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反派进行时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拯救反派进行时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拯救反派进行时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作者:唐轻歌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1-04-08

详细介绍

无花果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拯救反派进行时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拯救反派进行时》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拯救反派进行时唐轻歌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木羽愿所编写的,讲述了唐轻歌的精彩故事。虽说他刚才好心当成驴肝肺的举动让唐轻歌刚刚十分气恼,但转念一想,她也是为了利用他才出手相救,说到底没那么高尚,不是纯粹的好心。

小说简介

唐轻歌胡乱抹了一把眼泪,狼狈地在桌前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兀自喝下。
温热的水划过喉咙处,短暂地缓解了脖颈灼热的痛感,也让唐轻歌满腹委屈平复了些。
燕骥也在打量着她。
身上并不合身的男装,刚刚手下传来的过分柔嫩的肌肤触感,精致娇柔的五官,她显然是名女扮男装的女子。

拯救反派进行时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唐轻歌胡乱抹了一把眼泪,狼狈地在桌前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兀自喝下。
温热的水划过喉咙处,短暂地缓解了脖颈灼热的痛感,也让唐轻歌满腹委屈平复了些。
燕骥也在打量着她。
身上并不合身的男装,刚刚手下传来的过分柔嫩的肌肤触感,精致娇柔的五官,她显然是名女扮男装的女子。
他不认识她,也不知自己此时身在何处。
脑中一片混沌,燕骥连自己是谁,来自何处,半分都想不起来。
他厌恶极了这种感觉。
无力的,任人宰割的感觉。
他阖上眼,强迫自己回想,眉头越蹙越紧。
越是努力,就越是无济于事。
脑中仍是一片空白,唯一剩下的,有颜色的记忆,便是睁开眼时,她灿若星辰的眸子。
唐轻歌隔着两米距离观察他的神色。
看这反应,确实是彻底失忆了。
虽说他刚才好心当成驴肝肺的举动让唐轻歌刚刚十分气恼,但转念一想,她也是为了利用他才出手相救,说到底没那么高尚,不是纯粹的好心。
本身她就是带着讨好的目的来的,就算他差点把她掐死,为了今后,她哪怕不要脸面,也得博好感,好声好气把这条金大腿抱得牢牢的。
唐轻歌酝酿着情绪,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你,现在感觉如何?可还有哪处疼的厉害?”
她的声音还哑着,不复先前的娇柔悦耳,语气里是恰到好处的关心,好似刚刚的事情未曾发生过一般。
燕骥看向她,乌黑的眼中是毫不遮掩的审视和冷冽。
哪怕是失忆,他身上散发的低气压也骇人的很,像是刚刚从死人堆里爬出的魔鬼。
他对她的讨好视若无睹,目光里没有一点温度。
唐轻歌只好自顾自说下去,“我叫唐轻歌,轻快的轻,诗歌的歌。”
她介绍的十分清楚明白,就是希望他能对这个名字留下印象。
日后听见这名字,千万记得高抬贵手救她一把。
男人仍是毫无反应,像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唐轻歌也不急于此时,眼下他失了记忆,情绪恐怕会更加阴晴不定,原著里并没详细描写他是如何恢复记忆的,按照他回燕国夺权的日子算来,顶多半年。
只要好好利用这段时日在他面前刷好感,不惹恼他,让他平安回去,按照原著里他报答唐茉儿来看,她的目的十有八九是会达成的,安生日子就离她不再遥远。
瞧着他遍布伤痕,紧握成拳的双手,唐轻歌强压着惧意,跟他继续解释道:“你脑后受了伤,大夫说若是有些事记不得了也不稀奇。”
他终于抬眼看向她,目光里的戒备却不曾减轻。
唐轻歌拾起桌上放着的铜牌,是刚刚给他包扎时,衣服里掉出来的。
不是什么好的材质,也就没被人抢了去。
她拿着铜牌走向塌边,怕他再一言不合就掐她,唐轻歌便刻意保持了些距离。
她伸长柔荑递给她,语调轻柔,“是我救下了你,从今往后你便跟着我,我会尽力护你周全,这牌子是从你身上掉下来的,上头既刻了个骥字,往后我便唤你阿骥。”
她说这番话时,目光坦荡,不像是在说谎。
明明是个娇弱的女郎,对这个比她看上去强大百倍的男人说出这句“我会尽力护你周全”时,像是男子对相爱之人的承诺,语气温柔且坚定,竟奇异地抚平了燕骥心底的恐慌和茫然。
或许是因为,她是他失去记忆后见到的第一个人。
他的世界一片空白时,她的出现便填上了几道色彩。
冷硬无缝的心里,竟也生出几分以前从未有过的依赖。
燕骥眼中的寒意消散了些,终于抬手接过那铜牌。
铜牌的触感十分陈旧,材质也不好,古朴的花纹盘踞而上,中间果真刻了一个骥字。
他沉默地盯着那个骥字,却依然什么都记不起来。
知道他一时半会记不起来自己是谁,唐轻歌紧张的情绪也缓解了几分。
此时,银翘推门而入,手里端着刚熬好的汤药。
男人的视线锐利地扫过去。
银翘措不及防地被他阴冷的眼神吓了一跳,手里的药差不点都给洒了。
生怕她真给洒了,唐轻歌连忙把碗接了过去。
银翘也看见了她脖子上骇人的青紫,凌乱的领口,青丝也有些散乱下来,一副受了欺负的模样。
她皮肤娇嫩,那指痕便越发明显,裸露在外的肌肤此刻已经面目全非。
她才离开小姐这么一会儿,怎么就伤成这样了?
银翘吓得声音里都染上哭腔,“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奴婢现在再去把大夫找来!”
看着她眼泪跟珠子似的成串掉下来,眼里的担心做不得假。
来到书里的世界这些天,唐轻歌在府里没见到她那所谓的爹娘,只有银翘这丫头整日陪在她身边,是唯一一个真心待她好的人。
唐轻歌心里一暖,用帕子给她拭去眼泪,安慰道:“我没事,就是看着吓人了点,你去吩咐店小二熬些粥送来,要清淡些的。”
她嘴角挂着笑容,面上丝毫不见阴霾,银翘的心总算松了一些。
她不安地扫了一眼塌上的人,没走,唐轻歌明白她的顾虑,笑了笑,把她往门外推,“放心去吧,我不会有事。”
银翘离开后,唐轻歌端着药走过去,软声道:“先将药喝了吧。”
燕骥盯着那碗黑乎乎的汤药,没动。
唐轻歌懵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
哪怕他失了记忆,骨子里的防备也丝毫没有减轻。
毕竟是未来的帝王,他从小冷血冷情,能在各种算计暗杀里活下来,已是不易。
这样的人,很难得到他的心,可一旦得到了,就会是全部。
唐轻歌垂睫看着那碗药,咬了咬唇,只好端起来自己喝了一口。
苦涩的滋味从舌尖蔓延开来,直接麻痹了她的味蕾,唐轻歌痛苦地皱起眉,一张小脸都皱成一团。
她连忙用另一只手捂住嘴,生怕自己呕出来。
直到把药完全咽下去,那股子苦味也没散去,唐轻歌的眸中都泛出些水光。
她吸了吸鼻子,将药往前递了递,撇开眼没看他,闷声说:“没毒,喝吧。”
燕骥听出了她语气里的那一丁点委屈和怨气,又抬眼看了看她。
她脖颈处瞧着骇人,像是一块备受摧残的美玉,还有刚刚喝药时艰难又痛苦的模样,娇气的不行。
此刻她特意隔出了些距离,垂着眸不看他。
因为他的恩将仇报而生的惧意,还有因他的怀疑而生的委屈和恼火,分明都写在了脸上。
可惜,他的面色却仍然没有任何波动。
唐轻歌在心底长叹口气,心想:这狗男人真的难搞。
来日方长,来日方长。她又如此安慰道。
燕骥抬起手就要接过药,她却突然猛地收回手。
唐轻歌余光瞟到了他手臂上裂开的伤口,白色布条里又隐隐渗出了些血迹。
她急声道:“你别乱动,伤口又要裂开了。”
燕骥停住动作,顺着她的视线看了一眼,仍然没什么表情,就好像伤成这样的不是他一般。
重伤成这样还能差点掐死她,还像个没事人一样,一副感觉不到疼的样子,唐轻歌心底倒真是有点佩服了。
她深吸口气,鼓起勇气坐到床边,有些紧张地看着他:“我来喂你吧。”
他冷声拒绝:“不用。”
燕骥又要抬起手接过药,却被唐轻歌挡开了。
他的目光骤然冷下来。
只见她护着药碗,往后缩了缩,浓密的睫毛不安地颤着,却偏偏敢抵抗他,“你自己喝药的话,伤口又裂开,大夫前脚刚走,等下又得将人请回来。也不能这样麻烦人家啊...”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说到最后几乎都快要听不见,可燕骥还是听了个清楚。
可他却又像是完全没听见她的话,伸手夺过她手里的药,一下子喝了个干净。
已经猜到他会这样,唐轻歌也没太失望。
她也没真的打算给他喂药,以前素不相识的两个人,刚一见面如果她就太过殷勤,也容易惹人起疑。
起初给他心里留下心善,以德报怨的印象就够了,至于满心爱意,得留到后面再演。
总得循序渐进,一步步来。
没一会儿,店小二就送来了清粥小菜,唐轻歌也很是识趣地先都吃了几口,以身试毒,他这才放心地都吃了。
陪着他用完饭,外面的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
她不能留的太晚,更何况她今日是偷偷离的府。
丞相府人多口杂,保不准就有谁的眼线,她得谨慎着些。
唐轻歌拿起斗笠带上,转头对他说:“我得回府了,有空便来看你。若是有急事,你便让店小二找人给丞相府送信,我会过来。”
他靠在塌上没答话,唐轻歌也没指望他能说出点什么。
她抬脚往门外走,正要推门出去,又忽然想起什么,停住了脚步。
她蹙眉叮嘱道:“伤口这几日切忌沾水。就算你也要走,也要等这一身的伤养好再走。”
留下这句话,她便推门而出。
银翘就在门口等着,一见她出来便迎了上去。
那店小二也候在门口,唐轻歌从袖口里掏出银子递给他,微笑道:“小哥,这几日麻烦你多照顾一下这间房里的病人。他伤的重,每日多做些补身体的吃食送去,若是银两不过,我下次来时再给你。还有,他生着病,脾气有些不大好,劳你多担待些。”
店小二惶恐地接过银钱,掂了掂里面的重量,立马拍着胸脯保证道:“公子您放心,我绝对把人给您伺候的好好的。”
谈话的声音并不大,屋里的人却清晰地听见了全部。
燕骥望着那扇门,目光晦暗幽深。
他不相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他如此。
可他如今什么都想不起来,他根本无从推测,门外的那个女人是不是对他别有所图。
他没了记忆,又满身是伤,根本无处可去,眼下恐怕也要被迫留在这一段时日。
且先慢慢观察着她,再看她究竟是否在他身上另有所图。

拯救反派进行时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前几日偷偷溜出府次数太多,唐轻歌生怕让宣钰那边注意到,打草惊蛇,今日便没再打算出门。
燕骥如今已经在她手里,有了唯一的有力筹码,唐轻歌的心底也算有了些底气。
今日,她一觉睡到正午才醒,用完午膳之后便在院子里,喝喝茶,散散步,最后又躺在院里的藤椅上,闭目小憩一会。
看着像是睡着了,实际唐轻歌的脑子里一刻也没歇着。
她还需要更完善自己的跑路计划。
昨晚她细细研究了地图,已经大概确定下来逃跑路线。
她要带着燕骥去宜州城。
宜州城坐落在宣国西南方向,与京城距离不远,考虑着燕骥目前的身体状况,根本无法承受过长时间的车马劳顿,她根本无法带他跑的太远。
其次,宜州城人口众多,方便藏身,又地处贸易口,离燕国边境不远,届时燕骥手下的人寻来,带他回燕国也会更加安全。
到时如果相府有人来追,她再故意留下些痕迹,引着人朝相反方向的苍城追。
只不过,全盘计划中存在的最不确定的因素,就是宣钰。
他是原著的男主,宣国大权在握的摄政王,心思缜密聪敏无需多说,唐轻歌做的这些伎俩,能骗得过别人,却不见得能骗得过他。
如果她不是知晓书的走向和结局,是绝对玩不过他的。
要是想成功带着燕骥逃走,她必须得想个法子,彻底转移他的注意力,让他分心,再顾不上她这。
设计刺杀唐茉儿这种蠢办法,她绝不可能再用。
眼下唐茉儿恐怕早就被他暗地里保护起来,这也是为何那次刺杀失败的原因。
没办法在原著女主角身上做功夫,就得另寻他法。
思及此,唐轻歌又是长叹口气,只觉得前路未卜。
同样都是穿书,她也太倒霉了点。
人家和书里男主角甜甜蜜蜜撒狗粮恋爱,她整天算计着怎么活命。
这时,银翘匆匆走过来,打断了唐轻歌的思绪。
“小姐,苏姨娘来看你了。”
唐轻歌陡然睁开眼,一下子没想起来这号人物,“苏姨娘?”
银翘答:“苏姨娘说,她前些日子染了风寒,生怕过了病气给小姐,这几日身子好了,才赶忙过来看望小姐。”
在记忆里搜索几秒后,唐轻歌懊恼地一拍脑袋。
她怎么把这号重要人物给忘了。
苏姨娘,闺名苏婉,也是当朝丞相府里的唯一一位姨娘,丞相府后院清净,丞相也并不沉迷女色,因此妾室也只有这一位,还是当年随着丞相夫人一同入府的陪嫁丫鬟。
虽然入府有些年头,苏婉膝下却并无子女。
原著里,撺掇唐轻歌对唐茉儿动手的,便是这一位。
原著里的唐轻歌身处闺阁,能得知远在数千里外的唐茉儿的消息,便是从苏姨娘嘴里听说的。
原主唐轻歌是妥妥的大家闺秀,对朝堂宅院里的算计一无所知,哪里会深想,这位同样被困于丞相府的一介妇人,又是哪里来的本事知道哪些。
她同样不知道,她与苏姨娘同是被别人当了棋子。
那幕后主使便是当朝宣国的佳贤皇后。
佳贤皇后膝下育有一子,名为宣齐,宣齐今年刚满五岁,自小体弱多病,没有帝王之相,不过两年便会夭折。
因此,当朝皇帝驾崩时,满朝上下只有摄政王宣钰,是最名正言顺,可以继承皇位之人。
佳贤皇后却不愿认命,搜罗天下所有珍贵的药材,寻来各地名医诊治,一直坚信自己的儿子总会康复,然后坐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子。
而摄政王宣钰,就是通向皇位的最大阻碍。
佳贤皇后是镇北将军之女,身后家族势力不小,原著里宣钰也是废了很多心力,才得以将权力全部收复到自己手中。
唐轻歌和宣钰的婚事是先皇定下的。
早在佳贤皇后还是太子妃之时,掉包唐茉儿便有她的手笔。
那次的刺杀事件,便是佳贤皇后早早收买了苏姨娘,想要借唐轻歌之手铲除唐茉儿,再等唐轻歌嫁入摄政王府后,以此事威胁唐轻歌日后为她效力。
她绝不能放任丞相府与摄政王联姻,再增强他的势力。
杀手是皇后早就备好的,再以苏姨娘之口传进唐轻歌耳朵里,神不知鬼不觉便借刀杀人。
皇后打了一手好算盘,却害得什么也不知道的唐轻歌白白顶了罪。
可惜,她这次必须得失败了。
一计浮上心头。
唐轻歌扬了扬嘴角,眼中笑意诡谲莫测,“去,快快请姨娘进来。”
-
没一会,一美艳妇人便跟在银翘身后进了院子。
妇人容貌美艳,保养得宜,看不出什么皱纹。身段也婀娜妩媚,只不过一瞧便能看出,她这相貌绝不是当家主母。
苏婉一抬眼便看见唐轻歌端坐在院里的石桌前,慢条斯理地在沏茶。
她今日穿了身海棠色对襟襦裙,上头绣着大朵娇艳富贵的海棠花,暗红色的薄纱随着风扬起,如天边朦胧美好的晚霞般炫目。
她明明只露出个沉静柔和的侧脸,便已让整座院里的花都失了色。
苏婉看愣了,心中不禁感叹:哪怕是个冒牌的嫡小姐,顶着京中一等一的容貌气度,日后就算离了府,也不愁好日子过。
到底是丞相府娇养了十几年的大小姐,府外头那真千金,怕是也及不上她。
只不过,就是蠢了些。
苏婉回过神,扭着纤腰走过去,端着笑俯了个礼,“妾身见过嫡小姐。”
伸手不打笑脸人,唐轻歌虚扶下她,语气关怀道:“姨娘身子可是大好了?”
苏婉也笑,“妾身已无大碍,前些日子怕过了病气,这才没过来看望小姐。”
几句寒暄过后,唐轻歌能猜到苏婉的来意,便特意开口支开银翘,“银翘,你去厨房盯着,那银耳羹别让他们熬过了时候,好了便端来。”
“是,小姐。”银翘行了个礼便离开。
院里只剩下她们二人。
茶沏好了,冒着滚滚热气,唐轻歌递给她一杯,笑道:“姨娘来尝尝这茶。”
苏婉将茶杯接过,又放回桌上,佯装嗔怪道:“小姐怎如今还有心思喝茶?”
“姨娘这是何意?”
苏婉深叹口气,压低音量道:“小姐莫不是忘了,府外那唐茉儿,可就快要回京了。”
“小姐是妾身自幼看着长大的,丞相府娇养了十几年,就算是没了那层血缘关系,妾身也将小姐当成亲生女儿待。可老爷夫人,他们不同。若是那唐茉儿真的回了府,老爷夫人心中觉着亏欠,自然会千般万般地待她好,她不仅会将老爷夫人的宠爱分走,小姐一直盼着的婚约,到时候恐怕也得易主。”
“妾身是替小姐忧心啊。”
苏婉说这话时,面上深深忧色,语气焦急又恳切,若是唐轻歌没看过原著,恐怕也要被她这副模样哄骗了。
只可惜,唐轻歌看过的宅斗文宫斗剧可不少。这些在她眼前,还是不太够看。
唐轻歌也做出一副紧张的样子,眼中流露出恰到好处的茫然无措。
“那依姨娘之见,轻歌该如何做?”
她又垂下眸,遮起眼底的阴沉,硬生生眨出几滴眼泪来,顿时染上潋滟水光。
她的神色看着恍然又迷茫,像是彻底乱了心神。
“我心悦殿下已久,自小便想嫁给他,眼下可如何是好...”
戏瘾犯了,拦也拦不住。
她想搞死摄政王,这可如何是好。
苏婉瞧着唐轻歌的神情,心底一喜,面上还是一副忧虑的模样,“小姐莫慌。妾身已经为小姐想出了个法子。”
唐轻歌疑惑抬眸,“是何?”
“一不做二不休,让她无法回京便可。”
唐轻歌顿时怔然抬眸,手指不安地搅着手里的帕子,像是被她的话吓了一跳,“姨娘的意思可是要害她性命?”
苏婉抚慰似的拍拍她的手,“让人绑了她,送到个没人找得到的地方,不会要她性命,小姐心善,便留她一命也无妨。只是这丞相府,可绝容不下两位嫡小姐。”
唐轻歌不出声了,像是真真在思索她这番话,细眉紧蹙起来,露出些挣扎神色。
苏婉心底松下一口气,这大小姐果然还是跟以前一样,耳根子软的很,说什么都信,否则先前几次教唆她阻挠唐茉儿回京也不会那般顺利。
如果她此时痛快地答应了要人性命,苏婉倒反而会起疑心。
看她现下如此动摇挣扎,苏婉的心已经踏踏实实地放了回去。
皇后这次的差事办妥,她后半生的荣华富贵也不愁了。
半晌,唐轻歌像是下定了决心,轻声道:“那便听姨娘的吧,只是,绑匪得需找些可靠之人,万一出了岔子...”
苏婉继续不留余力地宽慰她:“小姐放心,妾身定会好好办成此事,绝不给小姐留下隐患。”
皇后的杀手,自然不会出问题。
唐轻歌抿了口茶,像是在缓解心底的紧张不安,她思索片刻,又看向苏婉,“姨娘若是有了合适的人选,可否让轻歌见上一面,如此轻歌便可放下心来,这事关我往后半生,须得好好嘱咐一番。”
苏婉沉默了一下,觉得她说的也合情合理,任人要做这些事,总得谨慎些,若是拒绝了,怕是会让唐轻歌起疑。那样便会坏了皇后的大事。
想了想利弊关系,苏婉也只能应了下来,“那过两日妾身寻到了合适的人,小姐便随妾身一同去见他一面,小姐觉得稳妥便可。”
见鱼上了钩,唐轻歌终于露出个真心实意的笑,摘下手腕上的玉镯放到苏婉手里,感激道:“那便有劳姨娘了。”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唐轻歌完整版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以上就是无花果小说给你带来的"拯救反派进行时全文完整章节阅读",更多免费精选小说大全,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尽在无花果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