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与小哭包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摄政王与小哭包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摄政王与小哭包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作者:靳王沈嘉仪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1-04-08

详细介绍

无花果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摄政王与小哭包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摄政王与小哭包》特别推荐,主角是靳王沈嘉仪,作者是青鸢沉鱼,摄政王与小哭包最新章节精彩内容:传言靳王阴晴不定,嗜血杀伐。沈嘉仪战战兢兢地刻意接近,怕得浑身发抖。后来,她鼓起勇气,指着靳王送来的一大堆定亲礼,抖着身子磕磕巴巴:“要不,咱俩就……就算了?”

小说简介

娇娇怯怯小哭包×心狠手辣摄政王
沈嘉仪是永安侯嫡女,性子养得娇娇怯怯,一张脸更是长得倾动上京。
不料生母病故,没良心的爹迅速娶了继室,还逼她勾搭靳王巩固官位。
传言靳王阴晴不定,嗜血杀伐。
沈嘉仪战战兢兢地刻意接近,怕得浑身发抖。
后来,她鼓起勇气,指着靳王送来的一大堆定亲礼,抖着身子磕磕巴巴:“要不,咱俩就……就算了?”
朝局大变,靳王成了心狠手辣的摄政王。
他看着小姑娘穿着大红喜服要嫁他人,到底没忍住,把她掳来囚在身边狠狠欺负。
小剧场:
权倾朝野的靳王顾承霄竟被一个娇弱可欺的小姑娘退了婚,他恨得牙痒痒。所有人都等着沈嘉仪遭殃。
一日,已是摄政王的顾承霄宠溺地牵着一个小姑娘出了府,众人仔细一看,这不就是当初失踪的沈嘉仪嘛!
侍卫一:王爷当初不是说,要让沈姑娘付出惨痛代价?
侍卫二:王爷还说过,要让沈姑娘哭着求他宽恕。
顾承霄:……(快闭嘴吧你们!!!)

摄政王与小哭包免费阅读

第1章
夜幕沉沉,似泼了墨一般,整个晋国都城好像被一张无形黑网笼罩。此时已是隆冬,雪花自无边际的夜空洒下,夹着凌冽寒风,给人以无尽的萧索冰冷。
城内却反常地热闹,十里火红锦缎一路从城门铺陈至丞相府前,府内烛火通明,上下皆是耀眼的红色,尤其是那红灯笼上贴着的“囍”字,更是眩得人移不开眼睛。
是了,今夜是晋国丞相赵九阑娶妻的日子,娶的还是永安侯府嫡长女沈嘉仪。
赵丞相科举入仕,仅仅三年便从一个平平无奇的州县官员,一跃成为权柄在握的宰辅大员,当真是破了往朝先例。不仅如此,他眉目俊朗,时常噙一抹飘摇笑意,引得京都贵女们无不倾心向往,恨不得即刻嫁入丞相府。
可就在一年前,赵九阑一纸求婚书送入了永安侯府邸。这也便罢了,凭着他的才学品貌,无论求娶哪家千金都使得,可他娶的却偏偏是早已内定为靳王妃的沈嘉仪!
一个是凭着才华卓绝,寒门入仕的国之栋梁,一个是权倾朝野、杀伐狠戾的皇族王爷,孰轻孰贵,恐怕连三岁小孩都知道。
可永安侯竟然收了赵九阑的求婚书,转身便拒了靳王的求亲礼!
京内一时间掀起轩然大波,那日永安侯府前,靳王毁去求亲礼的那一把火可真是烧得人尽皆知!
众人议论个中缘由、百思不得其解之余,又暗暗为永安侯府捏了把汗。
究竟是何不可抗拒的理由,逼得永安侯不得不冒险拒了靳王,打定主意将嫡女嫁入丞相府?
得罪了这位残忍狠戾的皇族权贵,永安侯府恐怕岌岌可危,气数将尽了!
各种各样的猜测传得沸沸扬扬,众人正等着看靳王如何使用雷霆手段敲打永安侯时,西北却突然大乱,靳王连夜出征前往平乱。赵丞相趁着靳王无暇他顾,立即就把与永安侯府的亲事给定了下来。
说起这位永安侯府嫡女沈嘉仪,见过其容貌的人,无一不叹一声绝色倾国。光是那一抹葶葶娇怯的姿容,只一眼便足以让众人倾倒,要不怎么连一向不近女色的靳王顾承霄都动了心,一向温润如玉的丞相赵九阑,冒着触怒皇族的风险,也要上门求娶呢!
一时间,两男争一女的传言如雪片般传入晋国的大街小巷,直传得沈嘉仪竟比九天之上的仙子还要貌美几分。
一年过去,靳王平定西北未归,沈嘉仪却已身着精致的暗金云纹大红喜服,正惴惴不安地坐在丞相府的婚榻上,一双雪白细腻的玉手攥着一丝绣帕,指尖微微发白。
伺候在一旁的巧雨见状,连忙疾走几步摁住她的手,轻声哄着:“姑娘莫怕,咱们侯爷说过,赵丞相是顶顶温柔的君子,绝不会像靳……”
话一出口,巧雨顿觉失言,连忙用手捂了嘴,正想着补救几句,就见床榻上的人浑身一颤,小小的肩膀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她永远都忘不了退婚那日,靳王那双寒沁沁的眸子,似一块冰,散发出嗜杀的光芒,让人浑身控制不住地抖。
沈嘉仪眼眶慢慢地红了,手指不自觉地将帕子攥得更紧,一闭眼好似又回到了拒礼那日——
顾承霄一身玄黑蟒袍,薄唇紧抿,纵然只是斜斜地靠在青檀木椅上,浑身的那股杀伐之气遮也遮不住,他的身后是与他摄人气息全不相称的几大箱聘礼,彰显着泼天的富贵。
沈嘉仪就这么远远地站在旁边,紧紧攥着宽袖下的粉玉——那枚被视作定情之物的稀有润玉。她要归还这定情之物,与他做个了断。
不得不说,靳王在以往的时日里,待她甚好。自己当初带着父命刻意接近,他不可能不察觉,却依旧给了自己常人难有的优待,并以结亲相诺。她甚至想着可以永远在他的羽翼下安稳度日,毕竟自己就是一叶浮萍,虽是永安侯府嫡女,日子却过得实在是如履薄冰。
可就在靳王送来求亲礼当日,父亲却将她叫进书房声泪俱下,求着自己向靳王退婚,转嫁赵丞相。若是她不答应,整个永安侯府必将身败名裂、坠入地狱!
她大惊失色,下意识便要拒绝,最终却只能无言地点头,因为她别无选择。
可,怎么开口呢?
沈嘉仪攥紧了手中的粉玉,懊恼地皱了眉,一双含水美目似含了雾气,朦朦胧胧更胜几分魅惑。
说自己移情别恋,转爱他人? 不行不行,他会杀了自己!
说自己受爹爹所逼,不得不退婚另嫁?不成不成,他会杀了爹爹!
时间仿佛凝固,沈嘉仪心中乱成了一团麻,愣愣地看着顾承霄单手执起那盏泛着水汽的茶,慢慢喝了一口,又将冰冷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
她瞬间如临大敌,连连退后了几步才站定,硬着头皮怯生生开口:“靳……靳王殿下。”
顾承霄唇角微勾,眼中的寒意更胜:“过来。”
不远处的小姑娘慢吞吞地挪着步子靠近,却在离靳王丈寸远的地方,被他长臂一揽,跌落到了那个熟悉的坚硬胸膛。
几乎同时,她的下巴磕到了男人铁一般的肩膀,唇角瞬间吃痛,一丝血味在口中蔓延。
“想退了本王的礼,嫁给赵九阑?嗯?”顾承霄似笑非笑,寒沁沁的凤眸射出冰冷的光,他修指上移,捏住她小巧细嫩的下巴,逼迫她看向自己。
他,他怎么知道?
沈嘉仪心中大骇,她身子本就弱,惊慌地细细喘了一瞬,双手堪堪撑着他坚硬的胸膛,眼圈不自觉红了。那句“王爷天洪贵胄,该另娶高门之女”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是的,她不敢。
她怕靳王就这么拧断自己的脖子。这对他来说,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说话。”顾承霄眉间升起不耐,修指上移掰开了那两片红润的唇,果然里面已泛出几丝血迹,他探/进手指用力摁了下伤口,沈嘉仪立即痛得秀眉紧皱,在眼眸中打转多时的泪终于再忍不住,簌簌滚落在他苍劲宽大的手背上。
顾承霄觉得手背蓦地一烫,鬼使神差地松了手,冷嗤一声:“娇气!”
“王……王爷。”沈嘉仪连忙趁机退出怀抱,顾不得唇角的疼和眼睫挂的泪珠,终于鼓起勇气,颤颤地指着一侧堆积的礼开口,“王爷天洪贵胄,臣女自知身份卑微……”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弱,却终于还是抬头迎上那双淬了冰的眼:“要……要不咱俩就……就算了?”
说这句话简直耗费了她全身的力气,沈嘉仪几乎是摒着气看着顾承霄脸上的笑意,一点一点全部褪尽,换上那狠厉杀伐的寒霜。
半晌,他忽然站起,高大的身躯逼近,似带着冰刀霜剑,沈嘉仪忍不住后退几步,本就一张泫然哭泣,泪痕遍布的脸,任谁瞧着都会心生怜惜。
可那些怜惜的人中,却再也没有靳王。
她退一步,靳王便进一步,直到她细嫩的后背抵在圆柱上,硌得皱了眉,靳王才忽然冷笑了一声。
他的言语很冷,像块块碎冰,狠狠地打在她的身上:“既如此,此事作罢,沈姑娘好自为之!”
话音刚落,他便毫不留恋地转身,大步离开,独留她一人在原地怔忡。
靳王带来的那些丰厚求亲礼,被暗卫们搬到了永安侯府门外,一把火烧了个干净。沈嘉仪躲在廊柱下偷偷地看,烈烈火光映照在她娇美无比的脸颊上,那盈盈水眸中的最后一簇火,也终于越来越淡,直至消失不见。
她悄悄地摊开手,细嫩娇小的掌心之中,静静躺着一块粉色的玉,在火光下显出温润色泽。
——
“不好了,锦绣苑走水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紧接着是众人惊慌奔走的脚步声以及水声四溅的声音。
沈嘉仪猛地睁开双眸,撞进巧雨同样担忧的目光,她心内颤颤,强撑着起身,微微撩起红纱盖头,去打开那扇印着火光和人影的窗。只见不远处火光冲天,即使下人们已经尽力去救,可火势实在太大,已是于事无补了。一阵刺鼻的烟味钻入鼻子,她本就对气味敏感,几乎是立刻便咳嗽起来。
巧雨焦急地帮她抚着背,快要哭出来:“姑娘,这可怎么办?”今夜可是姑娘的成婚之夜,出了走水这等子事,一件喜事被冲得气氛全无,姑娘会不会因此被斥责……
在永安侯府,姑娘被继母和二姑娘用尽办法折辱了十多年,如今好不容易嫁入丞相府,要是被冠上不吉的名头,那日子还能好过吗!
还未等巧雨细想,锦绣苑附近又忽然“嘣”的一声巨响,紧接着是眩目的火光炸开,丞相府上下俱是一震,桌台上的红烛被生生震断,小几上的花生瓜果“噼噼啪啪”滚了一地。
沈嘉仪感觉身子被一股无形但强大的外力所袭,不受控制地往后扑倒,眼看就要撞上后面坚硬的床柱。巧雨眼尖,慌忙向后一扑,扑到沈嘉仪身后,以身为垫阻断了床柱的重击,自己却喉头一甜,晕了过去。
“巧雨!”沈嘉仪惊慌地喊了一声,又因惯性立即朝反方向往前扑去,紧接着整个身子重重地摔倒了地上。
她只觉得胸口似要被撞碎,手腕上也传来一阵尖锐的疼,应是被磨破了皮,出了血。更大的烟味从窗外传进来,夹杂着难闻的□□味,她忍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
虽然知道不合规矩,可她突然很想哭,滚烫的泪水就这么一滴一滴落了下来。
一双玄黑暗纹蟒靴静静地停在了不远处,冰冷如寒潭的声音在她头顶坠下:“摔疼了吗?”
虽是关切之语,却极度漠然。
沈嘉仪几乎是瞬间抬头,一阵风自窗外袭入,那盖在面上的红纱飘飘遥遥,自她如瀑般的乌发上坠落,肤若凝脂的脸上还挂着泪珠,泛着雾气的黑色眸子蓄满了泪,带着胆怯与恐惧。
这一回,借着外面的火光,她看清了身前人的模样,片刻僵硬后,小小的肩膀不受控制地剧烈颤抖起来。

摄政王与小哭包全文阅读

第 2 章
一年未见,顾承霄身上的杀伐之气更甚,加上西北风霜的洗练,他的眉眼变得愈加深邃悠长,似一汪望不到底的墨潭,森冷、恐怖。
“说话。”他薄唇轻启,说出的话也冰冷至极。
沈嘉仪整个人瑟缩了一下,抖着声音开口:“疼。”
小姑娘许是真的被方才的巨响唬住,下意识地去看自己鲜血淋淋的手掌,那一声“疼”不自觉带了尾音,似一只小猫的爪子,在男人心口轻轻一挠。
一年前,沈嘉仪还是那个娇娇怯怯,躲在他怀里爱哭鼻子的小姑娘。她痛觉尤为灵敏,整个人亦细皮嫩肉的,稍擦破点皮便痛得眉头紧皱,那双剪水眸子里蓄满了泪望向他时,顾承霄便拍着她的背轻声安抚。
谁也想不到,手段狠辣,令朝野上下闻之色变的靳王,竟对一个小姑娘如此温柔。
其实,他算不得多在乎沈嘉仪,只是见她又惧怕又壮着胆子,蓄意勾上自己时的那副模样,饶是再硬的心肠也不由地软下几分。
可惜靳王难得的柔情早已在一年前的那场大火中烧得消失殆尽,即使眼前的小姑娘手掌鲜血淋淋,他也再没有心疼的必要。
那声“摔疼了吗”,也并非真心实意要问她疼不疼,不过是作壁上观的施舍罢了。
夜色中,顾承霄忽然冷笑一声,上前一把拽起满身正红嫁衣的娇小人儿,抬脚就往外走。
他的手掌正握在她的伤口处,沈嘉仪疼得一张娇美小脸皱了起来,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只好死死咬住唇,跌跌撞撞地往外跟。
丞相府内的下人们都被锦绣苑的爆炸引开,一路上竟没人发现府内的新娘子,正被一位浑身玄黑的高大男子扣住手腕,飞速地往外走。
她几乎是被拽拖着到了府门前。
府门外静静停着一辆马车,与主人一样,通体黑色,只车顶描着四爪蟒的暗纹,这是皇族才有的座驾。坐在车上驾马的人她认识,是靳王的贴身侍卫之一——朱墙。
沈嘉仪攥着小小的拳头往身侧一挣,想要挣开对方的禁锢。
男人似有所觉,垂下眼冷冷一瞥:“怎么,想回去跟赵九阑洞房花烛?”
“我……我……”沈嘉仪张了张嘴,小巧的耳朵腾地发烫红透,眸子里又隐隐约约露了湿意,一句话都说不出。
她今晚本就该嫁与赵丞相,是靳王突然出现搅乱了局!
她明白了,锦绣苑的火和爆炸,恐怕就是他蓄意为之。
“上去。”他声音沉了下去,是耐心耗尽的意思。
沈嘉仪垂着眼不动,她不知道自己上了这辆马车,等待自己的是何种前路。
靳王皱了眉,铁臂一伸,揽着她的腰就带人上了马车,不等人站稳,就坐在了最里侧的主座上,闭眼假寐起来。
车内装饰精简,可里面的每一物都价值不菲。沈嘉仪见事已成定局,只好挑了个离他最远的位置坐下。手掌心的疼此时愈演愈烈,她摸索着找出袖中的帕子轻轻地擦着血污,一触就痛得浑身一抖。
马车缓缓地动起来,驶过稍显冷清的平安古道,又驶入颇为繁华的夜市街,街道并不宽,平时只容一辆车马通过,两旁摆着各种各样的摊位,因距离极近,百姓们的交谈议论声清晰可闻——
“刚才的那一声巨响,据说是丞相府内传出的?”
“可不是,我家的小舅子方才就在附近,那就是爆炸,据说把里面整个小苑都给炸平了!”
“今夜可是赵丞相与永安侯嫡女大婚的日子,出了这事恐怕不吉啊!”
“哎,听说了吗?”一人忽然压低了声音开口,“新娘子不见了,丞相府正手忙脚乱地找呢!赵丞相也被一道圣旨叫进了宫。”
众人哗然,他们对赵丞相为何进宫并不关心,反倒唏嘘起新娘子的身世:“这位永安侯府的沈姑娘也实在可怜,三岁没了亲娘,侯爷孝期刚过就将原配夫人的庶妹娶进门,做了继室,第二年二姑娘也落了地,听说这位继室夫人心慈,念着嫡姐的情,对沈大姑娘很是不错……现在大婚之夜丞相府突遇爆炸,新娘子还失踪了,恐怕是有人故意为之,凶多吉少啊……”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嘈杂,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赵丞相府上的变故,可沈嘉仪却一句话也听不进了。
“心慈”二字如一根利针,狠狠地扎在她的心口,几乎是瞬间便想起了过去的那一个个雷雨夜,继母瞒着父亲将自己悄悄关进柴房,用无数根又细又长的银针,一下又一下地扎进自己的皮肤。针眼极小,只冒出了点点血迹,可入了皮肉却疼得她近乎晕厥。
继母会看着她满身的银针,声色俱厉地骂她为何如此好命,骂她娘是狐媚子,就算死了也勾得永安侯魂不守舍。
起初沈嘉仪还哭喊着要找爹爹,可永安侯平日里就像故意躲着她一样,加之继母的恐吓,她满腹委屈只能咽下肚,只有婢女巧雨会在深夜偷偷摸进柴房,将她扶回嘉苑。
可一旦在外人面前,继母又会收起阴冷尖酸的嘴脸,换上一副温柔贤惠的模样,在京都各大世家大族面前,与她上演一番母慈子孝的戏码。
恶心,当真是恶心极了。
沈嘉仪忍不住抱紧双臂,缩在角落里露出嫌恶的神色,要不是靳王在场,她都想要捂住耳朵,挡住外面百姓们对继母的夸赞之词。
“这么讨厌与本王共处?一年前,你可不是这副模样。”顾承霄不知何时已睁开了双眸,他生得极俊朗,只是眉间的寒冰似永远化不开,平白增了许多戾气,让人不敢靠近。
察觉对面的男人嗓音阴沉,话中带怒,沈嘉仪被吓了一跳,连忙开口否认:“不,不是王爷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有了新靠山,就忘记之前是怎么勾本王的了?”顾承霄嘴角划过戏谑,想起两年前的宫宴,小姑娘假装醉酒,在御花园故意软软倒在自己身上的模样,不得不说,那腰肢身段,触之温软,当真是舒服极了。
可如今,竟然连与自己同坐马车都要皱眉抗拒了?
沈嘉仪一张脸却血色褪尽,她羞愧地攥着衣袖,开始坐立不安,这该如何说呢?难不成说从一开始便是爹爹授意她故意勾引,后来因为受人把柄,才不得不改嫁赵丞相的么?
他恐怕会立即将她扔下马车,不,扔到乱葬岗去!
顾承霄似烦了,扯着她火红的袖口往身侧狠狠一拽,沈嘉仪毫无防备,立时被拽得往前一扑,直扑到了他的膝上,随着一声细弱的闷哼,小姑娘衣衫微乱,抬头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眸望进他的眼。
“看着倒听话。”顾承霄捏了她细嫩的脸,又往后去摩挲红透的耳垂,“永安侯让你嫁谁就嫁谁么?”
沈嘉仪这才知道,他早已识破这一切皆是父亲授意,干脆别过头去不再言语。
“呵!”顾承霄将她的脸强行掰正,“赵九阑连夜被叫进宫里,连洞房花烛都没来得及,你可知道是为何?”
沈嘉仪果真愣住了,疑惑地望过去。
“陛下驾崩了。”他说这话时极其云淡风轻,好像这不过是一件小事。
入了沈嘉仪的耳中,却如一道惊雷炸开,当今陛兄弟众多,可子嗣却薄弱,只有一位中宫所出的年幼皇子,偏偏皇后生下小皇子后便仙逝了,小皇子虽立即被立为太子,终究失去生母,成了半个孤儿。
如今陛下驾崩,内有皇叔们虎视眈眈,外有突厥匈奴时常挑衅,又岂是一个羽翼未丰的年幼孩童能应付得了的。
这晋国的天,恐怕要变了。
顾承霄见沈嘉仪脸上神色连着变了好几变,顿觉好笑,他将小姑娘拉起来,让她半跪在自己怀中,依旧是冷言冷语:“自己都未有出路,还关心起家国大事了?”
沈嘉仪瞧着眼前倏然放大的阴冷俊脸,心跳如雷,却终是不敢挣脱。她脸色泛红,只觉得自己跪坐着的姿势极为不雅,想要挪开,就感觉对方的手一紧,像铁臂一般,紧紧锢着自己的腰,再不允许她动半分。
“你若是听话,本王尚可考虑给永安侯府一条生路。若是不听话——”顾承霄故意顿了顿,眼眸也更加泛出寒沁沁的光,“本王就将你赐给弘福寺的老和尚,从此以后,你就只能在那儿偷偷当小尼姑。”
嫁……嫁给老和尚?和尚也能娶妻么……
沈嘉仪心内惊疑,脑中浮现出弘福寺僧人们手捻佛珠、潜心诵读的模样。
忽然画面一转,她想起来了,弘福寺的确有个老僧人言行风流,她曾亲眼见到他偷偷调戏某个小丫鬟。自见到那一幕后,她一想起那个脑满肠肥的老僧人,就恶心得吃不下饭。
若是嫁给那样的人,她还不如死了干脆!
顾承霄满意地看着沈嘉仪一双雾蒙蒙的眸子瞪大了几分,慢慢变了脸色,心情忽然松快起来。似乎是觉得不听话的后果不够严重,他又阴涔涔地补充道:“当了小尼姑还不算完,本王会带你去西北大营,那儿的军士长年打仗,几月都见不到一个女人,若是见了你这样细皮嫩肉的小姑娘,恐怕……”
还未等他说完,怀里的小姑娘浑身僵硬,被吓破了胆,忙急急道:“我听。”
怕他没听清,她下意识地攥了攥男人胸前的衣裳,凑近了几分:“我听的。”
温软的气息夹杂着姑娘的体香,拂到顾承霄刀削般的侧脸,有股躁意腾地从小腹升起。他烦躁放开小姑娘,瞧了眼那身衬得她愈加美艳的火红嫁衣,顿觉刺眼,道:“脱了,丑死了!”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摄政王与小哭包全文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以上就是无花果小说给你带来的"摄政王与小哭包最新免费阅读章节",更多免费精选小说大全,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尽在无花果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