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多哄哄我免费在线阅读
你多哄哄我免费在线阅读

你多哄哄我免费在线阅读

作者:姜知玥沈晏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1-04-14

详细介绍

无花果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你多哄哄我免费在线阅读"

主角是姜知玥沈晏的小说叫做《你多哄哄我》,姜知玥沈晏小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姜知玥喜欢沈晏八年,在她二十岁那年,即使家道中落,于沈家有恩,还是如愿嫁给了他。她知道沈晏是个冷清凉薄的性子,兢兢业业扮演好二十四孝好妻子,温柔懂事不粘人;

小说简介

姜知玥喜欢沈晏八年,在她二十岁那年,即使家道中落,于沈家有恩,还是如愿嫁给了他。
她知道沈晏是个冷清凉薄的性子,兢兢业业扮演好二十四孝好妻子,温柔懂事不粘人,
受了委屈也只是往肚子里咽,从来不会给沈晏添麻烦。
直到有一天突发事故,她才真正意识到,她和沈晏之间,隔了一条不可跨越的鸿沟。
二十四岁那年,姜知玥选择了离婚。
她连走的那天,说的都是,沈晏先生很好,是我高攀。
*
世人都觉得落魄千金姜知玥除了那张脸外,配不上青城最高贵的男人沈晏。
离婚那天,朋友为他庆祝。
清冷又难掩贵气的男人一言不发,双腿交叠,指尖燃着猩红的光,烟雾缭绕之中,看不出神情。
无人知道,
姜知玥走后,沈晏在无数个不眠的夜晚,坐在她的屋内,捏着信的手指骨绷的发白。
信上写着
愿我走后,沈晏先生依旧事事顺遂,平安喜乐。
*

你多哄哄我全文阅读

第 4 章
在得到沈晏的首肯后,姜知玥第二天就把姜延礼接了过来。
一方面是她想和爸爸多待一会,另一方面是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
新年那天,整个青城都弥漫着喜气洋洋的氛围。
沈家也是。
姜知玥一大早,就拿着准备好的红包,一个一个发给家里面的佣人。
这是她在姜家就传承下来的传统,把红包放在枕头下,可以讨个新年好彩头。
沈晏还在二楼的时候,便听见客厅里传来的小姑娘娇娇软软的笑声。
沈晏的公司放了年假,这几天,他也没什么事,便在家里待着,过着规规矩矩的老干部生活。
比如晨跑看报吃饭锻炼去书房工作等等,规矩的不能再规矩。
姜延礼正坐在沙发上喝茶,看见沈晏,对着他颔首笑了一下:“小晏来了。”
沈晏“嗯”了一声,打了个招呼:“爸。”
他也坐到姜延礼一旁的沙发上,姜延礼给他倒了杯茶,两个人没再说什么,视线却不约而同的一起移到不远处跟佣人说话的姜知玥身上。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透过身后的落地窗撒下来,半环抱住她,在小姑娘白净的面容上点上斑驳光晕。
漂亮的眉眼弯着,卧蝉软而饱满,长睫缱绻,眸子清澈透亮,笑起来的时候像春风拂面,叫人看着很舒服。
她正给家里工作的佣人阿姨发红包。
姜知玥准确无误的叫出每一个人的名字,将红包分给他们,又说上一句新年祝福。
姜延礼喝了口茶,突然出声说了一句:“小晏,知知她是被我们姜家宠着长大的,嫁给你这几年,让你多费心了。”
毕竟当初这门婚事,也是两家家长订的,没有争得沈晏的意见。
沈晏望着不远处被人围在中间,笑的杏眼弯成月牙的小姑娘:“没有,”他垂眸,指腹在杯沿上摩擦了一下,“姜……知知是个很好的姑娘。”
姜知玥确实是个很合格的沈太太,进退有度,把沈家上下打点的很好,也从来没有给他添过麻烦。
那句话也确实是他的真实所想。
他看着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蓦地生出“家里面有个女主人,好像也还不错”的想法。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别的,沈晏看了一眼手机,发现助理发过来了工作报告,便和姜延礼告了别,起身去了书房。
又过了一会,忙完的姜知玥小跑过来,从兜里摸出来一个红包,递给姜延礼:“给,这个是爸爸的,爸爸新年快乐!”
姜延礼笑着收下了,也从口袋里拿出来了一个红包:“这个是给知知的,也祝我们知知新年快乐。”
小姑娘嘿嘿笑了一下,她环顾了一圈,没看见沈晏的身影,有些疑惑:“爸爸,怎么没看见沈晏,他刚才不是还在跟您喝茶吗?”
“他去书房了。”姜延礼看着额头上冒出细细密密的小汗珠的知知,抽出来几张纸巾,调笑道,“先擦擦汗,怎么那么急,有了老公就忘了爸爸了。”
“爸爸!”姜知玥红着脸打断他。
“才没有呢,”小姑娘擦了擦汗,撇撇嘴解释,“我这不是刚刚一直在忙嘛,热的。”
姜延礼笑了一下,也不闹女儿了:“好好好,爸爸说错了,你去吧。”
姜知玥又给姜延礼倒了杯茶,也不好意思看他,拿着给沈晏准备的红包又一路小跑向了书房。
眼看书房离她越来越近,小姑娘却突然紧张起来,她捏了捏手里的红包,有些犹豫要不要进去。
来都来了,红包也准备好了,也不能临时当个缩头乌龟。
姜知玥在心里暗暗鼓励自己,她呼了一口气,敲了敲门。
“进。”
“沈晏先生,我进来了。”
姜知玥轻轻推开书房的门,沈晏偏过头,便看见探头探脑的小姑娘。
他问:“怎么了?”
姜知玥走到男人面前规规矩矩的站好,然后从外套口袋里面掏出一个红包。
小姑娘的眼睛眨了眨,有些不好意思道:“这是给沈晏先生的,没有很多,新年嘛,可以讨个好运。”
沈晏微微愣了一下,垂眸望过去。
红包被小姑娘用手捏着,她的皮肤本就很白,在红包的映衬下,更衬得那指尖粉嫩如玉,带着贝壳般浑然天成的漂亮色泽。
沈晏的喉结上下滚动,他看着眼巴巴瞧着他的小姑娘,伸手接了过来。
见沈晏收下了,姜知玥松了口气,她一下子笑开,小脸红扑扑的,更显得娇俏动人。
“沈晏先生记得今天晚上把红包放到枕头下面!这样以后新的一年会很幸运的。”
沈晏想笑,他还是第一次收到一个小姑娘的新年红包,他的唇角不自知的扬了一下,轻轻“嗯”了一声,语调比平常要柔和几分。
姜知玥又笑了一下:“沈晏先生,”小姑娘软着眉眼的望着他,声音也是极其温柔的,“岁岁平安。”
小姑娘的声音很软,回荡在安静的空气里,叫沈晏的心也一寸一寸软了下去。
他的眸色深了深,一种酥酥麻麻的奇异情愫从心脏漫过四肢百骸。
这种情愫来的很突然,快的沈晏根本来不及去思考,转眼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沈晏的眼睫覆了下来,遮住眸中情绪,他的声线被压的很低,轻轻应了一声:“嗯,岁岁平安。”
许是没有想到沈晏也会回她一句新年祝福,小姑娘的眼睛亮了一下,看起来心情格外的好。
“那我就先不打扰沈晏先生工作啦。”
红包也送出去了,她也没必要在这打扰人家了。
说了一句“沈晏先生再见”后,刚转身走几步握上门把,突然听见身后传来声音。
“姜知玥。”
小姑娘转过脸:“怎么啦沈晏先生。”
沈晏沉默了一会,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会突然喊住她。
“嗯?”看沈晏没有说话,姜知玥又歪了歪头。
沈晏想了想还是说到:“明天晚上不用等我了,我有个应酬。”
不然这姑娘又像上次一样等他等到很晚。
沈晏的神情依旧淡,高挺的鼻梁下薄唇微抿,弧度漂亮冷厉。
姜知玥愣了好半天,眼睛都忘了眨一下,像是沈晏说了什么很可怕的事情。
不过姜知玥确实觉得他说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告诉自己他的行程。
沈晏被小姑娘直勾勾的视线盯得不太自在,他轻咳了一声。
察觉到自己失态了的小姑娘立马收回视线点了点头:“好,那明天有什么事情沈晏先生给我发消息就好。”
她迟疑了一瞬,指了指门外,问到:“那我就先出去啦。”
沈晏“嗯”了一声。
“沈晏先生再见。”
姜知玥关上门时,靠在墙上松了口气,她的心跳跳的有些快,脸上也逐渐烫了起来。
她总觉得,她和沈晏之间,关系好像比以前好了许多。
想到这,小姑娘的眉眼情不自禁的弯了弯,露出两个明晃晃的小梨涡。
就连下楼的时候,都是哼着歌下去的。
书房内,沈晏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把玩着红包。
他突然摸到了什么。
眼睫垂了几秒,伸手打开。
红包里面除了钞票,还有一个小信封,信封里面有一个纸条和一个胸针。
胸针是他平常经常戴的款式,纸条上面写着:“祝沈晏先生新年快乐!!”
还特地用了两个感叹号。
沈晏看了一会,突然勾唇笑了一下。
她倒是有心了,他想。
姜知玥感觉今年是她过得最开心的一个年,好像之前受得那些委屈孤独与心酸都不算什么。
晚上在卧室的时候,小姑娘又打开日记本,在上面一笔一画的记下来:
“今天沈晏哥哥和我说新年祝福啦,是超级开心的一天!”
她想了想,又拐着唇很认真的写了一句:
“新的一年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第二天,因为没什么事,姜知玥赖了一会床才起来。
她洗漱好后,发现沈晏确实不在,只不过桌子上放了一个红包,旁边有一个纸条,上面写着“给太太”。
是沈晏的字。
沈晏的字很漂亮,一撇一捺皆是强劲有力。
姜知玥盯着“太太”两个字出了会神,她知道沈晏没有别的意思,心跳还是小小的乱了一下。
红包很轻,她打开一看,一张卡掉了出来。
小姑娘没忍住捂嘴笑了一下,这果然很有沈晏的风格。
嫁到沈家这几年来,沈晏虽然不喜欢她,但是物质上从来没有亏待过她。
姜知玥将那张卡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放到了盒子里,她暂时还用不到。
中午,姜延礼说想回去,姜知玥虽然很想爸爸再住几天,但是也尊重他的想法。
陪爸爸吃了午饭后,下午便把他送了回去。
疗养院那边,沈爷爷还在时为爸爸找了最好的服务,连护工都是亲自挑的,小姑娘也接触过,都是一些办事很认真的人。爸爸在那里还可以跟别人做个伴聊聊天什么的,她也放心。
回到家后,姜知玥没事情做,又跑到三楼去摸了摸钢琴。
当初她嫁过来时,沈爷爷知道她喜欢音乐,便为她准备了一台钢琴,就放在了别墅三楼。
沈爷爷把她当亲孙女看,只可惜走得早,不然,小姑娘这几年或许还可以过得开心一些。
她的手扶上琴键,望着干净整洁的钢琴发呆。
蓦地想起十八岁那年,她拿了青城音乐节的大奖,信誓旦旦的说以后要当一名著名的作曲家。
她那时候一袭红裙,眉眼间满是骄傲恣意,好像也就短短几年,什么都变得不一样了。
姜知玥出了会神,手还是没有按下去,准备回卧室洗个澡。
小姑娘刚洗完澡,头发吹到一半,佣人急急忙忙的来过敲门。
“太太,先生喝醉了,您快去扶一下先生吧。”
“?”姜知玥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把吹风机一关,随手在睡衣外面裹了件外套,就跟着下了楼。

你多哄哄我免费阅读

沈晏是被司机小徐扶着过来的。
好不容易把喝醉了的男人扶到床上,姜知玥轻轻关上卧室的门,闻着空气里浓浓的酒气,皱了皱眉。
她压低声音问小徐:“沈晏先生怎么喝醉了?”
她的印象里他还没有喝醉过。
小徐有些不知所措的挠了挠头:“太太,沈总好像是跟陆总他们一起吃的饭,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
姜知玥懂了,小徐口中的陆总陆瑾衍是沈晏的朋友。
姜知玥又皱眉,他们自己朋友聚会也不至于喝那么多吧。
她没在说什么,只是嘱咐小徐几句路上注意安全,又亲自去煮醒酒汤。
小姑娘端着汤轻轻敲了敲门,卧室内没声音,她迟疑了一下,心想沈晏可能睡着了,便轻手轻脚的打开门走了进去。
她很少进沈晏的卧室,卧室很大,房间宽敞墙面洁白,窗帘地板被褥等等却是冷蓝色调,一如他人一般的清冷。
姜知玥不由得颤了一下。
她将托盘小心翼翼的放到一旁的桌子上,走到床边想喊沈晏。
“沈晏先生……起床喝点醒酒汤。”
床上的男人眼睫依旧阖着。
姜知玥又轻轻喊了一声:“沈晏先生?”
男人还是不为所动。
“睡着了呀……”
小姑娘呢喃了一句,半蹲下来托着脸看他。
窗外一缕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挤了进来,落到男人脸上。
从侧面看,能看见他笔挺的眉骨,浓密纤长的睫毛,微拐着的薄唇,下颔线冷冽弧度漂亮。
每一寸都像是精心雕琢的璞玉一般。
姜知玥愣愣的瞧着沈晏的面容,一时间呼吸都被勾了去。
离得近了,她甚至能闻到男人身上淡淡的烟酒味,伴随着薄薄的月光,像山川湖海。
姜知玥竟一点也不觉得难闻。
鬼使神差的,姜知玥俯下身子偷偷亲了他一口。
等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后,她的唇已经轻轻贴到了沈晏的唇上。
沈晏的唇很凉,还带着烟酒的味道,有些苦。
姜知玥愣了一下,就一秒,一秒后又飞速移开。
她站直身子,脸上迅速漫上一层绯色,她的呼吸放的很轻,连心跳都不敢跳的太快,生怕把沈晏吵醒。
姜知玥捂着脸,像是不相信自己做了什么。
缓了一会后,做贼心虚的小姑娘又轻手轻脚的打开门飞快逃了出去。
等她跑到自己的卧室,才敢大口喘气。
幸好沈晏没有醒,她拍了拍胸腔内那颗乱了分寸的心,偷偷安慰自己,不然就真的太尴尬了。
卧室的门关上后,听着那头急促的脚步声,沈晏缓缓睁开眼。
空气内还飘荡着小姑娘身上浅浅的沐浴露的香味。
沈晏的眼睫垂着,他的喉结轻滚,伸手抚上自己的唇。
陆瑾衍的酒后劲太大了,男人的眸底一片晦暗不明,只觉得自己醉的厉害。
日子依旧平平稳稳的过着,没过几天,姜知玥接到了沈晏继母苏玉清的电话,叫她周六的时候去沈家老宅参加每年一次的家庭聚会。
挂了电话后,姜知玥只觉得自己头大如牛。
如果说有世界上最讨厌的三件事,对她来说那肯定是,
数学考试,生理痛以及去老宅参加家庭聚会。
沈家这种大户人家,关系向来不容易清理。
沈晏的妈妈与沈晏的爸爸沈铭洲是商业联姻,关系并不好,再加上沈晏出生那天生母难产去世,都在传沈晏克父克母,因此沈铭洲不喜沈晏,可以说是从来都没有管过他。
苏玉清是继母,在沈晏三岁那年嫁给了沈铭洲,给他生了个儿子,一年后又生了个女儿。
他们对沈晏并不好,尤其是继母苏玉清,担心他和她儿子抢遗产,把沈晏视作眼中钉。
沈铭洲则对他们欺负沈晏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沈晏是被沈老爷子带回去长大的,沈老爷子把沈晏当做继承人来抚养,对他颇为严厉。
姜知玥一直觉得,沈晏感情淡薄,性子清冷疏离,跟他小时候的身世肯定有很大的关系。
如今沈晏已经成为了青城最高贵的男人,沈家的家主,背地里狠狠打击了苏玉清等人。
老宅聚会他也从来没有去过,除了给沈老爷子祭拜,否则他连老宅都不回去。
但是姜知玥不得不去,她作为沈家的儿媳,沈爷爷早就不在了,姜家落魄了,她和沈晏的感情也只是一纸婚书,身后没有人给她撑腰。
她每次去,从来都得不到什么好脸色,沈铭洲还好,他对沈晏不咸不淡,对她这个儿媳更不咸不淡。苏玉清他们则把对沈晏的不满全部都释放在她身上。
所以,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小姑娘最头疼的时候。
姜知玥叹了口气,在心里安慰自己,就像之前那几年一样,走个过场,反正很快也就结束了。
如今,她又站在那扇雕花铁门前,望着不远处灯火通明的老宅出了会神。
正当姜知玥调整好表情,深吸一口气准备抬腿走进去时,一道女声喊住了她。
秦歆一手托了托头发,漂亮的眉眼轻佻,笑了一下:“姜小姐,好巧。”
姜知玥也颔首礼貌微笑:“秦小姐。”
秦歆,苏玉清的世交之女,可以说也是苏玉清内定的沈家儿媳,只不过因为秦歆喜欢沈晏,苏玉清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姜知玥看着眼前这个打扮的十分艳丽的秦歆,嘴角扯了扯,一想到沈晏从来不参加这种聚会,秦歆次次都扑空,又有点同情她这个情敌。
果不其然,下一秒秦歆就问到:“沈晏哥哥来了吗?”
“哦,我老公说今天忙,就不来了。”
姜知玥特地用了老公两个字,她的表情很平淡,语气也很随意,提到“老公”两个字时,又带了一点小女孩的娇羞,好像对她来说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称呼。
“……”
秦歆噎了一下,她的表情微微有些难看,很快又恢复正常,笑着说:“既然大家都到了,那就一块进去吧,沈伯父苏伯母还在等着呢,姜小姐难得过来,他们见到你一定很开心,伯母前几天还跟我念叨你呢。”
秦歆招呼的亲切又自然,言语中透露着跟沈家的亲切,就好像她才是沈家的儿媳一样。
姜知玥心想秦歆是怎么做到睁着眼说瞎话还可以那么顺的。
礼尚往来,她也睁着眼说瞎话:“我也挺想爸妈的,前段时间我老公刚回国的时候妈妈还关心我,特地打电话问一问,又关心了一下我的肚子。”
末了,还不好意思的低头拐了一下唇。
她长得本就娇媚,拐唇时把小妻子形象更展现的淋漓尽致。
姜知玥低头的时候偷偷瞄了一眼秦歆,发现她端着笑的表情有了一丝裂痕。
姜知玥也见好就收,她笑的更加真诚:“走吧,秦小姐,你的伯父伯母该等急了。”
秦歆冷哼一声,也没有跟她并肩站着,高跟鞋踩得很响。
姜知玥跟在她身后,表情淡了一瞬,心里盘算着今天这次宴会应该不会多好过了。
秦歆走的很快,等姜知玥到主厅的时候,她已经在挽着苏玉清的手说话了。
看见姜知玥,秦歆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了下来,俯身在苏玉清的耳畔说了什么,又挑衅的朝着姜知玥扬了扬眉。
下一秒,小姑娘就听见苏玉清在喊她。
姜知玥走过去,规规矩矩的站在她面前:“妈妈。”
苏玉清也没着急说话,她先是端起茶杯,又微微吹了一口气,然后又抿了一下,最后才喝了一口。
她的动作很慢,姜知玥估摸着她怎么也花了五六分钟,她知道苏玉清是故意在晾自己,也老老实实站在一旁不说话。
过了一会苏玉清才冷冷开口:“知玥啊……”
姜知玥一听她这个口气就知道没好事。
“听歆歆说你最近和小晏关系很不错?”
“还好,妈妈。”
沈晏前几天刚给了她一张卡。
苏玉清撇了她一眼,又端着杯子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他倒是也会疼人了。”
“沈晏一直挺好的。”
苏玉清说什么她就应什么,姜知玥也想不明白,苏玉清那么不待见她,为什么还有那么多话数落她,她要是讨厌一个人,巴不得那个人离她远远的,就比如现在。
好在沈晏的爸爸沈铭洲即使出现拯救小姑娘于水火。
“怎么还不坐下,站着干什么。”
小姑娘站了半天腿都酸了,一听这话,差点就想把沈铭洲当自己的救命恩人。
沈铭洲坐到主位上,看了一眼姜知玥,眉头皱了一下:“怎么,沈晏没来吗。”
“沈晏说今天忙,就托我带了给爸妈的礼物。”
姜知玥说着,就叫佣人把她来时带的礼物提上来。
不过她撒谎了,礼物是她自己准备的,沈晏根本就不记得这事,他要是来了,才有问题呢。
沈铭洲也知道姜知玥说的是客套话:“罢了罢了,”他挥挥手,“礼物就先放那吧,先吃饭吧。”
姜知玥很乖很乖的应了一声。
这顿饭吃的十分艰难。
沈铭洲不说话,苏玉清一直在给秦歆和女儿沈念夹菜,三个人其乐融融,姜知玥一个人默默的吃饭,安静的像一个局外人,她也乐得清闲,巴不得就这样吃完饭回家。
中间沈晏的弟弟苏玉清的亲儿子沈迟带着前凸后翘的女伴姗姗来迟,又和沈铭洲顶了几句嘴,把沈铭洲气得摔了筷子。
沈迟也不恼,依旧笑嘻嘻的入了座,他抬眼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姜知玥,饶有兴趣的单手托脸,吹了个口哨,调笑道:“呦,这不是我小嫂子吗。”

小编点评

你多哄哄我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以上就是无花果小说给你带来的"你多哄哄我免费在线阅读",更多免费精选小说大全,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尽在无花果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