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仇敌私奔了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我和仇敌私奔了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我和仇敌私奔了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作者:李琛米加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1-04-08

详细介绍

无花果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我和仇敌私奔了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李琛米加小说《我和仇敌私奔了》特别推荐,我和仇敌私奔了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大海之上,他们乘风破浪,斩妖除魔,有危险李琛上,有福运米加享。某日,米加正在李琛怀里昏昏欲睡,突然听见他道:“卿卿,现在还觉得我是暴君吗?”

小说简介

青云城主米加,虽然家财万贯,长相颠倒众生,但已经单身了几十年。
没等来桃花运,先等来了一场背叛。
她最信任的将军陆斐,一朝谋逆,血流成河,米加国破家亡。
某日,米加不慎劫下一艘官船。
官船上是提督李琛,传闻他心狠手辣,性格清冷,要把米加抓到陆斐身边。
面对李琛泛着寒光的刀尖,情急之下,米加说:“我心悦李大人,而不是那个暴君。”
李琛冷冷挑起眉:“你最好是。”
大海之上,他们乘风破浪,斩妖除魔,有危险李琛上,有福运米加享。
某日,米加正在李琛怀里昏昏欲睡,突然听见他道:“卿卿,现在还觉得我是暴君吗?”

我和仇敌私奔了全文阅读

夜深露浓,浅蓝的月牙儿倒映在海面上,给大海描了一弯细细的眉毛。一艘帆船缓缓而来,把那弯倒影碾成点点细碎的星光。
这艘帆船长二十丈一尺,阔十一丈二尺,设有七桅,张十一帆,气势雄浑,高大如楼,单单一间庖屋就能容纳三四十个人。
何二坐在庖屋内的八仙桌旁,双手捧着一只白底青花大海碗喝粥,一口气就把一整碗白粥灌到了肚子里,喝完以后犹觉得饿,于是拿起勺子重新捞了一勺扣到碗内。
何永看着何二碗内的米粥说道:“二哥,你都喝了四碗白粥了,不要再喝了,喝的太多肠胃克化不了。”
何二不以为意,双手捧起海碗,仰头又喝了个精光,他打了两个饱嗝说道:“宁做撑死鬼,不当挨饿人。”
何家世代经商,虽不说富可敌国,却也是伊若里海域有名的富户,老祖宗是个没心眼的,指头缝宽的很,因此何家的小辈们都格外的骄奢淫逸,而且死要面子。
何永看不上何二这种叫花子般的做派,抬眼乜了他一眼,嫌弃的意味溢于言表。
何二可不是好惹的,看到何永那轻蔑的眼神,曝脾气立马就被点燃了,他冲何永嚷嚷道:“你这是什么眼神,你再这么看老子,老子就把你的眼珠子挖下来当球踢。”
何永不甘示弱,站到何二面前道:“咱们何家可是伊若里海域的首富,不知道的人见了你这喝粥的架势,还以为你这辈子没喝过粥呢,你简直就是丢何家的脸面。”
何二作为何家死要面子界的翘楚,最受不得别人的鄙视,面对何永的讥讽,他“嚯“地站了起来,站起来后发现自己的身高比何永矮了一大截,海拔决定气势,于是他迅速地跳到了身边的凳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何永大声道:“老子喝了半辈子粥了,独独没喝过这种来路不正的粥。”
何二碗中的粥是抢来的,因为米粥的来路不正,所以他的饭量比平时大了好几倍,生怕吃了上顿没下顿。
何永从小不学无术,除了吵架一无所长,何二话一住口,他就喋喋不休的嚷嚷起来,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声音越来越大,隐隐有动手的趋势。他们二人从小就不对付,只要一见面就掐架,掐的多了别人也就懒得劝了。
今日却不同,整条船只有一个庖屋,庖屋内的家伙什儿宝贵的很,庖厨怕他们动手打坏了庖具,就劝道:“二位少爷莫吵了,老祖宗要的桂花糕蒸好了,二位谁给她老人家送去?”
老祖宗活的时间长,手中积攒的珍宝多的数不胜数,她出手又大方,经常给小辈们赏赐,因此何家的小辈都愿意往她身边凑。
庖厨话音一落,何二就从凳子上跳了下去,屁颠儿屁颠儿的端着桂花糕出了门,何永看着他的背影骂了一声“舔狗”,骂完就气呼呼的坐到桌边喝粥去了。
何二一路走到老祖宗门口,伸手敲了敲门。“进来。”门内传出一道清脆的女声。何二推开门,只见米加盘腿坐在红酸枝平头桌前喝茶,茶香袅袅,清雅宜人。
茶叶是从大歂传来的舶来物,米加稀罕的很,每日能喝好几壶。何二笑嘻嘻的把水晶糕放到八仙桌上,说道“老祖宗,这是您爱吃的水晶糕。”
米加放下手中的天青色茶杯,拿起一块水晶糕放到口中,入口绵软,丝丝沁甜。她接连吃了两块,刚把第三块放到口中,就看到一个小厮跌跌撞撞跑了进来,小厮气喘吁吁地说道:“老祖宗不好啦,昨天咱们抢劫的那伙人追上来了。”
米加自认为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看着小厮那慌里慌张的样子,训斥到:“淡定点,淡定点,多大的事,也值当这么慌张。”
米加这次出门带了一百多人,而她抢劫的那艘船上只有十三个人,要不是因为敌我力量悬殊,她也不敢贸然以多欺少做出抢劫的勾当。
敌人很弱小,不足挂齿,于是她又拿起一块水晶糕放到口中慢条斯理的咀嚼,打算吃饱喝足以后去会会那十三个人。
米加是属树懒的,吃东西不是一般的慢。小厮见她又吃起来了,十分着急,催促到:“老祖宗您还是到外面看看吧。”米加看他催的急促,就放下手中的水晶糕往门外走。
说时迟那时快,在米加快要走出大门的时候,何二已经从屋内的屏风上扯下了一件大红色的猩猩披风,给她披到了肩上。看着身上的披风米加欣慰的笑了笑,知她者,何二也。红色亮眼,每当她想要出风头时就会披上这件大红色披风。
米加穿着这件极其招摇的披风迈着四方步慢悠悠地登上了甲板,本想趾高气昂的出一把风头,可是现状有点出乎意料。
帆船外围黑压压的站满了人,那些人穿着清一水的大歂军服,身姿如松,神情肃穆。
米加愣愣的站在甲板上,还没开口,只见一个皮肤黝黑,眼睛如绿豆大小的男子轻轻的抬了一下手,那些官兵瞬间就举起了手中的弓/弩,直直地对准米加,米加穿着她那件红色猩猩披风在风中凌乱了,敢情她不是来出风头的,而是来给人当靶子的。
她伸手揉了揉咚咚直跳的太阳穴,向绿豆眼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她只是想抢个粮食吃,怎么就捅这么大个马蜂窝。
俗话说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斗,他们做生意的最怕当官的,这次怎么就抢了个官船呢,而且抢的还是大歂的官船。
大歂军队纪律严明,骁勇善战如一把利剑,攻城略地,风驰电掣,所到之处无不诚服。
面对强大的敌人,米加立马就怂了,她秉着敌弱我就强,敌强我就弱的原则,向绿豆眼军官行了个礼,谄媚的说:“大家冷静一下,咱们有事好商量,好商量。”
绿豆眼站在高高的战船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米加,以微不可闻的声音哼了一下,问道:“你就是这里的管事的?”
米加点点头说道:“嗯嗯,这艘船上的人都听我的。”
然后赶忙向绿豆眼解释到:“我们这一船人都是良民,个个老实本分,遵纪守法,从来不做作奸犯科的事情。这次抢劫粮食实属无奈,我们以后绝对不会再做这样的事了。”
绿豆眼是一位有着丰富实战经验的军官,一般情况下好人是不会说自己是好人的,只有那些坏人为了掩饰自己的恶行才会不厌其烦的强调自己是好人。
他办案办的多,听到米加的说辞判断她是抢劫的惯犯,于是朝官兵们使了个眼色,顷刻间士兵如潮水一般涌到船上。
米加的小厮们虽然懒散,但关键时刻也不是吃素的,立马拿起勺子,凳子,脸盆等所有能拎得动的东西跑出来围在米加身边,作势要和这群官兵搏斗。
船上这群人,一没武器,二没武力,三没搏斗经验,和官兵打架必败无疑,搞不好还要被扣一顶造反的罪名。
米加大喊:“快把手中的东西放下,咱们得配合朝廷执行公务。”
何永举着大铁锅挡在米加身前大声说道:“老祖宗您以前不是常教导我们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吗?”
米加汗颜,她这么一个没原则的人怎么就带出了这么一群有原则的小辈,有些话说说就算了,哪能真的施行。
于是说道:“事急从权,一般情况下威武不能屈,现在刀都架脖子上了威武就可以屈了。”
小辈们略微思索了一下,大概是觉得她的话有道理,于是纷纷放下手中的锅碗瓢盆,举起双手投降了。
米加也从善如流的举起双手随着官兵踏上了大歂的官船,官船就是官船,果然不同凡响,在有限的空间里还设了不同等级牢房,牢房的等级越高,关的罪犯越少,看守的越森严。
承蒙狱卒抬举,手不能提肩部能抗的米加被当成重量级犯人,关到了等级最高的监狱。
这间监狱空间不大却五脏俱全,靠墙的地方有一张一米多宽的床榻,床榻外侧放着一张紫檀木的雕花八仙桌,八仙桌上竟然放着一壶香喷喷的热茶,米加坐到桌旁斟了一杯热茶,香气馥郁,余韵绵长,大歂果然是大歂,牢房里的茶竟比她高价购买的珍品还要好喝。
她喝的正酣,听到了两声轻轻的咳嗽,抬起头看向对面,那间牢房内住着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他身穿一件白色长袍斜倚在贵妃榻上,半眯着双眼,姿态慵懒,像一只华贵的白狐。
他手中捏着一只酒壶,时不时抿一口酒,仿佛不是身处牢房,而是在酒肆品酒。他喝酒的时候,本就松散的衣襟微微敞开了些许,露出一片白皙的胸膛,胸膛上纹着一只幽蓝的蝴蝶,那蝴蝶栩栩如生,泛着幽光,似乎随时就要飞起来。
“看够了没有?”男子斜斜的看向米加,一双桃花眼流光溢彩,仿佛含了水汽,湿漉漉的,温柔又缠绵。
米加道:“你这样的长相,即使看无数遍也看不够。”
男子没想到米加会如此回答,呵呵笑了两声,翻了个身,朝向米加,说道:“给你看个够。”
他的脸很白,嘴唇也是白的,带着一股子病态,下巴尖尖,像一只狡黠的狐狸,虽然羸弱了点,却也遮不住他的灼灼风华。

我和仇敌私奔了免费阅读

大约是因为年龄大了吧,她最近嗜睡的很。虽然男子的脸十分秀色可餐,却也止不住她的睡意。
一觉睡到半夜,被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吵醒,她睁开眼,只见对面的男子在床榻上躺着,蜷缩着身体不停的咳嗽。
一灯如豆,昏暗的灯光映在年轻男子的脸庞上,他原本白皙的皮肤此时呈现出诡异的青蓝色,咳嗽声越来越响,他的身体似乎承受不住病痛的折磨,不停的抖动着。
米加向来怜香惜玉,看不得年轻人受苦,尤其是看不得俊俏的年轻男子受苦,她大声喊道:“有人吗,有人吗,出人命啦,快来人呀?”
她的声音又脆又响,穿透力极强,但仍然没有喊来狱卒。
大约过了一刻钟,年轻男子原本抖动的身体渐渐平息下来,咳嗽声也小了很多。
他开口道:“别喊了,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此时他的声音十分嘶哑,跟白天那道清雅的嗓音有着天壤之别。
“你没事吧?”米加问了一句废话。
“我都这个样子了,怎么可能没事。”年轻男子怼了回去。
“你可千万不要死,你这么年轻,又那么好看,死了就太可惜了。”米加道。
年轻男子呵呵笑了两声,不以为意地说“我倒是想死,可有些人偏偏不让我死。”
米加虽然活了很长时间,但她的好奇心不却亚于任何一个年轻人,她好奇的问“你为什么想死,什么人不让你死?”
问完以后她就盯着年轻男子,等待年轻男子回答她的问题,等了半天也听不到男子的回答,定睛一看他竟睡着了。
一道金黄的光线透过狭小的窗户穿进屋内,狱卒拎着一大一小两只食盒走到米加的牢房前,打开小食盒,从里面端出一碗稀的可以照出倒影的米粥掼到米加面前,米加端起碗喝了一口,这可真真是清汤寡水。
狱卒又拎着大食盒走到年轻男子的牢房,往屋内的八仙桌上放了一碗稠稠的八宝粥,一叠淋了香油的火腿,一盘碧绿的炒青菜,三张烙的金黄的胡饼。
然后轻轻摇醒年轻男子,轻声细语的说:“六爷,该用早餐了。”
年轻男子抬眸扫了一眼八仙桌上的食物说:“八宝粥太腻了,换一碗白粥过来。”
狱卒把桌上的八宝粥重新放回食盒恭敬道:“您稍等,我这就去给您换一碗白粥。”
米加瞠目结舌的看着对面,同样是阶下囚,怎么年轻男子的待遇那么好,她却连一碗像样的粥都没有,难道狱卒也是看颜值行事的吗?
她走到牢房边上,咽了咽口水,冲着颜值爆表的年轻男子笑了笑说:“公子的饭食可真丰盛啊!”
年轻男子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米加又说:“这么丰盛的饭食公子一个人吃的完吗?”
年轻男子道:“吃不完。”
米加再接再厉:“吃不完可就浪费了,在我家如果有丰盛的饭食,大家都会慷慨的分食。”
年轻男子淡淡的说:“我家不分食。”
米加语塞,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年轻男子还是不肯分给她食物,她也不好意思再腆着老脸跟人家讨吃的,于是就坐到牢房内的凳子上盯着年轻男子用饭。
年轻男子吃饭很是文雅,不急不缓,喝汤的时候启唇轻抿,半点声音都没有。
米加不由想起了何家的子孙,何家在伊若里海域是出了名的富有,也是出了名的粗俗,何家人吃饭的时候,全家都会围在一张大桌子上,想吃什么撷什么,大口吃肉,大口喝汤,大口喝酒。
喝的高兴了还会划拳猜谜,即兴表演节目,和别家相比何家吃饭时的声音是响了那么些许,但何家的饭吃起来是真香啊,也不知道何家的子孙们在那间大监狱里过的怎么样。
太过文雅的吃饭方式总归是少了那么点烟火气,年轻男子执着箸慢条斯理的撷了两片火腿,喝了半碗汤,然后就吩咐狱卒把饭菜收走。
米加眼巴巴的盯着桌上那盘一箸子都没动的青菜,暗暗腹诽年轻人真是不会过日子,难道他娘亲没告诉过他浪费可耻吗?
时光漫长,在监狱内的时光更加漫长,米加倒是不怕无聊,但她十分害怕饥饿。狱卒每日只给米加一个馒头两碗米汤,她被饿的饥肠辘辘,头晕眼花,走起路双腿都发飘。
饿归饿,但身体不能垮,米加拖着发飘的双腿颤颤巍巍的在地上打太极。
太极拳是从大歂传来的新兴运动,她还不太熟练,所以一边练习一边背口诀“一个西瓜圆又圆,你一半来他一半,给你你不要,给他他不收……”
练的正起劲,对面牢房又传来几声咳嗽,米加一边比划着动作一边说:“年轻人,你不要整天躺在床榻上,生命在于运动,你得运动起来,要不然身体会垮掉的。”
年轻男子侧躺在床上,面朝里侧,连身都懒得翻,背对着米加说:“你倒是天天运动,现在不照样双腿发飘,头晕眼花。”
诚然年轻人说的是事实,但米加一点都不喜欢他这种说话方式,为人处世,圆滑为上,至刚易折,他说话这么犀利,定然不讨姑娘喜欢,若是讨不着姑娘做媳妇,他可是要断子绝孙的。
若是平时,米加定要好好教育这个年轻人,奈何现在狱卒每天只给她两杯水,她长期处于口干舌燥的状态,客观条件不允许她喋喋不休,她重重的叹了口气,又默默地去比划太极拳了。
夜已深,米加依然精神矍铄,她是养生达人,多年来养成了早睡晚起的习惯,现在因为年轻男子每日深夜都要剧烈咳嗽,每每把她从睡梦中惊醒,她的生物钟被强行扭转了。
米加估摸着年轻男子快要发病了,果不其然,不到一刻钟,他就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嗽声撕心裂肺,他全身颤抖,不一会儿汗水就浸透了他的衣襟。
年轻人虽然毒舌,却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他病情严重,米加生怕他一命呜呼,因此每当年轻人发病的时候,她就会站在牢房边上和他说话,她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可以送给年轻人,牢房冷清,她想和他说说话,让他不那么孤单。
米加东拉西扯的说了一通,说的正起劲,对来牢房传来了一声“我还没死。”
她这才放下心来,躺到床上睡觉去了。也不知怎么回事,睡眠质量一向很好的米加,今日怎么都睡不着。她闭着眼睛,悄悄数羊,数到七百多的时候,听到木门咯吱响了一声。
她睁开眼睛看到绿豆眼引着一个白净的男子走了进来,那个男子身穿暗紫色蟒袍,蟒袍的水脚处用银线绣着水浪,行动间那水浪竟像活了一般上下涌动。
白净男子径直走到米加对面的牢房,坐到八仙桌旁的凳子上。
“暮江吟,我倒是小瞧了你。”男子开口,声音如叮当环佩,玉石之声。
暮江吟,原来那个傲娇又毒舌的年轻男子叫暮江吟。
暮江吟依然面朝里侧,背对着蟒袍男子,桀骜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恰恰相反,你太瞧的起我了,我现在这副鬼样子,恐怕插翅也飞不出你的手掌心。”
穿官服的男子呵呵笑了两声,说道:“你那通天的本事别人不知道,本督还是很了解的,若不是本督用了些手段,别说这艘船,恐怕铜墙铁壁也关不住你。”
说完话,他挥了挥手,几个官兵鱼贯而入,带头的官兵从一把龙凤赤金酒壶内倒出一杯酒,递到暮江吟面前。暮江吟笑嘻嘻的拿起酒杯轻轻一扬,把整杯酒泼到了官兵脸上。
蟒服男子也不生气,吩咐官兵再倒一杯,官兵又倒了一杯递给暮江吟,暮江吟依然笑嘻嘻的把整杯酒泼到了官兵脸上。
暮江吟就这么泼了七八杯酒,最后好像是泼的累了,才端起一杯灌到肚子里,喝完以后,他把酒杯扔到一边,抬头盯着蟒服男子,一字一顿地说:“酒我喝了,这下提督大人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蟒服男子从凳子上站起来,抚了抚衣服上的折痕,说:“你也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说完带着官兵出了牢房。众人一出去,暮江吟就吐了两口鲜血,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在整个牢房内。

小编推荐

小说《我和仇敌私奔了》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我和仇敌私奔了全文免费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以上就是无花果小说给你带来的"我和仇敌私奔了最新免费阅读章节",更多免费精选小说大全,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尽在无花果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