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逢敌手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棋逢敌手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棋逢敌手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作者:笙箫言分类:短篇小说更新时间:2021-09-15

详细介绍

无花果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棋逢敌手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洛少滋文言,知那二人是在说一些棋上的事,便委身倾到那一桌旁边,笑道:“我觉着这位瘦哥哥长得挺俊的,皮肤白,身段也好看,这为壮大哥怎能说那姑娘会嫌弃呢?”那二人没想自家的谈话被人听了去,此时都窘迫异常,那壮汉憨笑道:“公子有所不知,我这老弟心仪的那位画姑娘,不只棋力一绝,她选夫君的标准更是高到天上去了,说什么不能太瘦也不能太胖,不能太高也不能太矮,家底不能太富也不能太穷,不要太油嘴滑舌也不要过于沉静,最主要的是棋力还要赢过她,这明摆着就不是诚心比棋招亲的嘛!”洛少滋讶异道:“比棋招亲?”见洛少滋如此惊讶,那大汉道:“公子不是本地人吧?”

棋逢敌手精彩章节

这日一早,天边刚露出了日照的些许光影,桃子的包裹便已收拾完,里面除了些日常的衣物外,还装了些银票和碎银,以及一些珍贵的丹药,各样瓶瓶罐罐的带了一些,这是她昨日夜里特意去药材库签字取来的。那越子明虽然面容冷峻,但在她取药的时候依然在她身边解释各类药物针对的病状,桃子寻思,想是越子明看守药材库时日已久,对各类药物有些了解,便听他的拿了些上好的药物。此时要出远门,桃子心理溢出了些兴奋雀跃,便背了包裹朝洛少兹的房里走去,洛少兹早已在门前的海棠树下负手等她,见她到身旁时方才开口道:“桃子,你有没有想过,和我出远门也许不太方便。”桃子一脸急切道:“没什么不方便的,公子不会是改变主意要丢下我吧?”洛少兹无奈道:“你想想,首先不说咱们男女有别,就是这一去崇善寺,一路上风餐露宿的,辛苦程度不言而喻,再说多久能到咱也未知,你何必舍了这府里的悠闲日子陪我去经历那些风霜雨雪的?”桃子闻言灿然一笑道:“我还道是些什么大事,公子说的这些,桃子早已想过,先说男女有别这件事,我不否认是存在的,但公子应当知道,古人有云:‘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桃子不是那计较的人。再说那一路上的辛苦,桃子自然是知道的,也做足了准备,公子就无需担心啦!”

洛少兹听罢自摇头感叹,桃子这丫头果有些与众不同之处,也没继续说道理。二人除了府门,已有小厮牵了一棕一黑两匹骏马候在门外,其中一小厮道:“这是二老爷吩咐的,把府里最能跑的两匹马儿给公子,棕皮的这匹叫粽子,黑皮的这匹叫黑子,虽不能比那传说中的千里马,但只要吃饱喝足,二马定能日行数百里的,公子骑了去便是。”洛少兹闻言心头涌起暖意来,从小厮手里牵了黑子,抬手安抚了马首,左脚踩上马鞍,右脚随之一起,便稳稳地落在马背上。再看桃子时,上马身姿飘逸飒爽,一般的男儿恐也做不到如此恣意潇洒。二人骑了马向前奔去,再回首时洛府已然不在眼帘处。

二人一路奔波三个时辰,晌午时分,二人已行至云锦至宣州的官道上,此官道是云锦城与宣州往来的一条宽道,道上驿站颇多,其实二人一路行来已经过两三个驿站,但那时二人都不感疲累便没停下来歇息,此时二人渐渐体力不支,便行至前方的驿站歇了,找了一张空桌坐下,点了几样小菜吃起来,又掏了些碎银给那小二哥去喂了两匹马。食至微饱,洛少兹从腰间拿出早前准备好的地图铺在桌上,手里拿了一个白面馒头边吃边道:“这崇善寺远在梧州的长崇山上,途径宣州、紫州、明州三州地界,这一趟少说也得花个把月方能到。”桃子道:“按这图上所绘,一路上倒也不缺食宿之地,只要吃饱喝足,赶路倒也不难。”洛少兹又对着小丫头佩服起来。

二人在驿站吃饱喝足,骑了粽子和黑子一路驰骋,倒也感受了些江湖儿女的潇洒恣意,直到天色将晚,不宜在前行,二人便寻了个路边的茅草屋歇下来,想必是之前的人家搬离了此处,被附近的百姓用来堆些干草木柴的,倒也将就了两个赶路人。二人吃过干娘饮了水,桃子便道:“公子,你好生歇着,我去守夜。”洛少兹闻言道:“不用特意守着,此处荒无人烟的,盗贼也瞧不上此地。”桃子道:“公子有所不知,虽说咱们在官道上,出入多为官家人,但也不乏胆大心毒之辈,再说咱们脚下这两匹畜生可是难得的骏马,不可不防。”洛少兹见她说的有理,也不再驳她,只让她撑不住时便叫醒他即可。

洛少兹铺了些干草在身上,翻了几次身便沉睡过去,半梦半醒间听得外间有些微声响,惊得他顿时混沌全消,门边的桃子正歪着头睡过去,他越过桃子向外看,猛然看见路边隐约有几个人影正向木屋走来,夜色黯然看不明确面容,但走路身姿皆呈怪异之态,像是受了伤。洛少兹摇醒了桃子,顺势食指在唇上比了一个“嘘”的手势,桃子便从茫然间清醒。洛少兹心道:“这些若是那凶狠的强盗,遇见我二人睡得深,也未必会放过我二人,还是清醒的好。”当下便和桃子走出去,对着暗夜下的几个人影道:“几位大哥可是也要在此间木屋歇息?”

那几人没想到屋内的人已醒来,此时听见洛少兹清冽的声音,脸上皆失了颜色,走在最前端的一个男子道:“暗夜行路,遇上盗匪,希望没有打扰公子的清梦。”

旁边的桃子忽然道:“是吴雨晨公子吗?”那人心下一凛,以为是先前那些强盗的伙伴,便道:“姑娘何必苦苦相逼,你的同伴已将我们的货物些数劫去,难道非要我等的性命不成?”

桃子听声音后知道猜对了人,心下一喜,便打开了火折子,那火光一出,照着对面的一群人,为首的不是吴雨晨还能是谁。洛少兹只见几人衣衫破烂,手里拿着防身的大刀,鲜血直流,实在渗人。吴雨晨见是二位熟人,紧绷的面容逐渐松懈,竟支撑不住身子晕了过去。当下二人把吴雨晨抬进草屋,桃子检查了吴雨晨和其他几人的身体,皆是些被刀剑划过的皮外伤,便把随身携带的上好的刀伤药拿出来给大家包扎了,不多时吴雨晨便被药物的刺激疼醒过来。洛少兹见他恢复了些精气神便问道:“吴公子这是去走镖了?”吴雨晨叹息一声道:“没错,只是没想到我本来就对走镖没兴趣,这次走一趟却出了这样的事。”,洛少兹问道:“镖物被劫走了?”吴雨晨便把这趟走镖的始末说了个明白。

原来是吴家镖局前不久接了一趟镖,从云锦城至南阳府一赵姓富商的府邸,托镖之人称姓赵,镖物为两箱上好的云南窑棋子,二十余盘湘妃竹棋枰,那位赵大爷称,这些镖物都是他自身外出寻来的,本想直接请个车夫送去南阳府,但他是个喜棋雅士,担心这批货物在路上生出意外,便委托吴家镖局走这一趟镖,开价一千两银票,若是这一趟镖物中途生出意外,也不会找吴家镖局的不是。吴家总镖头吴应良因染病不宜长途跋涉,本不想接这个单子,但那一千两银票诱惑太大,吴应良便应承下来。吴应良的大公子吴雨清在前一趟镖物的途中未归,而这一千两银票的镖物又限了时日。吴应良知自家小儿子虽不随镖师走镖,但在武学上颇为不弱,只可惜他不喜走镖途中的风吹日晒冰霜雨雪,私下又对棋艺爱好颇深,甚至成痴,吴应良每每让他走镖,便都逼得他多日不归家,只得暗自叹息。这次因这一千两银票的诱惑,他便以此趟镖物与吴雨晨谈成条件,若是吴雨晨走了这一趟镖物,他这个做爹的以后便不会再逼迫吴雨晨走镖了。吴雨晨本就被吴应良逼得不想归家,当下听了次条件后便答应下来,哪成想他第一次走镖竟差点丢了性命,也让他明白了他爹和大哥过的是刀尖上舔血的日子,赚的是性命难保的钱财。

洛少兹听后道:“照你所说,这姓赵的大爷既是个商人也是个喜棋的雅士,这些棋子与棋枰要么是他寻了后要卖出去的,要么就是留着自己用的,但何以就开出了一千两的银票?”

吴雨晨坐起身,唇形干裂出了几道口子,桃子便拿了水给他喝了,吴雨晨方道:“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不管是那云南窑棋子,还是那湘妃竹棋枰,都值不了那一千两银票。再者,咱们云幽棋风盛行,上好材质的棋具多了去了,怎会有人专门来劫这些东西呢?”

洛少兹再想接话,桃子忽道:“公子,天色已亮,咱们该启程了。”

洛少兹看了一眼窗外,便对吴雨晨道:“吴公子,此去云锦城不过一日路程,我二人有事在身,就不相送了。”再看吴雨晨和众人,经过一日休养,体力已恢复了几成,洛少兹便不再过多的忧虑。

吴雨晨站起来时,疼的龇牙咧嘴,自有身边的护卫去扶着他,待痛苦减轻了些方才道:“大恩不言谢,承蒙二位昨晚收留我几位兄弟,待日后有机会吴雨晨定会报答。”此时吴雨晨已然没有看不起洛少滋的心思,他心里感激洛少滋不计前嫌救他一众兄弟,只想有机会与洛少滋深交,以报他的恩情。

洛少滋回头看了他一眼,但笑不语。径直往门外走去,吴雨晨忽道:“不知二位这是要赶往何处去?”

洛少滋道:“我二人这是要去长崇山崇善寺,待事情办完,我定会回来与吴公子对上几局。”说完两人便骑上骏马而去。

二人路上行了四日,方到宣州地界。二人寻了家客栈,掌柜的把他二人带去了两间上好的客房,略一收拾后二人便下楼点了几样小菜吃了起来。但见这客栈生意红火,人流涌动,不时就有进来住店的。这时从大门进来两个汉子,一人穿着粗布短衫,强壮有力,臂膀上肌肉张弛,腰间挂着一把弯刀,另一人身穿着蓝布衣衫,身材清瘦,脸颊两边略微凹了下去,那掌柜的瞧了那两人一眼,走上前陪着笑道:“这位爷还是老样子吗?”那虬髯大汉粗着声音道:“老样子,不过今天我二人高兴,再加一壶清酒,我二人要喝个痛快!”那掌柜的应了去。

放眼望去,客栈大堂顿时坐满了人,只留了洛少滋二人左上方的一张木桌了,那胖瘦二位汉子便坐了上去,等酒的过程中二人便聊了起来,那壮汉道:“早知道小老弟你要来宣州,哥哥我便派人去接了你来,也免了你途中吃的这些苦头,瘦成这副模样,要是你真的在棋上赢了那画眉姑娘,说不准那姑娘嫌你这副病秧子的躯壳,当场退了婚约哩!”说完独自哈哈大笑起来。

那瘦削的男子尽是尴尬,低着头道:“表哥你就别在取笑小弟我了,我的棋力我自是知道的,要赢那些下家自是信心在手,可要是遇上那些棋手大家,小弟我哪有能赢的道理。”

洛少滋文言,知那二人是在说一些棋上的事,便委身倾到那一桌旁边,笑道:“我觉着这位瘦哥哥长得挺俊的,皮肤白,身段也好看,这为壮大哥怎能说那姑娘会嫌弃呢?”

那二人没想自家的谈话被人听了去,此时都窘迫异常,那壮汉憨笑道:“公子有所不知,我这老弟心仪的那位画姑娘,不只棋力一绝,她选夫君的标准更是高到天上去了,说什么不能太瘦也不能太胖,不能太高也不能太矮,家底不能太富也不能太穷,不要太油嘴滑舌也不要过于沉静,最主要的是棋力还要赢过她,这明摆着就不是诚心比棋招亲的嘛!”

洛少滋讶异道:“比棋招亲?”

见洛少滋如此惊讶,那大汉道:“公子不是本地人吧?”

“不是。”

“那难怪公子不知,咱们宣州城画棋社大当家有一女,叫画眉,从小通习琴棋书画,其中尤以棋最为出彩,在这宣州城难有敌手,自是孤高清傲得很,棋力低于她的一律入不了眼,这不,如今二十有五了都还未出阁,自是把那当家的急得很了,从前年开始便在每年的八月初一设了一个比棋招亲大会,就盼有人能胜过那画眉姑娘,好让她出嫁,这不,三天之后便是那画眉姑娘的比棋招亲日了。我这弟弟老远从乡下赶来,就为了能与这画眉姑娘对上一局,抱得美人归呢!”这壮汉声音粗矿,说话间两道张飞眉上下飞舞,一时客栈大堂的人都被他逗得喜笑颜开,那瘦男子此时两颊通红,已然有些无地自容。

说完这一通话那二人的菜也上了桌,洛少滋便识趣地坐回了自家的桌上。

文笔很好,感情细腻,实力推荐。

以上就是无花果小说给你带来的"棋逢敌手全本章节免费阅读",更多免费精选小说大全,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尽在无花果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