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星河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暗恋星河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暗恋星河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江榴周泊辰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1-04-08

详细介绍

无花果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暗恋星河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江榴周泊辰小说《暗恋星河》全本已完结,是由作者“司马微微”创作完成;江榴不知道,周泊辰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心脏都闷涨地疼痛了起来。她不知道,在他失去母亲的那些岁月,是她降临在他的生命中。像天使一般。

小说简介

——她是星河滚烫,是他的人间理想
江榴九岁那年,隔壁家搬来一个好看的小哥哥。
好看的小哥哥叫周泊辰,只比她大两岁,但是很冷很冷,几乎不说话。
江榴第一次端着果盘送给周叔叔的时候,就不小心踩坏了周泊辰的航母。
那个少年红着眼眶,抬手就掀翻了江榴的果盘,当场把她吓哭。
可是后来,留在江榴记忆里的,不是周泊辰掀翻她的果盘,而是在每个春夏秋冬,这个渐渐长大的少年骑着单车载她上学、放学时,他衣角掀起的风,和他身上的气息。
周泊辰清冷寡言,却从不吝啬他对她的温柔。
江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周泊辰。
她只知道,他从来把她当妹妹,她也只敢把他当哥哥。
直到他高三毕业,和别的女孩在一起了。
·
三年后重逢。
在L大的新生军训队伍中,男人缓缓地走到她面前,眼神很冷。他身穿军绿色迷彩服,身影挺拔颀长,军帽遮下的阴影中,隐约勾勒出棱角分明的眉目。
江榴不敢抬头看他,可最后还是忍不住,飞快地看了一眼。
便听见周泊辰冷冷的声音道:“我让你看我了吗?”
冷漠如斯,仿佛陌生人一般。
可江榴不知道,周泊辰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心脏都闷涨地疼痛了起来。
她不知道,在他失去母亲的那些岁月,是她降临在他的生命中。
像天使一般。
记忆里,那个小姑娘扯着他的袖子,时而委屈,时而乖巧,时而藏了些小心思,总是那样,低低地唤他:“哥哥。”
可是他把她弄丢了。
而今,当她再次出现在他面前。
他再也不想错过她了。

暗恋星河全文阅读

第1章
九月七号,L大新生军训第一天,烈日如火。
上千号的新生穿着统一的军绿色迷彩服,不透气的长袖长裤,戴着军帽,顶着炎炎烈日坐在L大的云石广场上,汗流浃背。
室友赵楚声坐在旁边,拿着小风扇对着脸呼呼地吹风,快要哭了的表情:“什么时候结束啊?我要热化了。”
江榴抿了抿唇,绷着脊背坐在那里,双手放在膝盖上。军帽下长长的睫毛微微颤了颤,汗水从额角滑落,滑过姑娘白皙干净的面庞,散发微湿,贴在鬓边。她坐得很直,与前前后后懒散耷拉或低头玩手机的新生不一样,身影格外纤瘦挺拔。
烈日下的军训动员大会,党委书记在台上唠唠叨叨,除了江榴,没有几个人认真听着。
赵楚声忍不住拿胳膊肘碰了碰她,小声问道:“你知道今年给我们军训的教官是哪个部队的吗?”
江榴小心地看了一眼不远处,很快地收回了目光,垂着眸望着手背,声音也压得很低,“听说是大三的师兄师姐担任教官,就在那儿呢。”
赵楚声一听就睁大了眼睛,抻着脖子张望,“在哪儿呢在哪儿呢?”
她探头探脑望了半天,果然在云石广场靠近台子的地方看见一排整齐的队列。同样是烈日下,穿着军绿色的迷彩服,戴着军帽,然而个个身影挺拔,军姿标准,完美诠释了何为“站如松”。
赵楚声低呼一声,“那就是我们今年的教官呀。”顿了顿,忍不住八卦起来,对江榴小声说:“大三的师兄师姐居然是我们的教官!不是部队的,太幸运了吧!”
坐在后面的室友姜晨晨闻言凑过来,两眼放光,“真的吗?!那会不会很轻松哇?”
赵楚声也有点小激动,“师兄师姐人应该很好吧!”
江榴没有说话,怔怔地望着不远处那一排整齐的军人队列。队列中仿佛有一抹熟悉且颀长挺拔的身影,隔得太远,烈日刺眼,看不清楚,又像是错觉。
手里的手机嗡嗡震动了一下。
江榴垂下眸,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弹出来的消息。
“十六十六,你们已经开始军训了吗?”
是姐姐江茜。
江榴的小名叫十六,因为她出生在农历八月十六,中秋节的后一天,月亮最圆最漂亮的那一天。家里人都叫她十六。
江榴还没有来得及回复消息,江茜又急吼吼地发了一条微信:“那你见到周泊辰了吗?他昨天应该来接你了吧?”
看见那个名字,江榴的手微微一颤。身旁的室友正讨论着关于军训究竟是师兄好还是师姐好,她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回复,最后回了一句:“他很忙。”
江茜那边瞬间炸了,发了段语音来:“再忙也不能不来接妹妹吧?你可是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上大学哎!周泊辰怎么当哥哥的,他又不是不知道你来L大读书了,而且你还带着那么多那么重的行李,我要找他算账……”
江榴轻轻叹了一口气,回复:“只是邻居而已。而且爸妈说了,让我不要麻烦人家。他大三了,开学很忙的。”顿了顿,又发了一条:“姐,你别去找他。”
那边安静了一会儿。
江榴望着手机屏幕,不知为何有些怔神。
兜兜转转,没有想到,还是和周泊辰读了同一所大学。
虽然在高考前就发誓,不再和他上同一所大学了。
可是高考成绩出来,江榴考得意外得好,对于她这个文理严重偏科的学生来说,能考到这个分数已经相当不错了。于是一家人兴奋地帮她填志愿,最后选中了本省最好的大学——L大。
她努力抗争过,说想要去外省读书,江父江母顿时就怒了:“你一个姑娘家,大老远跑到什么外省读书?平时不能常回来,路途又远,还要多花那么多车票钱,放着个本省的好大学不读……”
江榴不吭声,也不答应。
那天晚上,在L大毕业的姐姐江茜回到了家,躺在沙发上一边敷着面膜,一边说教:“L大师资力量强大,尤其是文学系,你不是很喜欢写东西吗?去啊!最近那个什么什么很火的新锐作家,月……月八天,不也是L大毕业的吗?”
江榴在沙发上抱着膝,头埋在膝间,声音闷闷地说:“是月九天。”
江茜坐起来,喝了一口柠檬蜂蜜水,又躺了下去,“管他八天还是九天,反正去L大,决定了。这件事不需要商量,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江榴:“……”
她望向窗外,夏天夜晚的月色正好。隐隐能听见蝉鸣阵阵。
最后还是拗不过江父江母和姐姐的轮番炮轰,志愿填报了以后,就是漫长的等待录取的时间。投档分数线出来以后,江榴妥妥地进了L大,一家人高兴了很久。
然而最终的专业录取,江榴却没能被录进第一志愿文学系。
她被分配到了外语学院的日语系。
一个为了凑数,八竿子打不着的专业。
一家人又犯愁了好久。
最后还是姐姐江茜安慰说,“没关系,还可以转专业嘛,转不成就读呗,又不是什么不好的专业,现在就业前景可好啦……”
房间里,江榴安静地坐在书桌前,手指搭在笔记本电脑的键盘上,想要码字,可是过了好久,却一个字都没有打出来。
她忍不住想起周泊辰。
周泊辰已经在L大上了两年学了,今年九月,他就是大三的学生了。
她隐约记得,他在航空学院,有关培养飞行员的专业。
L大最引以为傲的专业。
江榴还记得,她刚读高一那一年,周泊辰高三,有空军航空大学来招飞,周泊辰全都通过了,却最终也没能去成。
她不太清楚是为什么,不过好像是周泊辰家里不同意。
客厅里传来姐姐兴致勃勃和江父江母不断讨论日语这个专业到底就业好不好的声音。
江榴轻轻叹了一口气,趴在桌上。
……
手里的手机又震动了一下,把江榴游离的思绪牵扯了回来。
是《青色》杂志的编辑萌萌:“石榴,休息两个月了啊啊啊啊!!上次那个稿子写完了吗?上上次那个稿子呢?我等得花儿都谢了!”
江茜那边还连着发了几条语音过来,江榴没有机会再听了,因为新生军训动员大会已经结束,台下闹哄哄的,军训即将开始。
台上的负责人拿着话筒吼着说:“各排各营的教官,找到自己的学院和班级,带离云石广场后,到各自的军训场地开始军训——”
赵楚声撞了撞她的胳膊肘,激动地道:“快看快看!”
江榴抬起眸。
那一排整齐的教官队伍正齐步向新生这边走来。迷彩服在烈日的日光下格外笔挺,他们步伐一致,摆臂幅度一致,连脚步声都整齐得仿佛只有一个人。
台下上千号的新生闹哄哄的。
后排的新生却看到了教官,都纷纷噤声。
连赵楚声都压低了声音,“看上去好厉害的感觉……”
室友姜晨晨一本正经地道:“我听说他们虽然是师兄师姐,但都是在部队专业训练过的,好像就是这个暑假吧,我有个好朋友的朋友的师姐就被选为教官了,然后去部队集训了两个月。”
赵楚声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十几名教官在原地立正后,各自分开往自己的班级而去。
片刻后,各班之间便此起彼伏传来教官,尤其隔壁班有个女教官,声音特别尖锐:“吵!吵什么吵!都给我站起来!十秒钟,排成四列纵队!”
赵楚声吓得瑟缩了一下,“我错了……不是师兄师姐就好,那个师姐好凶啊。”
江榴没有说话。她好像在发呆,又好像没有,只是望着不远处。
赵楚声在她眼前挥了挥手,江榴回过神来,望着赵楚声。
江榴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定定看着人的时候,清澈透底。赵楚声知道,这个姑娘虽然平时看上去有些天然呆,但其实长得挺漂亮,就是有点安静内敛,不多话。她看见江榴额角有汗悄悄流下来,于是递给她一张纸巾,“擦擦汗吧,待会儿就要军训了。”
江榴接过纸巾,低着头擦汗,还没擦完,就感觉周围闹哄哄的声音忽然就静了下来。
片刻的寂静后,那人的声音清冷寡淡,没有什么起伏传来:
“十秒钟,面向我,四列纵队。”
江榴握着纸巾的手一紧,蓦然怔怔抬起眸。然而来不及看清,就被身边的人推挤着列队了。推推搡搡间,莫名其妙被半推半挤到了第一排。
磨磨蹭蹭的列队,花了快三十秒。
列队完毕,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看着前方。
烈日下,队列正前方,那个教官缓缓地走到他们面前,眼神很冷。他身穿军绿色迷彩服,身影挺拔颀长,军帽遮下的阴影中,隐约勾勒出棱角分明的眉目。
身边的女生悄悄地吸气。
赵楚声看得有些呆了,拉住江榴的手,“我的天哪,榴榴,那是我们的教官吗?太帅了吧!”
江榴咬着唇不敢抬眼,只是看着自己的脚尖,烈日下,大热天,她的手心却紧张得微微有些冷汗。
万万没想到。
避之不及的那个人,此时此刻居然就站在她面前。
周泊辰。
不,应该是叫——
周教官。

暗恋星河免费阅读

第2章
“中指贴紧裤缝,五指并拢,夹紧了。头要正,颈要直,口要闭。下颔微收,两眼向前平视。不要低头。不要动,动要打报告。不打报告,五十个下蹲。”
烈日骄阳下,空旷没有任何树荫遮蔽的操场一角,周泊辰穿着军装缓缓走过四列纵队,清冷寡淡的声音一字一句说出站军姿的要领。
他如此冷淡毫无起伏的声音,与不远处各位教官的吼声形成鲜明的对比。
然而哪怕看似没有任何威慑力,这边日语班的纵队比起隔壁,却寂静无声。个个绷紧脊背,动也不敢动一下。
周泊辰的军靴踏在地上有力且声音清脆,他一步步地走过每一排纵列,军帽阴影下,冷冷的目光在每个人脸上逡巡而过。在第一排的末尾,停留在江榴的面庞上。
江榴绷着脊背,目视前方,紧贴着的手心微微生了冷汗。她努力不让自己去看他,可是对方目光太长久的停留,还是让她没忍住,飞快地看了他一眼。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
周泊辰冷冷地看着她,“我让你看我了吗?”
江榴一怔,没由来地一阵慌,迅速收回视线,又听见他清冷寡淡的声音道:“中指贴紧裤缝,拇指紧贴食指,目视前方,不要我再说第二遍。谁要是没贴紧、没打报告乱动乱看,自觉五十个下蹲。”
江榴不敢再看他,微微咬唇,紧紧盯着前方柱子上的“体育与科学学院”几个大字看。
周泊辰的目光从江榴脸上略了过去,又停了片刻。
姑娘白皙的脸庞被晒得泛红,汗水从额角滑落鬓边。一个暑假没见,她竟然打了耳洞,小小的耳钉在烈日下泛着光。周泊辰淡淡地想,从小这么怕疼的姑娘,原来为了喜欢的男生也可以如此奋不顾身。
这个念头转得很快,比他移开的视线还要快。
周泊辰走了,往后排去了。
江榴微微松了一口气。
周泊辰在她面前停留的短短一分钟,让她出了比在烈日下站十分钟还多的汗。
L市的太阳比她家S市要烈得多,仿佛要将人晒化了似的,脚下石板的热气扑面而来,头顶的烈日笼罩全身,江榴站在那里,却也只是迷迷糊糊地想,周泊辰晒黑了不少,已经变成了小麦色,她快要认不出来了,但是说话的语气还是没变,还是那样冷冷淡淡,让人觉得疏离难以接近。
远处传来教官的吼声:“全体教官集合!分配军训任务!”
话音落下,江榴听见身后传来军靴的靴跟与地面相撞的清脆声响,一道挺拔颀长的身影以标准的跑步姿势向不远处而去,她余光瞥见他的背影,在烈日下显得有些模糊。
身旁,赵楚声把自己挺得僵硬且笔直,憋了很久很久,终于忍不住开口喃喃地对江榴说:“榴榴,我不是做梦吧?他真的是我们的教官吗?如果可以,我想要他的微信……”
江榴不敢说话,她想告诉赵楚声,周泊辰已经有女朋友了。
赵楚声陷入她的桃心幻想中,连涂得厚厚的防晒被汗水浸湿都无所谓了,不止是她,教官一走,身后不少女生都在用最低的声音窃窃私语,隐隐约约能听到说的是“教官好帅”“他是哪个学院的学长是我们外语院的吗”“让我再军训一辈子我都愿意”之类的话。
江榴站得脚跟酸痛,被晒得也有些晕乎乎的。可她一动不敢动,绷着脊背,隔着烈日望着不远处,那一排挺拔的身影中,依稀想起自己很小的时候,第一次遇见周泊辰,也是这么一个秋日的艳阳天。
那是十二年前的秋天,她七岁那一年。九岁的周泊辰跟着他爸爸一起搬到她家旁边,成为了江家的新邻居。
江榴至今还记得,周泊辰从那时起就寡言少语。小小少年,冷冷淡淡的,站在九月的烈日下,看着搬家工人忙进忙出,自己却一动不动。后来她才知道,那年周泊辰的父母刚刚离婚。
那年七岁的小江榴,放了学回到家,就看见了几天前家里人说过的新邻居,那时小江榴还没有长大以后那么安静,活蹦乱跳的小姑娘扎着马尾辫,颠颠儿地跑过去,甜甜地同他问好:
“你好呀,我叫江榴,石榴的榴,就住在你家隔壁,你也可以叫我十六,我家里人都这么叫我,因为我出生在农历八月十六,就是月亮……”
话没有说完,周泊辰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但这并没有在江榴的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她只是一如既往地呆了呆,然后决定下次把自己的自我介绍改得简短一点。
真正让江榴对周泊辰有惧意,还是因为周家搬来的第二个星期日下午,江父江母让她送水果给隔壁的周叔叔,也顺便让两个孩子打好邻里关系,以后可以一起上学。
小江榴端着水果,踮起脚按了周泊辰家的门铃。开门的是周父,见到她,周父诧异了一瞬,但很快,他笑了,请她进门,“阿辰在屋子里拼航模,你要不要去找他?”
小江榴用力点点头,甜甜道:“谢谢叔叔。”然后脱了鞋,就端着水果往周泊辰的房间跑去,完全忘了自己送水果原本是要给周叔叔吃的。
周泊辰背对着门,坐在地上拼航模。他的房间很整齐,一本本书按高低排列放在书架上,被子也叠得规矩,没有多余的杂物,小江榴看着呆了呆,想起自己乱糟糟的房间。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单手端着果盘,敲了敲门。
周泊辰回头看了她一眼。
然后也不说话,继续低头拼航模。
后来过了很多年,江榴都还记得那天秋日的阳光正好,从半开的窗帘外透进来,把周泊辰的侧颜照得格外好看,他漆黑浓密的睫毛垂下来,有细碎明媚的阳光在上面跳跃。
周泊辰专注地拼着航模,根本不理会她。
小江榴没有办法,只好自己走进房间。她把水果盘子放到他面前,“你吃不吃水果呀?这个梨很甜的,我刚刚吃过的。你也吃一块吧。”
周泊辰皱起眉,偏过头去,拼接模型。
小江榴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扁了扁嘴。她想把水果盘子放到他旁边,却不想脚下踩到了航模的一个零件,又小又硬,她疼得“哎呀”一声,往后一跳,结果蓦然听到“咔擦”一声。
她把他刚刚拼好一半放在后面的航模踩断了。
小江榴呆呆的,端着水果盘子手无足措:“对……对不起……”
周泊辰猛地站起身,死死盯着那个航模。那模样把小江榴吓坏了,她害怕得有点想哭,知道自己闯祸了。
下一刻,周泊辰气得眼眶发红,浑身发抖,猛地一下就掀翻了她手里的水果盘子,里面的葡萄、苹果、梨子哗啦啦撒了一地,而他头也不回地走进了书房,砰的一下关上了门。
小江榴当场就哭了。
还是周叔叔哄了她好久,把她送回的家。
后来江父江母买了新的航模,让小江榴给周泊辰送过去,她死活都不去了。
虽然后来过了很多年,江榴才知道,那个航模,是周泊辰的母亲买给他最后的离别礼物。是任何航模都代替不了的。
然而江榴从此也害怕周泊辰了。
一晃十二年,那时差点被她气哭的小少年,也长成了如今清冷寡言的男人。
……
“榴榴!”
赵楚声突然在旁边叫她。
江榴回过神来,下意识侧头看了她一眼。
然而赵楚声正对她疯狂地挤眉弄眼。
江榴怔了一下,回过头来,看见了周泊辰。
他不知何时回到了队列中,军帽阴影下那双漆黑的眼眸,正冷冷地看着她。
“动,打报告了吗?”
江榴垂下头,声音很低,“报告。”
周泊辰转过身去,“十个下蹲。”
江榴默默地做下蹲。她垂着眸,心想自己如果当初坚定一点,是不是就可以不用来L大了,也不会见到周泊辰。
四周寂静无声。
每个新生都不敢吭声,把脊背绷得笔直,手指死死贴着裤缝,贴得很紧。
周泊辰缓缓走过队列,“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连五排。以后我叫五排,你们就要答应。”顿了顿,“见到别的教官要问好,见到老师和师兄师姐要问好,这是礼貌问题。你们系里的新生见面会时应该都教过了,不需要我再强调。”
“别的教官对你发号施令,你们不需要理会,也不需要服从命令。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教官,只有我的命令,你们才需要遵守。”
江榴做完了十个下蹲,低声道:“报告。”
周泊辰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继续道:“有不舒服的,就打报告,别硬撑着。晕倒了,我扛不动你们去校医室。”
队列里静悄悄的。
周泊辰走过她身边,忽然伸出手,扯了一下她的手臂。
江榴的手原本就只是松松地贴着裤缝,被他这么往外一扯,硬是扯开了。
周泊辰:“十个下蹲。”
江榴:“……”
周围的新生们见状,纷纷慌忙把手指紧紧贴着裤缝,身体绷得更直了。
江榴默默地做完今天的二十个下蹲。
周教官这是对她公报私仇吗。
他可真是爱记仇啊。
明明这么多年过去了。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暗恋星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以上就是无花果小说给你带来的"暗恋星河精选章节在线阅读",更多免费精选小说大全,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尽在无花果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