩莲住口,不是姚美人推的,是本主自己不小心没站稳。”
看着俪才人的娇容造作样子,姚幼薇险些被恶心吐了,不说原主大病初愈没多少力气。就是从身形上看,原主也比俪才人消瘦许多,因此就算是俪才人没设防,也不可能真的被推倒。
但是剧情还是要走的,姚幼薇嚣张道:“谁让你突然跑过来,本主也不是故意的,再说了本主又没用多大劲,谁知道你这么弱不禁风。”
俪才人眼圈微红的道:“美人教训的是,是臣妾自己没站稳。”
“知道就好。”
姚幼薇得意的转身,慢慢的朝着宫门走,狗皇帝怎么还不来?好难受,她快撑不住了。
“皇上驾到。”
听到太监的唱报声,姚幼薇松了口气,这下子稳了。她终于可以领取她的禁足套餐了,这大热天的,就是不走剧情,她也不想天天往皇后宫里跑。
“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福。”
“免礼。”
“谢皇上。”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后宫女配躺赢了全文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以上就是无花果小说给你带来的"后宫女配躺赢了全本章节在线阅读",更多免费精选小说大全,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尽在无花果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