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乃穿越人士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夫君乃穿越人士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夫君乃穿越人士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婉婉唐枕分类:穿越重生更新时间:2021-05-07

详细介绍

无花果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夫君乃穿越人士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婉婉唐枕的小说夫君乃穿越人士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公婆邻里赞她贤惠有福气,纨绔娶了她以后就变好了。可婉婉觉得自己什么也没做啊!要说这个夫君唯一的坏处,就是太不要脸, 明明嫌她年纪小不圆房,还赤膊勾引她。

小说简介

婉婉是土生土长的闺阁少女,认定要嫁一个磊落君子,谁知阴差阳错,竟与城里出名的纨绔定了亲!
听说他八岁就能自己上青楼,十岁能把教书先生打破头,十二只身喝光金楼酒,十六夜宴赤膊不知羞。这样一个人……婉婉当天就哭晕了过去。
心如死灰上了花轿,谁知婚后生活与所想完全不同。
她以为朝三暮四的纨绔竟洁身自好,不说上青楼,连侍妾通房也不要。
她以为要服侍一个邋遢酒鬼,谁知纨绔千杯不醉,喝完还嫌酒劲儿不够。
她以为嫁给一个风流浪子注定独守空闺,谁知纨绔日日在家,早出却从不晚归。
公婆邻里赞她贤惠有福气,纨绔娶了她以后就变好了。可婉婉觉得自己什么也没做啊!
要说这个夫君唯一的坏处,就是太不要脸, 明明嫌她年纪小不圆房,还赤膊勾引她。
夫君:你看看,哥的胸大肌帅不帅?哥的八块腹肌牛不牛?
婉婉:……
后来,世道混乱,群雄逐鹿,两家受此牵连被迫流离,再后来,纨绔夫君一呼百应横扫天下,然后她就变成了皇后——一个据说最有福气最旺夫,连纨绔都能旺成皇帝的伟大女人。
婉婉:……

夫君乃穿越人士最新章节

“爹,女儿不要嫁!求您了,把那些东西都还回去……”
“闭嘴!婚姻大事也是你能做主的?回去待着!”
婉婉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在父亲的厉声呵斥下散做泡影,她含着眼泪走出花厅,离开前回头看了一眼,正看见父亲围着唐家送来的聘礼,满脸的欣喜与……贪婪。
心口突然一片酸涩,婉婉哭着跑回了房间。
丫鬟翠梅无措地围着她转,不一会儿姨娘容须慕的丫鬟翠芳来了,说是容姨娘担心大小姐的身体,特意遣她来给大小姐解闷来的。
翠梅觉得翠芳不安好心,挡在房门前结结巴巴道:“你、你走,我们小、小姐才不、不……”
翠梅一句话没能说完,翠芳就绕过她一把推开了房门,房门一开,原先隐隐约约的哭声立即响了起来。
看见坐在床边呜呜哭泣的婉婉,翠芳眼里闪过轻蔑,面上却是笑道:“大小姐,这唐家多好的一门亲啊!别人想攀都攀不上呢,这是大大的福分,您该高兴才是。”
婉婉本来哭声渐歇,一听这话又悲从中来。
唐家唐枕,安州城里人尽皆知的纨绔,因为太过荒唐,求了十年也求不到好女成婚,于是一拖拖到二十五,二十五岁……比她叔叔还老……
婉婉哭声大了起来。
翠芳似模似样地劝道:“大小姐,唐家有权有势,说句不好听的,咱们家小门小户,那原是打着灯笼也攀不上这样的好人家啊!”
婉婉哭声一滞。
有权有势……是了,唐枕的父亲是安州太守,在这里权势滔天,如果自己敢抗婚,他一定会觉得失了颜面,一定会……杀了她的!
翠芳继续道:“况且唐公子风流潇洒,和小姐正是天作之合呢!”
风流潇洒……
婉婉从小到大,不知听了唐枕多少荒唐事。
听说他八岁就能自己上青楼,十岁能把教书先生打破头,十二只身喝光金楼酒,十六夜宴赤膊不知羞。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人……
婉婉哭着哭着,两眼一翻,哭晕了过去。
她这一晕,屋里顿时一静。
翠梅这会儿突然不结巴了,撒腿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喊,“来人快来人,小姐被翠芳气晕过去了。”
翠芳:……
翠芳白着脸,仓皇失措往外跑,却被门槛绊了一跤,摔得鼻青脸肿。
*****
婉婉不知,隔着大半座城,唐家也有人坚决反对这门亲事。
“不娶不娶就不娶!”
唐家厅堂内,唐枕吊儿郎当架腿坐着,捏着一枚青果子啃得咔咔响。
唐太守坐在主位沉着脸,周围丫鬟小厮战战兢兢一动不敢动。
唐夫人则围着儿子苦口婆心,“你瞧一瞧吧!这可是大师批命算的八字,顾家姑娘天生旺夫命,你要娶了她,将来一准飞黄腾达。”
唐枕噗一下喷笑出来,猝不及防下,果子碎渣全喷他娘脸上了。
“对不住对不住,实在是娘说得太好笑了!”唐枕抓过下人匆匆递上来的湿巾给唐夫人擦脸。
唐夫人却没有半点不悦,擦干净脸又期盼地看着儿子,“你要觉得好,娘就先安排你们见上一面。”
a
噗!她不说还好,她这一说唐枕又忍不住想笑。“娘啊!咱家都这样了,还想飞黄腾达到哪儿去?掀了上头称王称霸不成?”
“混账!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你也敢说出口!”唐太守终于忍不住,一拍桌子怒斥出声。
唐枕翻了个白眼,对上他娘期期艾艾的目光又摇摇头,终是把那折八字拿过来看了一眼,“诶?这生辰还挺吉利!”
八月初八辰时正,按他上辈子的算法,也就是八月八号八点,888,发发发,简直太吉利了!要是买车牌,得花大价钱走后门才能拿到这个号!
不错,唐枕是穿越的,不过按他自己的研究,应该是转世时漏了孟婆汤。因为这世界完全架空,不属于历史上任何朝代,而他也没有夺舍任何人,自有记忆起就是在他娘肚子里。也不知婴儿那个发育不全的小脑袋怎么容纳下他上辈子二十多年的丰富人生?
要不是出生属于不可抗力,他都想给自己整个吉利的出生数字。
唐枕正沉思,唐夫人却以为他看中了这姑娘,不由喜笑颜开,“儿啊,我就知道你满意。”
“满意!自然满意!”唐枕抬起头来冲唐太守笑,“这么旺夫的姑娘,要不让爹娶了吧!”
唐家夫妇的脸顿时僵住。
半晌后,厅堂里传出唐太守震耳欲聋的咆哮,“逆子!”
唐家登时一阵鸡飞狗跳,唐太守抓着家法棍满屋子逮逆子,奈何逆子年轻气盛身轻如燕,满屋子哈哈大笑晃了个遍,也没让他爹碰着一片衣角。
跑到最后唐老爷并一干仆从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唐枕倒站在桌上脸不红气不喘还兴致未减。
唐太守手指发颤地指着他,“逆子,你……你说那些话,还要不要脸?”
唐枕也是无奈,“爹!你要我娶个十六岁小姑娘,我这把年纪都够当人叔叔了,我就不要脸呐?”
“住嘴!要不是你这些年胡作非为,至于到现在都娶不上媳妇?”太守看着这个“一把年纪”的儿子,忽然间老泪纵横。他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摊上这么个讨债鬼!
唐枕看他爹都哭了,也是有些不忍,蹲在桌上无奈道:“我也不是不娶,我这不是没找着中意的?你再等等儿子呗,等儿子我找到合心意的……”
“闭嘴!”唐太守打断他的话,指着他控诉道:“你十五岁,你娘给你说亲,你说你年纪太小再等几年;你十八岁,我上司家千金看中你,你嫌人家貌丑不答应;你二十岁,好不容易找着个不嫌你名声的,你却当街和一个寡妇拉拉扯扯……如今你都二十五了!人家不嫌你年纪大,你反倒有脸嫌人家年纪小?我这辈子就是丢了头顶官帽,就是跑到街上要饭,都不会信你的鬼话!”
唐枕目瞪口呆,发这种毒誓就没必要了吧!多不吉利啊!
他这么想着,他爹他娘却是越说越气越想越难,加起来年过一百的夫妻俩抱头痛哭,那模样别提多可怜了。
下人们也是满脸哀戚地站在一旁,一个不敢上前。
唐枕叹了口气,跳下桌子走过去劝他俩,“你们也别气了,好女子多得是,改明儿我一准找一个带到……”
话未说完,他的双手就被捆住了。
刚刚还哭得肝肠寸断的夫妻俩不知从哪里抓出来一捆粗麻绳,一个死命按着他另一个一圈圈往他身上缠,方才还躲得老远的下人们全都扑了上来,又是扒他腿又是抱他腰,生怕一不留神就让他给飞了。
唐枕一看,连额头纹都皱出来了。
没多久,下人们抬着被五花大绑的唐枕放到卧房床上,紧接着唐枕就听到砰砰砰一阵响,一抬眼,发现所有窗户都被钉上了。
又过一会儿,唐太守得意的声音从外头传进来,“聘礼已经送去顾家,七日后就有吉时,你好好等着成亲吧!”
话落又是落锁的声音。窗户纸上还有两个看守的影子。
唐枕切了一声,这种套路早八百年前电视上就有了。以为他会毫无准备?
啪的一声轻响,捆住他的绳索根根断裂,唐枕甩甩手从床上起来。
“得找个法子搅糊了这门亲事不可,我才二十五岁,等三十岁再结婚也不晚。”
****
顾家这几日愁云惨淡,也许只有婉婉这里愁云惨淡,前院,容姨娘的院子,这几日喜气洋洋布置着。
“小姐、小姐……”翠梅跑进来结结巴巴道:“外、外面人都说,唐、唐公子带着几个花、花娘招摇、过市!”
婉婉呆呆坐在窗前,没有动,自从那天哭晕过去后,再次醒来,她觉得人生已没了指望。
唐公子流连花丛又如何?他本就是那样一个纨绔。
“小、小姐。”翠梅气红了脸,“唐公子还、当街说,说宁愿钻狗洞、逃出去,也、不想娶你。”
婉婉低头看着桌上那本书,这是她最喜欢的话本,话本主角也是跟她一样的闺阁姑娘,也是十六岁定亲出嫁,可是跟婉婉不一样,她嫁的是个磊落君子,婉婉以前也认定自己要嫁给一位磊落君子,可是现今……再也不可能了。
想到这儿,婉婉眼圈又红了。
“小、小姐,夫人说、说请你、过去!”
婉婉一愣。
婉婉的生母,顾家的当家主母沈氏当年生下婉婉时伤了身子,多年来闭门不出,除了休养身体便是诵念佛经,打从婉婉记事起,顾家的中馈就握在了容姨娘手里,娘亲则一直住在那冷冷清清的院子里,一个月只能见那么几次。
婉婉走进那屋子里时,迎面而来就是一股子药味,照看娘亲的嬷嬷迎她走进里间,“夫人这几日一直挂念你,今儿个才终于有了精神……”
窗子都关着,屋子里一片昏暗,沈氏正坐在床头看着她。
婉婉来之前已经拿鸡蛋滚了好几遍,可那眼圈还是肿的,在娘亲面前,她羞愧地垂下头。
母女俩说了几句话,沈氏才道:“这门亲事,娘知你心里不愿。”
婉婉猛地抬起头,期盼地看着她。
沈氏:“可唐家门槛高,若你嫁过去,你爹、你弟弟的前途都有了指望。”
婉婉眼里的光灭了,她垂着头,不说话。
沈氏叹了口气,“家里的境况,你兴许不知。你曾祖在时,咱家算是阔过,你祖父也是做过官的。可自从你祖父去后,咱家一年不如一年,你爹既无才能也无进项,家里坐吃山空的,连祖产都卖了不少,他那人又好颜面,一个多余的下人都不肯遣退……若是再晚一年,我怕你出嫁时连嫁妆都拿不出。”
婉婉没想到是这样。她张了张口,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沈氏握住她的手轻轻拍了拍,语气安抚,“唐公子……是荒唐了些,可他毕竟是太守独子,他外祖家也是有权有势,若他不是拖到这个年纪,又有那样的名声,这正妻的位置,怎么着也落不到你身上。”
婉婉低头哽咽,“娘,我知道。”
沈氏看着她,“咱们女子生来命苦,嫁谁不是嫁?你嫁到唐家,至少吃穿不愁,富贵荣华,以后谁敢看轻你?日后再抓紧机会生个儿子,到时候地位稳固,任谁也越不过你去。不要像我一样咳咳……”
沈氏说着一阵气急,猛然咳嗽起来。
婉婉着急无措地拍抚她的肩背,很快又被嬷嬷让到一边去……
“夫人自来身子弱,本来前几日已经好多了,前天夜里听说你定了唐家,就急着去寻你,不想出门被风一吹,又病倒了。”
送她出来时,嬷嬷这样说道。
婉婉想起前天夜里的风又大又急,把窗户吹得吱呀响,翠梅还抱怨了一通。
她的眼圈更红了……
这门亲事定得太急,婉婉听到消息没几天,就到了出嫁的日子,模模糊糊被人从床上拉起来时,她还恍恍惚惚觉得是在做梦。
嫁衣来不及缝制,只能去成衣店买了现成的改一改,头面是沈氏当年嫁过来时戴的那套,已经过时了。
婉婉并不在意。她眼神黯淡,提线木偶一样任由那些人动作。
直到翠梅气愤的声音响起,她才动了动眼珠。
“小、姐!他们、容姨娘欺负、你!”翠梅气红了眼睛,“唐家、那么多、聘礼,可是你、的嫁妆、少!”
唐家下聘礼那天声势浩大,八十八抬聘礼箱子打开来看,全是贵重之物,黄金玉器更是不少,可是容姨娘给拟定的嫁妆呢?看着也是八十八抬好生体面,打开来看全不是那么回事,连翠梅这个小丫鬟都算得出来,这些嫁妆的价值,连唐家聘礼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婉婉听着,没有回应。
她早就知道,父亲答应这门亲事,无非是为了唐家的权和钱。她心里难受又如何?她有什么能去抗争呢?
她想起了缠绵病榻的沈氏,想起了因为有儿子傍身嚣张跋扈的容姨娘,默默咽了这口气。
她想,拿走就拿走吧!只要他们今后能看在她已经嫁到唐家的份上,对她娘好一点。
“我那些话本子,你帮我都烧了罢……”
外头吹吹打打,好不热闹,是唐家接亲的人来了。
婉婉被人扶着出去,走出大门前,她脚下忽然顿住,转身朝向沈氏的方向重重一拜。
“婉婉!”沈氏泣不成声,握着她的手久久不舍得放开,一直到被催促好几遍,才不舍又不忍地松手……
花轿抬起,在吹吹打打中晃晃悠悠往前走,婉婉坐在里边,又害怕又惶然,无处发泄的她只好不停地哭,哭到后来泪也干了,心也枯了。
轿子停在唐家大门口时,本应在场的新郎官唐枕,却在花楼里睡得昏天暗地。还是被他爹斥为狐朋狗友的沈唤,发现了躺在房梁上的他,忙将人给喊醒。
唐枕揉着眼睛,“怎么,那家人退亲了?”
“什么退亲?花轿都进你家门了!”
唐枕一惊,“什么?我这几日搞这么多事也不退亲?哪家这么能忍?”
沈唤叹气,“你不会连跟你定亲的是哪家也不清楚吧?这可不是以往那些看重体面的人家,那城南顾家听说家道中落,那顾中朗又是个贪慕权势的,能攀上这门亲事都乐疯了,别说是你当街跟花娘调笑,就是你当街杀人放火再跑到他家大闹一通,他也舍不得退亲。”
唐枕:……
他脸色变了一变,拍了拍因喝多了酒而有些昏沉的脑袋,低声呢喃:“拜堂了却没有新郎,那小姑娘该不会难堪到哭鼻子吧!”
沈唤没听清他说什么,见他跳下房梁往外跑,忙喊道:“你去哪儿?”
唐枕:“回家拜堂!”

夫君乃穿越人士免费阅读

安州太守之子蹉跎了二十五年,终于能成亲了!前来贺喜的亲朋各个喜气洋洋,再也不用担心自家女儿哪天被唐家看上了。
然而迎接宾客的唐家人,里里外外上上下下,从老爷夫人到丫鬟小厮,没有一个不在强颜欢笑。
这谁能想到呢?明明门窗都锁死了,日日夜夜派人看守,唐枕竟然还能捅破屋顶跑出去!天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唐太守将婚期定得这么急,一切仪式从简,从下聘到迎亲拢共七天,就是为了打唐枕一个措手不及,谁知道千防万防,防不住这逆子一肚子坏水。
这几日谁都能看见唐枕在城里乱晃,可谁也抓不住他,唐太守半夜辗转反侧,总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个渔夫,一定是杀鱼杀多了造孽太深,这辈子才生了这么条滑不溜秋的坏鱼来折腾他!
唐府门前敲锣打鼓好生热闹,鞭炮声噼里啪啦火光乱跳,孩童嬉笑着说吉祥话讨喜钱,贺喜的宾客人头攒动谈笑风生……
唐太守和唐夫人站在大门前,看着那越走越近的花轿,心口却跟漏了风一样又凉又痛。
管家凑近小声道:“大人,昨儿个有人瞧见少爷进了春宵楼。”
唐太守激动道:“那人呢?”
管家满脸惭愧,“前前后后派了五十人把守,楼里每个地方都搜了,没找着少爷。”顿了顿,管家又道:“还让人上屋顶看了,那屋顶好好的,少爷也没从里头飞出来。”
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察觉到异状,怎么花轿都到门口了,新郎官还不见人影呢?
这时就有本地人同那些外地宾客小声谈论起来。
“这唐家公子也不知什么毛病?人家孩子都能说亲了,他拖到这把年纪还不想成婚。”
“看唐家公子相貌堂堂,莫非是有暗疾不成?”
“谁知道呢?早些年也不是没有门当户对的姑娘同他定亲,今天定亲明天他就能给搅合散咯!”
“这……听说他最喜跟一群下九流称兄道弟,该不会是好那口?”
“新娘子当真可怜,大喜日子新郎却不在,也不知在哪个温柔乡里……”
“生了这么个儿子,唐太守也是难啊……”
宾客们的议论虽然没传进唐太守耳朵里,但他是什么人?看一眼那些人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可他已经无力去管了。
管家忧心忡忡道:“大人,少爷还没找到,怎么办?”
唐夫人也急得六神无主,“这可如何是好,我好好的儿啊,怎么就不听话呢!”
唐太守黑着脸,“不管了,将新娘迎进门,这逆子不来,就找个人代他拜堂!”这门亲事是成定了!反正这么些年唐家丢脸丢不少,也不差这一次!
唐家娶妻,新郎官却不在,新娘子只能由其他人引进去,这事儿放在哪家头上都是笑柄。可唐家到底是安州最有权势地位的,众人不管心里如何想,表面上却还大大方方恭维贺喜。
鞭炮和乐声齐鸣,司仪唱着吉时到,新娘子便在众人目光下被引进了厅堂。
唐家夫妇一左一右坐在堂上,见到披着盖头的新媳妇孤零零走上前来,不免面露惭愧。
唐夫人看向自家丈夫,正对上唐太守也看过来的目光,夫妻多年,彼此都明白对方的意思。
不孝子又一次让唐家颜面尽失,更对不起这新进门的媳妇,他们无能管不住儿子,日后只能对儿媳再好一些,不能再叫人家姑娘受委屈。
唐家家大业大,宗族里适龄又亲近的子弟也不少,很快就找出一个暂代唐枕的。
族兄弟代替拜堂这事儿也不是头一回见,但要么是冲喜要么是结阴婚,总归是新郎官没法子站起来的,还是头一回见着有手有脚能跑能跳却要找人代替的新郎。
看客们瞧热闹瞧得起劲,盖头之下,婉婉又一次湿了眼睛。
虽说早知嫁的不是良人,可她没想到,那人能日日在外寻欢作乐,却没功夫亲自来跟她拜堂。
这一路走进来,唐家的嬷嬷一直小声跟她赔不是,说他们少爷性情中人,有事耽搁了才没能赶回来。
婉婉知道,她都知道,唐枕不是没功夫,也不是被耽搁了,他就是瞧不上她,不想娶她,可婉婉也不想嫁啊,然他能逍遥自在地逃婚,她却连说一个“不”字的资格都没有。
司仪唱道:“新人拜堂~~~”
手里的牵红被人扯了一下,婉婉顺着那力道,浑浑噩噩跟着走,忽然听见咚的一声大响,所有人为之一静,紧接着一个清朗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的婚礼还能由别人替?究竟是我娶媳妇还是他娶媳妇?”
婉婉下意识侧头望去,透过盖头,她模模糊糊看见一个人影站在厅堂口,手里还拿着一面铜锣。
“少爷……少爷快穿上!”又一个人跑过来,抓着一件约莫是喜服的衣裳往那人身上裹。
婉婉想,原来这个人还知道何为脸面。
唐枕一边往身上套衣裳一边大步往里走,众目睽睽下他泰然自若,仿佛大老爷巡视辖地,浑身上下连一根头发丝儿都分外理直气壮。
看客们不经意间与唐枕目光对上,眼里的戏谑顿时缩了回去,还莫名有些尴尬。他们思来想去,最终只能归结为,纨绔不愧是纨绔,脸皮之厚,无人能及啊!
唐家夫妇万万没想到儿子居然能在这关头赶回来,两人不由都站了起来,眼含热切看着他。
虽不知儿子这回为何如此乖巧,但眼下宾客云集拜堂要紧,于是又双双坐下,看着仪式完成。
三拜过后,新娘子被送回新房,新郎官则被众人团团围住,照例来一番调侃与劝酒。
热热闹闹宴席摆开,不久后,劝酒的人一个又一个醉趴下,被劝酒的新郎官却还站在原地一杯接一杯往嘴里倒,这人喝酒如喝水,一壶接一壶灌下去,却还四平八稳面色如常,余下诸人一见这酒量不得了,纷纷熄了再上前劝酒的心思,以免新郎官没醉倒,自己反倒跟前人一样被灌醉,那才是丢脸。
没有人再凑上前,唐枕倒乐得自在,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一通豪饮。
“怎么还在这儿喝?”唐太守在儿子身旁坐下,儿子终于成亲,他心头的一桩大事已了,说话也和气了许多。
唐枕抬头看他一眼,“你不懂,从今天起,我的单身生涯就结束了!”
唐枕从小到大的怪言怪语多了去,唐太守懒得细究,催他回去看新娘。
唐枕不去,都是因为这封建迂腐的爹妈,他玩到三十岁再结婚的梦破碎了,此刻心里又烦又乱。
唐太守见他满脸不愿,也是奇了,“你都跑回来拜堂了,怎么现今又不乐意了?”
唐枕:“你们把人都抬进来了,我不回来,难道让所有人看一个小姑娘笑话吗?”他下巴磕在桌上,盯着酒杯满脸失落,“可怜我……原本想等三十岁再成婚的。”
唐太守吓了一跳,暗道幸好和夫人挑了户不舍得退亲的人家,要不然真被这逆子拖到三十,他怕是要被活活气死!
思及此,唐太守面上的和蔼再也留不住,左赶右赶将儿子赶进了洞房。
唐大公子的洞房谁敢闹?唐枕一进去,新房里的人做鸟雀散,连跟着婉婉陪嫁过来的人也被拉了出去。
房门砰一声合上,坐在床沿的婉婉浑身一抖。
她低垂着头,放在膝上的双手用力拧在一起。
婉婉不知道其他女子出嫁是什么样的,她从小就生活在家中那一片小小的天地里,鲜少有外出的机会,自然也没见过几个男子。
在她的想象里,二十五岁的唐枕一定是个留着长胡子、佝偻着背,看人时眼睛总也睁不开,眼底下还有一层厚厚青黑的老男人。
因为她那二叔就是这么副形容。
她听丫鬟们说,二叔是因为总喝酒、总去青楼,被掏空了身子才会那样。唐枕可比二叔过分多了,他可是个大纨绔!从小就在青楼和花酒里泡大,他还比二叔大一岁!他一定又老又丑又委琐!
婉婉本以为自己的眼泪都流干了,可一想到一辈子都要和这么一个男人过日子,还要日日忍受他出去花天酒地,再想想她以前一直憧憬的磊落君子,婉婉心里就难受极了,不知不觉又啜泣起来。
低低的哭泣声在空旷安静的新房里格外明显,把呆呆坐在桌前的唐枕惊得回过了神。
他不由侧身看去,就见红通通的床上坐着个红通通的小姑娘,盖头没掀开,可那身形娇小纤薄,说不出的可怜。
唐枕叹了口气。
他不想结婚吗?当然想。
只是他身体里装着一个异世界的灵魂,让他无法接受二十岁之前就匆忙结婚。而二十岁之后,此世的父母来来回回给他介绍的都是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他怎么能娶一个未成年?他接受不了。
灵魂和思想都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以致许多他明明觉得无关紧要的事,别人见了却要大呼一声伤风败俗。索性他本就是个惹是生非的纨绔,干脆更混不吝一些,把那些未成年小朋友统统吓退好了。
这么多年都是如此。谁料这一回被经验给坑了,没想到他的荒唐事闹得全城沸沸扬扬,顾家居然还乐颠颠把闺女往他家里送。
这得是多恨自个儿闺女,非得往他这个火坑里推?
这小姑娘也蛮可怜的,爹不疼娘不爱,还差点在全城人面前丢脸……更惨的是,她还得跟着他一起守身如玉。
想想那些十六七岁就怀孕生子的小姑娘,再想想这个小娘子以后会遭受的非议……唐枕用力呼出一口气,缓解了下紧张感,才慢吞吞挪到床前,挑开了盖头。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夫君乃穿越人士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以上就是无花果小说给你带来的"夫君乃穿越人士精选章节在线阅读",更多免费精选小说大全,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尽在无花果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